奇书 > 回到2003上大学 > 63、FACE_BOOK(3)

“徐,你的离开,让我感到有些遗憾,我有时会想,如果你能一直在我们身边就好了,但我知道,这个想法有点自私了,因为不仅是你,我和爱德华多也有着自己的生活。”

波士顿国际机场内,马克看着已经准备进入候机厅的徐然,有些遗憾地说道。

接近一个月的相处,马克和爱德华多早已经习惯身边,有一个善谈以及好像不管什么时候都能保持冷静的同伴存在。

只是接近一个月的离校时间,已经差不多是徐然自己能请到的最长假期了,而这还是托了自己的辅导员杜华的关系。

要是一般的学生,请假这么长的时间,早就被通知家长了,从这点上看,确实有一个熟人好办事。

“马克,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现在的分离,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遇,更何况我们还有这个不是吗,我其实并没有离开,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和你们一同战斗。”

看到马克一时间有些伤感,徐然拿出已经被马克研制好的FAB先行版,对着马克微笑道。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天才展现出来的天赋,真是可以让人感觉到绝望。

只需要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马克就能在F_mash的基础上研发出FAB先行版,这多少让徐然有些震惊。

而且这款FAB先行版还不是徐然那个世界的第一版FAB,马克现在所研发出来的FAB,更像是09年发布的那款FAB Lite。

如果大家熟知FAB,那肯定都知道FAB通常而言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大家习惯在手机上使用的FAB标准版,另一个则是被称为精简版本的FAB Lite。

通常情况下lit版本会比普通版本的FAB获取到的内容要多一些,原因就在于它是更简便的版本。

至于手机的FAB,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更为直白的一点便是FAB Lite上的广告要明显少很多。

而且除此之外,FAB Lite相对于普通版本的FAB的数据显现得更加及时。

比如你可以发现很多时候你在FAB普通版本里面都已经没有了推荐好友,但是你在FAB Lite版本里面还可以看得到。

总而言之,这款FAB Lite删去了很多烦琐的功能,让用户上手这款软件变得简单了许多。

而这自然是徐然的主动为之,为的是能让更多的用户接受这款新奇的社交软件,也就是俗称的降低使用者的使用门槛。

毕竟这个时代的带宽有限以及使用者欠缺使用知识,如果FAB过于复杂和缓慢,那么用户对于FAB的接受度肯定不会高到哪去。

“徐,虽然我很感谢你让我出任CFO,但说实话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

看到自己的好兄弟满脸伤感,爱德华多的情绪显然也有些低落。

他看了一眼一身便装的徐然,有时候他会觉得对方,就像是自己所喜爱的武侠小说中的侠客,不仅充满忠义,而且足够潇洒。

“不,爱德华多,在这个位置上,没有人比你更合适,而且我的身份也不适合出现在公众面前,我想你明白我什么意思。”

对于爱德华多的观点,徐然摇了摇头,显然并不同意,如果真的由他出任CFO,无疑会让部分潜在用户感到抗拒,这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

这个时间节点,互联网时代已经历经了两个阶段,即将进入第三个阶段,也就是多对多交流的时代。

(第一个阶段:一对一交流,比如电子邮件、私人聊天。)

(第二个阶段:一对多交流,比如各种门户网站。)

虽然他们三人已经抓住了时代的脉搏,走在风浪的前沿,但是仍然不可以轻敌,任何不利于公司发展的潜在因素都必须要在其未爆发时消灭。

“嗯,徐,也许你说得没错,但你的行为还是让我感到钦佩。”

对于徐然的坚持,爱德华多也只能放弃他的提议,但徐然为此作出的“牺牲”,却是深深地刻印在了爱德华多的心里。

“还有,徐,我已经成功成为凤凰社的成员了,而且经过这些天的宣传,我们已经成功收获了大量的用户。”

“哈梻大学近一半学生都加入了我们,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将哈梻大学所有的学生笼盖其中。”

“而且对于哈梻大学周边学校的‘侵蚀’也已经展开,目前一切顺利,只是对于耶_鲁大学的‘侵蚀’却是收效颇微。”

眼看登机时间越来越近,爱德华多也是收起了自己的感慨,转而开始谈论起他近期的工作成果。

虽然在哈梻大学的宣传都是由两人一起组织的,但是对于其他大学的信息,徐然就不知道了,而这些都只能倚靠爱德华多自己的人脉去进行。

“意料之中,对于耶_鲁大学的‘侵蚀’可以暂时停止了,把目标改成耶_鲁大学周边的学校吧,当其周边大学学生都开始使用FAB,耶_鲁大学的学生也会被迫加进来。”

没有丝毫犹豫,徐然便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而他的看法也是让爱德华多与马克两人深表赞同。

和历史中发生过的一样,徐然代替爱德华多率先提出了小巨角战略。

只是不知道这点微妙的偏差,又会让FAB这艘巨舰提前多少时间崭露头角。

“爱德华多,在将我们的影响力扩散到周边的大学之后,就大胆朝着西部进发吧,那里有硅谷,也是互联网腾飞的源地,希望可以尽快听到你的好消息。”

徐然低头思考片刻,就像是在他的脑海之中,构建着他们未来的蓝图一般,安排着爱德华多的工作。

说起来徐然还是有些羞愧,毕竟他也只是占了先知先觉的便宜而已。

他的见解与布控全都是基于,已经发生的事情逆推而来,和马克和爱德华多这样靠敏锐的直觉,便能在血腥味十足的互联网行业之中杀出重围的天才还是有几分差距。

不过就算是如此,现在的徐然也已经有足够的资格,和这些未来注定会创造奇迹的天才并肩而行了。

“马克,爱德华多,好像已经到了分离的时刻了,希望下次见面,我们的FAB已经成为了通往数字世界的入口。”

随着机场候机厅广播的响起,徐然也给了马克和爱德华多两人,一人一个拥抱。

然后徐然便只给马克和爱德华两人留下了一个独行的身影,就好像他从大洋彼岸来到此地一般,决绝而坚定。

“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是吗?”在徐然彻底消失在两人眼中的时候,马克转头看向自己的多年好友爱德华多问道。

“那当然,我找不到我们失败的理由。”爱德华多回以马克一个自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