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道家神瞳 > 第174章 最后一问

陆轩 顺势握住了林雯雯的手,柔若无骨,感到心绪平静了不少,“这海棠花的圆形中心,倒有些像眼睛。”

“借鉴陆代玉步摇上的海棠花造型,花心又有些像眼睛,所以,这款首饰就叫做陆眼,!”林雯雯脆声说道。

“嗐!还不如叫美瞳呢!”陆轩 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哼!”林雯雯从陆轩 手中抽回了手,又进一步解释道,“其实这只是个直白的翻译。还是另一种翻译更好听,对外宣传也将使用这种翻译,‘’,讨巧一点儿就是棠爱,正好也有海棠花的造型。”

“还是棠爱更好一些。不过这个陆眼里,有我啊,我姓陆。”陆轩 自我满足般地吸了一口气,“这好像是说我的眼力上佳,已广为流传!”

“得了吧你,抓紧吃,吃完陪我去逛街!”林雯雯白了陆轩 一眼。

“艾玛,幸亏刚卖了块玻璃种帝王绿,我还能花点儿。”陆轩 伸了个懒腰。

其实林雯雯逛街,是逛得多买得少,而且她买东西比较挑剔,倒不一定贵,逛了半晚上,都是陆轩 买单,也没花多少钱。

而且陆轩 也买了一套衣服,一件浅绿色的衬衫,一条米黄色的休闲裤,一双休闲皮鞋。主要是为第二天的宋刻本捐赠仪式和新闻发布会准备的。要说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这毕竟不是一件小事儿,而且就和陆轩 开玩笑说的一样,真的会在收藏界广为流传。

回家后,陆轩 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起床,收拾停当之后,陆轩 出了门。按照之前说好的,省文物局科技处处长匡海生自己开车来接他了。

匡海生之所以没用公车,主要还是为了说话方便,用公车也很符合程序,但多了一个司机不是?

“省厅的专案组确定,去年的9月9日最有可能调包,除此之外毫无进展。而且去年9月9日所有的线索都断得天衣无缝。那天省博外面的一条电缆被施工队伍挖断了,正好停电,监控没用了。”匡海生说道。

这省博的汝窑天青釉莲花笔洗,因为沈松岩率先发现了巧妙利用开片的“火圣”二字,已经确定被调包无疑。当天,省博一共停电七个小时,汝窑笔洗也没有展出,应该在库房里。这种情况下,需要两名库管同时签字,各自输入指纹才能入库房取出。

但是,当天值班的两名库管,一名临近退休的男性老职工已在今年因病去世,另一名则是三十多岁的女子,居然改嫁到了马来西亚,一时联系不上。

陆轩 听后,心想即便男性老职工没有去世,女子也没改嫁,如果当时真是他们参与调包,必然知道监控没用的事儿,而且也必然收了大大的好处,又怎么会承认呢?何况,这还都过去将近一年了。

见陆轩 不作声,匡海生便又说道,“如今,唯一的线索,就是从‘火圣’入手,但是警方当中,没有真正懂行的,所以查这个就更难了。”

“是啊。现在此事没有公开,展出时也不会有人看出来,暂时只能这样了,匡处长你也别太着急了。”陆轩 如此说着,却心想,关于沈松岩的师兄陆知行的事儿,既然当时沈松岩不愿告诉匡海生,那自己也还是暂时不要提了。

不过,陆轩 对“火圣”的兴趣,却如同火苗助薪一般,更为凶猛地燃烧起来。

两个人各有心事,再也没有多说话。

捐赠仪式盛大而又热烈,领导去了不少,官话说了不少。

李教授也讲了两句,不过说得却很实在:第一,国家应该加大回收各种珍贵文物的力度,当前资金支撑力度不够。第二,陆轩 这种年轻人难得一见,只要遇上有如此出众的眼力的专业人才,有关部门应该加强保护和协作,必要时甚至可以给予特殊支持。

李教授的发言,让本来就是焦点的陆轩 更为耀目。在接下来的新闻发布会上,除了安排好的拿走三张带问题的纸条的记者,其他所有记者的提问,都瞄准了陆轩 。

这是个正面新闻,提问虽然一拨又一拨,汹涌澎湃,但是却不难回答。陆轩 挺拔的身材配合利落的打扮,在镜头之下侃侃而谈,还真有点儿挥斥方遒的意思。

“最后一个问题。”省博的宣传主管作为主持人,眼见问题不断,有些领导似乎已经心不在焉,立即抛出了最后一手。

“我来!”一名带着黑框眼镜的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记者抢过了话筒,宣传主管此时已经根本不在意谁来结尾,见有人抢过话筒,忙不迭地示意抓紧提问。

“我是山海电视台社会焦点栏目的记者,至于陆轩 先生是不是作秀我就不问了。我想问的是,现在专家们自然都认定了这两卷诗集是真品,但是你这么年轻,恐怕在座的不少人都会有疑问,你当时是如何判定是真品的?”男记者如连珠炮一般提出了问题。

几个心不在焉的领导仿佛一下子恢复了精神,哎?这个问题很犀利啊!

这哪里只是犀利?这他妈是找茬来了!陆轩 心中暗骂一句。

“这位记者的意思是,如果我满头白发、老态龙钟,就没有这个问题了?”陆轩 略作调整,微笑回答。

“可能我刚才我问得不够直接,我的意思是,此前你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在收藏界籍籍无名,如何会如此笃定是真品?”男记者继续追问。

尼玛,刚才还不够直接?自己逻辑不通就不通吧,被揭穿了还他妈这么吊!

“鉴定是真品,对我来说,可能只有几分钟,但是要让你听懂,可能说上一年,也未必能完成。我看今天这个场合,不是很合适吧?”陆轩 真是有点儿腻歪这个男记者了,忍不住来了这么一句。

现场爆发出一阵轻笑。

男记者似乎有些愠怒了,他可能没想到,陆轩 回答得不仅巧妙,还顺道臊了他一下。不过,这是新闻发布会现场,男记者自然不能当场发火,只见他冷笑一声,从身旁的椅子上拿起一只盒子说道:

“其实还有更简单的办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