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 119 同类

江恨雪看着霍雍的侧脸,有些好奇杨间是谁,但没有开口问。

霍雍将手里剥了一半的虾放回盘子里,慢条斯理地脱下手上的一次性手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恨雪隐隐觉得霍雍现在的状态有些奇怪。

两个人朝夕相处下来,即使此刻霍雍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波动,她仍能捕捉到他身上一些微妙的变化。

是慌张?疑惑?还是别的什么?江恨雪第一次在霍雍身上感觉到这种情绪, 一时间十分好奇。

“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名字的?”霍雍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道。

“听你的反应,果然,你也知道这个名字。”纪卜竹的声音带有几分轻松愉悦,这很反常,驭鬼者很少会有这样的情绪。

他接着道:“为防万一,我最后确认一次——鬼眼怕鬼画。”

霍雍淡淡道:“鬼画怕鬼火。”

“鬼火呢?”

“被鬼眼吃了。”

“哈哈哈哈哈!”

暗号对上,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江恨雪的脑袋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你什么时候来盐池, 我在这里等你。”霍雍道。

“我已经在等飞机了。”纪卜竹道:“路上没意外的话,今天深夜就能到,我们明天早上见。”

“可以。”霍雍没有异议:“到了打我电话,我去找你。”

“行。”纪卜竹挂断了电话。

霍雍靠在椅子上,浑身彻底放松了下来,灵异事件出现以来他第一次像现在这样轻松愉快,仿佛压在心底的重重乌云在顷刻间全部飘散。

转过头,看见江恨雪写满疑惑的脸蛋,或许是心情好的原因,霍雍觉得她比平时更可爱了。

“霍雍以前认识那个纪卜竹吗?”江恨雪小声问:“你们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

“你当然听不懂,或者说这世上应该没有人可以听懂。”霍雍道:“我和他,是同类啊……”

江恨雪放弃了继续问下去的想法,只觉他又在讲奇奇怪怪的话。

吃完饭,霍雍匆匆离开餐厅,回到家打开电脑登陆灵异论坛,调出了超研会会长纪卜竹的个人资料。

资料很简陋, 仍是只有姓名和以前的一些事迹, 连这个人的性别都是个谜。

实际上刚和纪卜竹打完电话的霍雍也忘了和自己通话的那个声音是男是女。全靠先防一手, 提前在备忘录上写下了与纪卜竹约好的见面时间,这才没忘了自己明天要去赴约。

遗忘鬼啊,记不住的纪卜竹。

霍雍打开网页,开始浏览。

纪卜竹此人相当神秘,哪怕是灵异论坛如今的体量也未能收集到他的全部信息,只有他以前处理过的灵异事件。

“鬼踩影、鬼点灯、鬼等人……”

纪卜竹经历并处理的灵异事件密度极高,几乎不是在处理灵异事件就是在去处理灵异事件的路上,真不知道他怎么有的时间创立超研会。

不过这份经历倒是让霍雍倍感亲切,就是这个味,这个熟悉的味道。

因为他自己……也一样。

走到哪儿,哪有鬼,要么在跟鬼赌命,要么在跟自己赌命,整个盐州就找不出一个经历灵异事件有他一半多的驭鬼者,堪称灵异界劳模。

不过相对天天游走在生死的线上的霍雍,纪卜竹估计要安全很多,因为他驾驭的厉鬼是极其特殊的遗忘鬼, 甚至可以让鬼忘记杀人规律。

只不过, 如此恐怖的厉鬼,他是怎么驾驭的?

等明天早上当面问问他好了, 霍雍心里想,即使纪卜竹不说也没关系。作为同类,他们以后有很多接触的机会,灵异力量不可能一直藏着不用,总能看出来一些端倪的。

思及此处,霍雍更加期待明天的到来。

江恨雪坐在霍雍的床上,看着他兴奋的背影,心里怪怪的。

她心里莫名有一种危机感,好像霍雍要被谁抢走了似的,但又想不起来是谁……于是更郁闷了。

霍雍在房间里踱了好一会儿步,才将情绪平复下来,想到纪卜竹明天早上才到,于是决定现在先回床上睡觉。

驭鬼者不吃不喝不睡也没有问题,但霍雍比较特殊,上身鬼倾向于占据健康、完整、没有败坏的身体。

不管为了稳定上身鬼,还是保持自己作为一个人的自我认同,霍雍都倾向于普通人的生活方式。

只是刚坐上床,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下午准备搬家的时候他把自己的被褥和枕头都打包丢掉了,现在只有一张铺着席子的空床。盐池的夏天不盖被子也不要紧,但不睡枕头就会落枕。

霍雍把视线投向了坐在一旁不知道在生谁的气但总之就是在生闷气的江恨雪身上,有了主意。

“小雪。”

“嗯?”江恨雪抬起头来:“霍雍?”

霍雍想了想,道:“中午的时候,你在碧水豪景用我的膝枕睡午觉来着?”

江恨雪点点头:“嗯,怎么了?”

随后她看见空荡荡的床,于是心领神会地站起身来,并拢双腿坐在床头的位置上。

把裙子扯平,拍拍腿,向他张开双臂:“好了哦。”

“晚上七点半叫醒我。”霍雍说完,在床上躺下,脖子枕上江恨雪的大腿。

她的身上没有少女的体香,而是一股淡不可闻的微甜味道,那是流淌在毛细血管里的,厉鬼的鲜血气味。

滑腻的大腿枕上去触感冰冰凉凉,不像是活人的腿,倒像是枕着一具阴冷的女尸。

怪阴间的,不过这样正好。盐池的夏天一向很热,现在才四月,气温已经逼近35度。只能说珍惜夏天吧,冬天再让她做枕头就没现在舒服了。

阴间的膝枕也是膝枕嘛,霍雍这个老二次元死宅对愿意给他做枕头睡的美少女总是满怀感谢。

昨晚和棋鬼下棋下了一个通宵,不用灵异力量的情况下,霍雍很快就睡着了。

四月的初夏早早响起了蝉鸣,江恨雪坐在床头,低着头注视着霍雍熟睡的脸。

她的身体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心脏停跳、呼吸停止、眼睛也没有眨动,呆滞地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人。

连最细微的动作都没有,宛如雕塑。只有带着芒果清香的风从窗外灌进来,轻轻拂动她柔软的发丝,为这尸体般死寂的少女添上几分生气。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