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凤歌惜尘 > 《临走婚约》 第16章:秉性

风起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下人都感到了无比震撼大小姐在自己心中的形象颠覆,瞬间对大小姐产生了飞跃的改变。

但这些人里,除了在场的一个丫鬟,她就是刚刚新丫鬟讲解府中事故的姐。

她虽然年纪不大,才年芳三七,但在南宫府已经过去了十四个年头,跟大小姐的年龄一样,比起二小姐、三小姐还大,妥妥的南宫府老丫鬟了。

府里的很多事,大大小小她都知道,而且是带新人的好手。

她刚才讲故事的那位,就是新来的,管家让她带的,她在下人圈里名望很高,在主人们眼里也是值得表扬的。

如果这个家是萧攸策当家做主,那么她可能就是妾室了。

至于这个房间里的,大部分都是新人,刚来几天的顶替走了的,经验还行,但对于府中的事物、人情世故还是不了解,对她们来说,主人给她们的第一印象很重要,但也别太关注第一印象。

但大多数丫鬟对大小姐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比较开饭是她对小妹的温柔众人可见,在下人嘴里赞不绝口。

今天这等事件纯属意外,因为二少爷用言语严重的词汇和表达意思惹怒了大小姐。但为什么惹怒并不所知。

站在姐姐旁边的新丫鬟就懵了。

“大小姐的脾气这么暴躁啊?”她的语气中充满了对风起的偏见。

“还是二小姐人好。”她看着二小姐祈求大小姐时迷人的模样。

“我要收回刚才说的话!”

她这一说,给姐姐整不乐意了,姐姐直接反驳了她。

“唉!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大小姐对我们爱护有加,视如好友,只是生气的时候发点脾气,骂骂我们也无妨,你要因为这个就对大小姐失去信任,你就要小心了。”

姐姐说的十分中肯,对大小姐的表扬犹如长姐一般亲切,话中带恩。

她看向转瞬间对妹妹温柔的态度的风起,满眼都是崇拜和敬仰以及尊重,没有一点偏见与厌恶。

风起跟风升是家里唯一能和南宫大人比肩的绝佳主人了,更是起到了表率的作用,二人贵为南宫大人的长子和长女,定要身先士卒立好人设。

这个人设一直没塌过,即便一胎前后出生的兄妹二人闹得不可开交也是表率。

“下那么重的手!还……”新丫鬟依旧是满脸的嫌弃。

“二少爷再怎么言语过重,好歹也是她亲二弟呀,看,还有血呢!”她特意看了看风升和风招的座位下方,那一摊血迹依然在流淌着。

姐姐面对妹妹的无知很有耐心,不仅不介意妹妹这么诋毁大小姐,还特意跟她解释,为大小姐洗白。再说风起也不黑。

“你!”

“的确下手重了,但里面可能有我们不知道的事呢?大小姐出手,一定有她合理的目的和理由。”

“不了解事情来源你就评判,小心哪天被人举报了。”

“告诉你,大小姐是全府对我们、对自己的兄弟姐妹最好的人之二,第一自然是我们高尚的南宫大人。”

“没有不透风的墙,等吧,你会知道的。”

姐姐结束了她的劝导之行,看着眼前大小姐和此事的去向。

……

饭也吃完了,也没法再吃了,前后两个人分别对饭菜进行了改造,谁还吃的下去呢?

风起被风凰放开后,打算离开,可风凰却当即拦在了大姐的面前。

“你……确定不会去找二哥吗?”风凰语速超快,离远的人根本听不清。

“不会啦!妹妹放心!”风起的脸翻得比翻书还快,这么一会儿,就没有了打风招时的所有负面情绪。

风凰继续拦在大姐面前,迟迟不肯让路,低着头,眼睛不停地眨着,嘴噘的十分委屈,都快要哭了。

风起很有耐心,只是静静的看着二妹,等她说接下来的话。

“那……我跟你一起走!”风凰有一次语速很快的说道。

风起仰头长叹一声,禁闭双眼,吸了口很长很长的气,最后道:“行!”

两姐妹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收拾屋子的下人。

而在南宫府左侧,孩子们住的地方,风展还在母亲的怀里哭诉着。

绝望始终在她内心深处涌动,无数次想自残的想法从脑子里飘过,她努力想要忘记这段记忆却怎么也做不到。

眼泪或许已经哭干了,她的眼眶里已经没有了泪水,但哭声依旧响彻宅院,从有泪变成了无泪。

她穿上了一身新衣服,是云缘费劲行动给风展穿上的,她的眼泪还在,从开始到现在,涌流不止。

抱着自己最宝贝、最疼、最心爱的女儿,是她最幸福的事了,当自己怀里有风展时,她能忘掉所有烦心、焕然一新,变成一位满脸慈爱、慈祥有善的母亲,不在是哪张官腔做事的面孔。

可是此刻,她虽然还保留着没有烦心事的状态,但来自于女儿的烦心事却折磨起了她辛苦的身子。

然而还没有什么东西能抵消此事。所以在她分开女儿时会有想着央寰城平安、百姓们苦苦祈求她保护和女儿被强暴的事这两件事的缠绕。

她每咽下一次口水都是刺痛的,嗓子就像是被刀刃划破一般。

抚摸着女儿的头,也是她自我放松的一种方法了。

“展儿!”她轻声叫道。

“好些了吗?”她主动把风展从自己怀里抱起来,面对面。

风展的脸上除了难过外,只有泪痕,还有那令人担忧、担心的委屈,那么弱小、可怜又无助。

在母亲怀里无助显得少了点,风展更多还是体现在难过、可怜和弱小上。

她不流泪了,但不停洗鼻子哼哧的劲儿却一直还在,应证了那句贬义但在风展这是比喻的光打雷不下雨的意思。

“我……”风展说一个字哼哧好几秒。

“行,娘知道了。”云媛又把风展揽入了自己的怀抱当中,继续用身心安抚,语言已经没有用了,陪伴才是效果最好的。

想当年,她跟她妹妹一起冒险时,她妹妹也差点被强暴,仅仅是差点,她妹妹就活生生哭了两天两夜之久,才走出阴影。

相比风展,太幸运。

“早知道,你小时候娘就让你跟你大姐一起……习武了。”说着话,她的声音颤抖,眼球酸痛,眼泪从眼角流出,落在风展的肩上。

“兴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这一切都是娘的错,是娘对不起你,没能教你保护自己的本领。”

“也是娘树敌太多,身份特殊,大概率……是仇人所为。”

“对不起,对不起,娘的展儿。”

……

同样身为从小被拒绝习武的孩子,还有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风凰。

她也是,从小被娘拒绝习武,但她却喜欢习武像大姐那样,成为侠客,反对过目前。但风展并没有,她听说母亲不让自己习武后,坦然的接受了,毫无怨言。

因为此事,风凰小时候还和母亲天天大吵,但最终还是遵从母亲,成为了母亲心里最骄傲、最德尚、最礼貌、最有礼节、最有名望、最有才识的女儿。

她在刚才的餐桌上用自己的力量拉住了七分怒气力量的大姐。

现在,她有跟着大姐,手牵手,十指相扣。这么浪漫的场景,事实确实在牵制,不过外人看来还是那样。

“大姐!”她着重强调的叫道,突然停下。

“你不是说你去找二哥吗?那你现在这是要去哪?”她死不松手,力量很大。

风起前往的方向正是郎中院,因为这条路除了去西门,只有郎中院了,通往别的地方太远了。

平常,都是有丫鬟跟着的,但这次,姐妹俩独自行走,没有丫鬟,没有侍卫。

“我去找大哥!”风起语气及无奈又充满对风凰的宠溺。

在她看来,二妹这是保护家人的方式,对此她始终赞成,即便对方才是犯错的人,这也是家人呵护。

“真的吗?”风凰超委屈的问。

风起想把手放在风凰的肩膀上,给她一个成若的拥抱和亲吻,但发现风凰即使是知道大姐要抱自己,也不松手,一只手也能抱,不用两只一起。

风起的眼睛为此无奈的转了一圈,只好把左手放在风起的肩膀上,滑倒脑后,亲了一口并拥抱了一下。

“真的,姐姐不骗你。”

“而且,我还要跟二弟道歉。”

亲吻拥抱的环节分开,她真诚的向风凰表达了自己的信誉。

二人继续前往,但风凰一直紧拉着风起。

走了五分钟,二人终于穿过庞大而又错中复杂的南宫府,来到了南宫府里根皇宫一样特例独行的郎中院,这住着一位大夫。

是云媛亲自请来的,每月的俸禄还算不错,属于官府属下,不用自己发工资,由朝廷发工资。

二人踏进院内,就能听到风招在里面边治疗边发出的哀嚎。

走进室内,风升看到后,直接过来拦住了风起的去路。

而看到大姐走来,风招害怕的不成样子,连治疗包扎都不顾,瞬间往炕里后撤,躲着点大姐。

“你干什么?不许乱来!”风升以为拦住了风起,但其实是风起自己不想打风招。

“还不够?”风升努力阻止风起。

风起叹了口气,全身瘫一下,瞪眼道:“对不起,二弟,是大姐冲动了。”她傲娇,但仍有气焰的道歉说。

风升相信风起,比较连风凰都跟来了,没有什么不能信的。

“那你来干什么?”风升依旧很警惕。

风起瞪了他一眼,眼神中像是传递着什么似的,风升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