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众长老不懂,陆清羽又怎么可能不懂呢。

若只是捡到杀戮天尊传承这么简单,那萧寒的确不可能做出这些,但若是他乃杀戮天尊本尊就不一样了。

有一条关于杀戮天尊的传闻,很是隐匿,陆清羽也是在偶然间从一本野史中翻找到的。

据传闻,自杀戮天尊从出生开始,便拥有一项特殊神通,血影分身。

这项神通的作用就如它的名字一样,祭出自己的一滴精血便可召唤出一具血色分身。

这道血影分身拥有完美隐蔽身形的功能,外加上原本杀戮天尊就是准帝境界的修为,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一项神通制造不在场证明,从而躲过一切长老的追查,安心作案。

种种巧合总结到一起,呈现出来的答案也就只有这一个。

只是听到这话后,身边一群的长老顿时便慌了神,急忙开口发问:“宗主,您这是何意,难不成那萧寒还能在我等一众强者的手下分身逃离不成。”

“更何况,那杀戮天尊我们也是略知一二的,他是被黄泉大帝斩杀,至今都多少年过去了,就算不死,寿元也早就耗尽了吧。”

摊开手,最年长的那名长老将其余一众长老的想问的全问了。

不过此刻,陆清羽并没有回话,而是牙关紧咬,一个跃起,以此生最快的速度折回了比武场的位置。

因为刚才一众长老所问的问题他同样思考过,这历史上的东西很多并不准确,谁又知道当年黄泉大帝是否真的击杀了杀戮天尊呢。

再者说,杀戮天尊的修炼手段是靠吸食女修阴元晋升,这样他不仅可以永保青春,还能增加大量寿元,活到现在的概率小,但绝不是没有。

至少陆清羽作为羽化仙宗的掌门,是要对门内弟子负责的,即便是百分之一的几率,他也没办法拿众弟子的命去赌。

地面上的长老见状,心中不禁暗道,这陆清羽怎么谜语人呢,来返两趟,总是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想到这,众人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化作道道五彩缤纷的虹光紧跟着陆清羽返程。

飞行的过程中,陆清羽脸上挂满了惶恐与焦急。

因为他刚才还通过这片弟子的死状判断出了一件事情,她们的死亡时间是在昨晚。

若是萧寒真的将其全部杀害,本应该直接跑路的,可他却依旧选择了留在羽化仙宗内部,参加比武大会。

很显然,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戮天尊经过上古一战还没有恢复,需要靠着吞噬他人元力来恢复伤势。

所以他想利用这一次的比武大会,将整个羽化仙宗的弟子吸食殆尽,以为他日后的晋升做铺垫。

“快,再快一点!”

[叮!因宿主设计,气运之子萧寒被坐实杀戮天尊身份,萧寒气运值-500。]

[宿主反派值 5000。]

地点践越,回到羽化仙宗的比武场内,就在陆清羽带着众长老勘察的这个时间段中,萧寒和华天度早已走了十招下来。

李烨坐在高台之上,一脸戏谑的俯视着两人的交锋,就如同人类在观摩两只蛐蛐之间的搏斗一样。

而萧清霜则是伸出清凉细嫩的小手,为李烨轻轻的揉捏肩部,气氛异常的和睦。

当然这是只高台之上,下方的火药味可是越来越重了。

“怎么可能,你个区区杂役弟子怎么可能会有化境的修为在!”

右手捂住鲜血淋漓的左臂,华天度再也没有了刚上场时那般英俊潇洒的模样。

反倒是披头散发,浑身锦袍破碎,青面獠牙,让人看起来极为狰狞。

不仅是华天度感到惊骇,四周观战台上一样如此。

一个个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有的还特意用力揉了揉眼部,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作为杂役弟子的萧寒拥有化境的修为,这着实将他们给打击到了,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连废物都不如。

“什么核心弟子的真正风采,华天度你也就这样了,既然这样就不好意思了,这羽化仙宗亲传弟子的名号,就由我萧寒收下了。”

说着,萧寒双手交叉,一抹土黄色的光耀从中迸发,往周围的土壤中镶嵌进去。

随即,没多久的时间,一座座土褐色的虚柱便拔地而起,逐渐形成了一个领域将华天度团团困于其中。

为了以防李烨再次出手阻止自己,萧寒这次学聪明了,并没有使出黄泉神图中最强的一击,而是另改了别的方法对付华天度。

好歹他也是化境的修为,与华天度相差无几,用这招足矣。

视角一转,高台之上,李烨缓慢的将温热的大手搭在萧清霜的小手上,语气柔和的开口:“清霜,看样子华天度是要输了,接下来就是你与萧寒较量了吧。”

“我记得萧寒以前是你萧家的家奴吧,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一边说李烨一边托起萧清霜的柔荑,轻轻的在掌中把玩了一番。

后者听见李烨说到“家奴”两个字,脸色是越发难看,甚至有点微微发白,极为紧张。

观萧清霜轻抿红唇,欲言又止的样子,李烨也不打算逼问她了,而是就这样一边把玩一边等着陆清羽的归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问的,就算萧清霜想比也比不了了,因为李烨已经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在往此处接近。

这时,下方的华天度已经被团团困住,在一座座巨柱内,平稳的释放着一层威压,以至于完美的限制住了他的脚步。

只见,对面的萧寒双手快速的舞动,像是在摆弄着什么阵法一般,渐渐的土壤中升起的虚柱越来越多。

天空中一张由灵力编织的大网形成,缓慢的向着下方驶去,逐渐搭在高柱之上,所掀起的气流乱窜,使得原本就气息萎靡的华天度连站都站不稳。

在与萧寒的久耗之中他灵力枯竭,眼看就要倒下,突然间,天空中一阵暴风徐过,吹走了他满身的疲惫。

远远的感受着,李烨便知晓是陆清羽回来了,而且他百分之百看见了岛上那副惨绝人寰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