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入夜 > 18、床单

他一个人絮絮叨叨半天,秦尧之却一句话都不附和。

沈闻博看到他蹙起的眉峰,心下恍然——还是那个秦尧之。

秦尧之有鹰隼一样锐利的眼,只在乎自己的目标,现在他的目标是顾夏,或者说顾夏跟陆北的情史,他就对任何旁枝末节都不感兴趣。

良久,沈闻博斟酌地开口:“差不多就是你出国后的那段时间,陆北就开始追求顾夏了……追了三年。”

“这件事人尽皆知吧,陆北这个人谁不知道——出身好,在家里受宠,性情骄纵,还有点暴躁,可你是没见到他当时那副样子——魂不守舍的,整个一副浓情蜜意的恋爱脑,说满脑子都是顾夏一点都不为过。”

“他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我并不清楚,因为我不是陆北核心圈子里的,我只是隐隐听说……因为顾夏始终不动心,陆北用了一些特殊的方法。”

秦尧之的手蓦地一顿,看向他,目光凌凌,“什么方法?”

“我不知道。”

在他的迫视下,沈闻博不由得别开了目光。

哪怕他心底曾经隐隐疑惑,可是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根本不值得深入探寻,免得影响了朋友关系。

归根结底,就算顾夏真的遭受了什么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这话当着秦尧之的面,他不敢说出口。

沈闻博只得摇摇头,“那两年,顾夏完完全全失踪了,没人知道她去哪儿了,而等她再出现在人前的时候,她已经是陆北的女朋友了,两个人看起来,很恩爱。”

“说实话,你跟我打赌要去见她的那天晚上,我见到的顾夏,跟过去两年见到的顾夏完全不同。”

“她在陆北身边这么久,一直像只绵羊,但是跟你相处的时候,更像是只披着羊皮的狐狸。”

秦尧之不由冷笑,“她是绵羊?那世界上就没有食草动物了。”

“尧之,这个女人有点邪性。”沈闻博神色恳切,“陆北跟她交往之后,再没看过别的女人一眼,性子也变了……你这次回国,别再惦记她了。”

秦尧之面上烦躁,他突然身,急走了两步,又霍地回头,有一根神经破开酒气,让他显得目光灼灼,“有没有一种可能,是陆北逼她跟他在一起的?你也说了,一开始顾夏是拒绝的。”

沈闻博斩钉截铁地说:“你疯了。”

“我跟你保证,陆北不是用强权压人的人,再说了这是法治社会,他们在一起,顾夏是自愿的。”

秦尧之抿唇不语。

理由无论找了多少,不过就是一个放不下。

“你曾经说,你们分手是因为性格不合,这话听起来就是在骗人,但是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沈闻博万分费解,“可是你在国外这五年,没她不也行吗?怎么一回国,还就扔不下手了呢?”

“五年……人有多少个五年。”

秦尧之喃喃自语,他的视线落在远处,没有焦点,像陷进了一场旖旎的环境里,自拔不得,愈加深陷。

“我在国外这些年,也做过春梦,可梦里只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