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这个将军不太冷 > 18.荷包

清早洛小楠看着天气好,让小桃在院中摆上桌子跟摇椅,沏了一壶茶,摆好水果糕点。

“小姐~都备好了!”

洛小楠洗漱完毕,一袭蓝衣走出,走到摇椅前躺下,小桃去屋里拿出一张小毛毯,盖在她的身上。

“小姐,退烧刚刚好,别着了凉。”

洛小楠笑着说道:“知道了,你去忙吧。”

“是。”

说完小桃下去忙了,洛小楠抬头看着刺眼的太阳,闭眼感受着阳光沐浴,这大概就是别人向往已久的生活。

暖风拂过,洛小楠素手端茶,小抿一口茶水,茶杯放在桌子上,感叹这一切像是做梦一样。

这难道就是正山小种红茶吗?有钱人果然不一样。

小桃张急忙慌的跑进来,看她着急的样子,问道:“小桃,何事如此惊慌?”

“听说老爷今日要去远门,大家都去送老爷了。”

洛小楠将身上的小毛毯放在旁边的小凳上,起身负手。

“走,去送送爹爹。”

主仆两人来到洛家大门口,看到洛家的人都在,她连忙走上前,洛山看到她,满眼的心疼。

“小楠,我还以为你还在生爹爹的气才没来。”

洛小楠笑道:“小楠怎么可能生爹爹的气?”

洛云不解道:“难道没有人通知小妹吗?”

洛小楠人畜无害道:“没有啊,还是小桃听说的,要不然爹爹出远门我都不知道。”

洛山脸一黑,看了刘纤纤一眼,刘纤纤假装没有看到,看着她心虚的样子洛小楠心里十分爽快。

我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是你在搞鬼,这种事情肯定是各院都要通知到,唯独我不知道,难道是觉得我脑子有问题怀疑不到你头上?还是说还以为我还是一个那个傻白甜?

洛山现在感觉这个刘纤纤不是个省油的灯,要不是看在自家妹妹的份上,根本不会收留这个刘家的孽障。

“小楠要是谁欺负你的话,爹爹回来跟爹爹说,爹爹肯定饶不了她!”

“好~”

说着便从袖口拿出一个蓝色锦囊,上面绣着精致的小老虎,递给洛山,洛山接过看着上面的刺绣,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这是小楠自己绣的?”

洛小楠点点头:“是啊,其实早就绣好了,拿到庙里开光,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希望这个锦囊保佑爹爹平平安安。”

洛山用厚大而温暖的手宠溺的抚摸着她的脑袋,这样从未感受到过父爱的洛小楠心里暖暖的。

“小楠长大了。”

洛小楠眼里泛着泪花,看着他。

“爹爹快走吧,要是再不走的话,小楠就舍不得你走了。”

洛山畅怀大笑,在这一刻,父女两人之间的所有不顺心的事情都释然,王妈将车凳放下。

“老爷,时间不早了。”

洛山将锦囊别与腰间,转身抬起左脚,顿了一下,不忍的叮嘱道:“洛云身为姐姐要好好照顾妹妹知道吗?”

洛云柔声答道:“知道了爹爹,女儿心中有数。”

洛山上了马车,转身看了一眼自己每次出去都放不下的两个女儿,眼中尽是无奈,这洛家的家产恨不得现在交到洛阳手里,自己在家里看着这两个女儿出嫁。

可现在问题是洛家的生意还没有在边塞开拓市场,争取交到洛阳手中的时候洛家的生意能够通往各国,这算是洛山一辈子的宏愿。

洛小楠看出洛山眼中的不舍,在原主留下的记忆中也少有关他的记忆,这个人为人父方面有些欠缺,心里对于孩子有些愧疚,其实很多时候孩子是需要父母的陪伴才能健康长大。

洛山无奈叹息,钻进马车里,王妈收起车凳,与车夫同坐,看着车夫驱赶着马车,离着他们越走越远,直到留下一道浅浅的背影,洛府众人转身离开。

洛小楠看到莫柔儿哭的梨花带雨,等进了洛府眼泪一下制住,让小翠将手帕递给她,擦了一下泪痕,白了她一眼走了,好像刚才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洛小楠看到嘴角微抽,要不是环境不允许真想拍手叫好,这演技真的是没谁了,不拿个奥斯卡都委屈了人才。

主仆两人走在最后,小桃小声道:“小姐,老爷出远门了,以后我们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洛小楠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放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是绝对不会让我们白白受欺负。”

要是以前的洛小楠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肯定不相信,现在的洛小楠说这句话那肯定是相信,毕竟人的改变摆在眼前。

“赶紧回去吧,我估计茶都要凉透了。”

回到院中,小桃摸了一下茶壶试试茶温,洛小楠坐在摇椅上晒着太阳。

“小姐,茶水凉了,我去换一壶。”

刚要走的时候被洛小楠叫住。

“你每次换茶要到哪里去换?”

小桃疑惑道:“去厨房。”

她思考了一下,道:“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要跑好多路,怪不得每次换水的时候都要半天,这样吧,你去添置个小火炉还有器具,我们在这里烧水,这样方便。”

说着便从荷包中取出一两银子递给小桃,小桃看着银子。

“小姐,用不了这么多。”

她看了一下自己的荷包:“你看着花吧,要是剩下就买点好吃的零嘴,或者是好玩的玩意儿回来。”

首富家的女儿就是不一样,最小的钱都是一两,可能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看着荷包若有所思。

“对了,明天开始建造小厨房,你去安排一下。”

说着又丢过去二两银子,小桃伸手接住银子:“好,小姐没事的话,小桃走了。”

“去吧,去吧,早点回来。”

见小桃出了院子,她闭目养神,这种时候当然是要好好的享受一下时光,要不然的话真的是太可惜了。

“噗通!”

有重物砸落的声音,洛小楠惊醒,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整个人蒙了,房顶原本的小豁口变成了一个大洞。

刚刚是什么情况?这洞怎么看着大了好多。

起身查看,就当房门打开一溜小缝的时候,门缝突然伸出一只带有血迹的手抓住她的衣领,把她给拉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