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后少夫人她野翻了 > 第五十四章 调戏

难得看到许澄这么小女人的样子,李圣益竟然想逗逗她。

“哎,什么声音啊?你听到了吗?是我家进了老鼠了吗?”

听到李圣益的话,许澄知道这个男人是故意打趣自己,将头埋得更深了。看到许澄这个样子,李圣益也不在逗她了,怕给许澄闹急了,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立马下楼吩咐人给许澄做点吃的。

佣人们也是第一次见少爷带女人回来,都很好奇那个女孩是什么身份。

等到李圣益下楼的时候就看见宇文泽惬意的瘫在自己家的沙发上,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看见李圣益下来,还不忘打趣他一番。

“**一刻值千金啊,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啊?人家小女孩听说你救了她,没感动的立马投进你的怀里吗?”

此时,李圣益的脸黑了下来,而宇文泽没有看到,还在继续说。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去北部支援,反正我是不介意的。”

这句话,李圣益不是闹着玩的,虽然身边可用的人不多了,但是李圣益再说下去的话,他也不将他发配走。

“大哥,我错了,你看在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的份上,还是饶了我吧,我和你说说注意事项,我立马走。”

看着宇文泽认错态度这么端正,李圣益准备给他一次机会。

现在许澄的身体还是很弱,需要好好休息几天,之前那伙人下药的剂量太猛,虽然许澄的身体素质很好,但还是伤了元气。李圣益明白宇文泽的话,将宇文泽送走,就亲自去了厨房,佣人们看见李圣益来了,都很惊讶。

“少爷,您怎么来了?”

平时少爷也不在他们面前走动,所以大家看见少爷都很紧张。

“你们下去吧,剩下的我来弄。”

厨房里面给许澄准备了粥和小菜,这些都不难,所以李圣益也会。但是佣人们都面露难色,让少爷亲自下厨,他们去休息,被老爷和夫人知道了,他们都会被开除的。看着大家半天没离去,李圣益只好吓唬他们。

“你们再不走的话,明天就不用上班了。”

吓得大家急忙离开,整个厨房就剩下李圣益自己一个人了。

感觉到李圣益离开,许澄把自己从被子里面拿了出来,打量起整个房间,屋子是以灰白黑三个色调为主,从整个屋子的装修就能看出来主人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许澄猜测这里是;李圣益的房间。于是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许澄便开始参观起来。

卧室和书房是连着的,许澄看的出来,李圣益这个男人平时应该是很忙,经常工作到凌晨的那种,书桌上面摆着的是他们一家三口人的合照,看起来他的父母都很爱他。

再想想自己,许澄觉得自己的父亲根本就不是人,为了利益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舍弃。

正在许澄陷入回忆的时候,听到一阵脚步声,便立马从书房出去,回到床上,李圣益一进屋便看见许澄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画面是那么的美好,一瞬间,李圣益都有些看呆了。

“粥快趁热吃了,我还准备了几样小菜,我记得你喜欢吃。”

看着面前的几样菜,许澄有些惊讶,这几样还真的是自己喜欢吃的,只是许澄很好奇,李圣益是怎么知道的。

肚子实在是太饿了,许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好先填饱肚子再说。而李圣益把许澄救回来之后就一直担心着许澄的安危了,完全忘记了告诉赵乐乐这件事。这时,看见手机上面赵乐乐的短信时,李圣益才恍然大悟。

立马将电话给赵乐乐回过去。

“乐乐,现在许澄在我这里,你不用但心了,她很安全,明天你再来看她吧!”

听到许澄现在很安全,还在李圣益那里,赵乐乐就放心多了。毕竟有李圣益照顾,许澄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等到李圣益打完电话回到房间时,许澄已经进行了光盘行动,看到李圣益的时候,竟然还有些不好意思。

“我本来就没有吃晚饭,又折腾到了现在,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看着许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李圣益的心都快被融化了。好像经历了这次事情以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被莫名的拉近了。

突然间,许澄想到了赵乐乐,本来他们约好了去吃饭,现在赵乐乐找不到自己肯定很着急,于是问李圣益借来了电话,想打给赵乐乐。

本来李圣益想告诉许澄,赵乐乐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但是想想她们两姐妹要是不听到对方的声音,也不能放心,就随着他们去了。

“喂,乐乐......”

听到许澄的声音时,赵乐乐都要哭了。

“澄儿,对不起,要不是我非约你出来吃饭的话,你也不会遇到危险,都怪我。”

这件事,许澄一点也没有怪赵乐乐的意思,因为许澄知道,那个绑架自己的人,就是一心想要自己的命,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

听到赵乐乐小声抽泣,许澄也快忍不住了,安慰了赵乐乐之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你知道是谁绑架了我吧?”

挂了电话的许澄第一时间问了李圣益。而李圣益虽然有点眉目,但还是不确认,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他不能给许澄传递错误的信息。

“就算是不用调查,我也知道是谁,还不就是我那个好姐姐和好妈妈吗。”

在认识许澄之前,李圣益根本不了解她的生活,但自从认识了她以后,李圣益也试图调查过许澄的身份,虽然她母亲早亡,但是她继母和姐姐一直都对她很好,上次的事情,李圣益本以为只是个意外,但事情好像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用我帮忙吗?”

这句话是李圣益以试探性的口吻问的,因为他的心里一直对许澄的第二重身份疑惑,所以他想看看,许澄要怎么解决这件事。

“谢谢你救了我,这个人情算我欠你的,但这件事情我想自己处理,我的手机你帮我拿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