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团宠空间:首辅悍妻忙种田 > 第48章 找来

姜宴安不确定他脸好以后他和秦慕瑶的关系会走向何方,但不管是和离还是不和离,他们在村子里呆的时间都不可能太久,那样的话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就都是白费。

“反正这两年都是爹娘和大哥他们私下里补贴我们,即便真要独立也不差这么一时半会。”

后面这句话他是对秦慕瑶说的。

秦慕瑶想了下道:“只要你觉得没问题,我就没问题。”

“我没问题,只是给大哥添麻烦了。”姜宴安对秦文永道。

秦文永不以为然道:“都是自家兄弟,你说这种话就见外了。”

秦文永替秦慕瑶收拾好鸡笼后又和姜宴安一切给邋遢老头将房间收拾了出来。

秦文延腿脚非常利索。

没多大会就替秦慕瑶他们将水缸的水打满了。

弄完这一切,兄弟俩才架着牛车离开。

在他们离开前,秦慕瑶偷摸着给自家老牛喂了好一些混杂了灵泉水的水。

平岭村人看到秦文永兄弟架着牛车离开时都呆住了。

“秦慕瑶不是说这牛车她也出钱了吗?怎么还让她的哥哥们拉走了?”

“你觉得那两口子像是能伺候好牛的人吗?”

“他们在咱们村是不是还没有田地?”

“宴安那腿下不了地,秦家那丫头长这么大就没下过地,真要把田地给了他们也得荒废咯。”

“我先前还想着改明儿去找这丫头借牛,没想到秦家防得这么紧!”

“牛多精贵呀,你当秦家人傻呀,他们要真傻就不会逼着宴安娶他们家胖丫头了,不过这两年秦家人没少往这两人身上搭钱。”

村里人叽叽喳喳讨论个没完,但丝毫没影响到秦慕瑶他们。

简单的洗漱过后,秦慕瑶早早地就睡了。

没一会,姜宴安和邋遢老头便听到了她的鼾声。

“这丫头睡得还挺快,不过听着她这鼾声有在梦中窒息而亡的可能!”

听到这话姜宴安手上的动作一滞,“能治吗?”

“得等她先瘦下来,先前我问过她,她的意思是先治你的脸,等你脸治好再说她的事也不迟,只是她这身上的毒……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会给你带来危险?”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姜宴安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你和秦老四先前在屋里的对话我都听见了,既然他们同意你们和离,我建议你趁早和这丫头撇清关系,省的卷起不必要的漩涡中!”

“她那点漩涡和我的事比起来算漩涡吗?”姜宴安语气略带嘲讽。

“他们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老头陡然一愣,面色顿时变得凝重,“你是说他们……”

“她爹以前在我爷爷手下当过兵也见到过我,我是他和秦老三救的,当初之所以让我娶她除了想保护她以外也是想保护我。”

“如果是这样倒也不难理解那丫头为什么会中毒了。”

“你想多了,她爹还没厉害到那程度,否则,他们一家也不至于躲在这个犄角旮旯里。”

“那你的意思是……”

“暂时我还没想那么多,既然她让你先治我的脸,那就先治我的脸吧!”

翌日一早,平岭村众人便被一股诱人的食物香给馋醒了。

“秦慕瑶这死胖子大清早的做什么呢?这么香?”

“按照她家这吃法秦家恐怕早晚得被她吃垮,这也就是她命好,换做其他人敢这么浪费油盐和菜早被休了……”

“你当她婆婆不想管,她也得管得了才行!”

等到秦文永两口子架着牛车拖着热滚滚地小龙虾和螺蛳以及豆浆离开,众人猛地意识到什么扭头看向秦慕瑶他们所在的位置。

“这两口子该不会是在和秦家人合伙做生意吧?”

“你别说还真有可能,不然她这大清早的炒什么菜,谁家大清早的吃那么油?”

“所以那牛车她是买来给哥哥们做生意的?”

“一会去镇上看看就知道了。”

秦文永他们今天带的小龙虾和螺蛳要比前一天多上很多。

他们原以为要卖上很久,但没想到他们到摊位没多久,前一天买了小龙虾和螺蛳的人便来退碗了。

有了前一天的经验,他们今天来都带了碗。

不过今天买小龙虾的人要多一些。

以至于,当田螺还有小半桶的时候,小龙虾早早地就卖完了,好在秦慕瑶提前有准备,因此,即便卖螺蛳的人不如小龙虾多,但冲着买两碗冲一碗热腾腾的豆浆来买的人依旧不少,所以响午之前秦文永他们就已经收摊回家了。

考虑到小龙虾需求量大,秦文永决定从附近村子里收购些龙虾回来了,不然,光凭自家人抓太慢了。

不仅如此,今天去镇上卖豆腐的人也早早地就卖完回来了。

原本他们还担心豆腐没人买。

但没想到豆腐的销路非常好,甚至他们还在秦文永他们前面回家。

一回到家他们就直奔秦贵生家。

秦慕瑶他们家有了自个的营生也就没准备参与到卖豆腐中,但秦贵生还是把秦父叫了过去。大家一起商量之后卖豆腐的事。

平岭村的人从镇上回来的人口中听说这两件事后都惊住了。

回过神来后,他们直奔秦慕瑶家,可惜秦慕瑶早早地就背着背篓上山了。

这会家里只有姜宴安在。

见王富贵领着众人找过来,姜宴安眼底闪过抹了然,面上不显露出丝毫。

“叔,婶,你们找我有事?”

“宴安,秦家村人买豆腐的事你知道吗?”王富贵犹豫了下问。

姜宴安点头道:“知道,秦慕瑶教的她们。”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一阵喧哗。

他们猜的可能和秦慕瑶有关了,但没想到真是她……

“她……”王富贵欲言又止。

“听说他们家那牛车是她用卖灵芝的钱买的?”突然有人大声道。

“是的,有问题吗?”

“所以你们前两天回去就是办这些事了?”王富贵神情略显严肃。

姜宴安笑道:“是她回去办这事了,我怕她在半道上出事,所以才跟她一起回去。”

“这些事你事先知道吗?”王富贵问。

“知道。”

“那你怎么不阻止?”有村民大声道。

闻言,姜宴安一脸奇怪道:“她的手艺她想教谁就教谁,和我有关系吗,我为什么要阻止?”

ps: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