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轮到了秦云云上场,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之后,这一次她出手稳重很多,不再急于求胜,稳扎稳打,赢了这一轮,顺利进入了八强。

一直到接近下午时分,上午第三轮比试方才结束,一共八位进入下一轮。

相比于往年八强基本上被四大家族的人垄断之外,这一次除了四大家族的人之外,多了云澜、秦云云以及陆子安。

严家与顾家这一次都只有一人进入了八强,苏家与许家各有两人。

稍作休息,补充一些食物,第四轮紧接着又要开始了。

云澜在休息室内翘着二郎腿休息着,食物是主办方早就准备好的,丰盛的食物被送了进来。

“多谢,放下吧。”云澜点头说道,随后倒了一杯酒准备开吃。

只是拿着酒的动作却是一顿,然后将酒杯放下,又检查了一下饭菜。

都被下毒了。

云澜将筷子放下,因为她现在只是一个江湖无名的小门派,却占用了他人的名额,进入了八强,所以有人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除掉她吗?

她来到了休息室外,让人去将主持这一次试灵大会的三皇子请来。

既然进了八强,实力都是不容小觑的,外面的侍卫不敢耽误,急忙去相请。

三皇子也没有拿乔,直接就赶了过来,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可是饭菜不可口?”

“饭菜都被下了毒。”云澜抱着手臂依靠在门边,“我若是被毒死了,你这个主办的人想必也难逃责罚,不知道这是针对我的还是针对你的,不过这整个试灵大会都是你负责的,此事你负责善后吧。”

三皇子闻言有些惊讶的望着云澜,嘴角略略泛起一抹微笑,自己好歹也是一个皇子,她指使起自己来,倒还挺顺口的。

这等气势,这等胆识,这等身手,果真只是出自江湖吗?

“这件事情是我不察之过,亏得你及时发现。”三皇子抱拳说道,“你且放心,我会调查这件事情,找出凶手给你一个交代的。我会再命人准备饭菜,你且稍等片刻。”

说着,三皇子命人将有毒的饭菜端走,并命人去准备新的饭菜过来,同时叫人检查了一下酒菜里面到底被下了什么毒。

且不知道是三皇子的手段了得还是下毒之人太过于愚蠢了,没一会儿之后下毒的人就被找到了,竟然进了八强的另一位许家的人,也是云澜下一场的对手。

有人竟然想要用下毒的手段除去对手,如此的下作手段,自然是众人皆惊。

此事本就重大,三皇子看重云澜想要招揽,自然不会大事化小,更何况好不容易拿住四大家族的把柄,自然是要好好的利用一番。

旋即将四大家族的家主全部请来,又将凶手与云澜一并叫来,要给云澜一个交代。

来龙去脉大家都已经清楚了,许家家主闻言,脸色黑得如同锅底一般,他一向对手下的人都十分的严厉,对名声也极其的看重,没有想到他最喜欢最寄予厚望的儿子,竟然会采用这等下作手段,当即上前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骂道:“小畜生,这事儿真的是你做的?”

一旁的苏家家主劝道:“此事尚未有定论,你还是先不要发火了,听听他们怎么说的吧。”

他又看向了三皇子问道:“此事三皇子可有证据?”

三皇子抱拳说道:“这件事情之所以会这么快查出来,是许公子自己跟我主动承认的。”

许凝朗咬了咬唇,不敢看父亲的眼睛,垂眸说道:“是我做的。”

“混账!”许家家主觉得丢人极了,一脚踹了过去,大骂道,“畜生我平日里面是怎么教你的,你竟然做出这等不知廉耻的事情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许凝朗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因为我害怕输。”

“胜败乃兵家常事,纵然败了,也得在擂台之上,败得光明磊落,岂可做出如此下作的行为来,你简直是要气死我啊!”

许凝朗咬了咬牙,想起这一次试灵大会父亲让他立下军令状,一定会获胜,他身上背负着父亲与族中弟子的期待,只觉得万分沉重,根本不想想象失败之后,会承受怎么样的后果。

他亲眼见着云澜前面几场赢的如此轻松,与每一次都竭尽全力才能够侥幸至此的自己并不一样,自己定然不会是她的对手,所以才会一时想不开,采取了投毒这等办法。

只是在投毒之后他又后悔了,觉得自己身为世家子弟,从教接受父亲的教诲,竟然做出这等下作的行为实在是丢了体面,想要将下毒的饭菜寻回来,却是发现被拿去给了云澜。

他心中焦虑万分,直到看到三皇子被请去了云澜的休息室内,方才知晓自己下毒的事情被知晓了,更是暗笑自己行为的卑劣与愚蠢。

为了承担自己一时没有想开所带来的后果,他主动找到了三皇子,承认了自己投毒的事情。

“父亲,是我错了,我的行为太过卑劣,不过做许家人。”许凝朗跪在地上懊悔的说道。

“此事三皇子打算怎么了?”苏家家主问道。

三皇子十分的为难:“此事干系到四大家族的声誉,我还想要请教四位叔叔的意思。”

“既然周小兄弟也平安无事,此事可有当作无事发生过。”苏家家主说着望了一眼云澜,“不知道小兄弟意下如何?小兄弟若是愿意配合,等试灵大会结束,我们定然会报答你的。”

“如果我没有发现被毒死了呢?此事你们也打算按下,反正我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人物?”云澜讽刺的一笑,“四大家族,一手遮天,今日也算是开了眼界。我一个小门派之人,怎么敢挑战你们四大家族,此事要怎么处理,你们自己决定便是。”

说完之后,云澜转身离去。

许家家主闻言,冷声说道:“此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三皇子不必徇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