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嫁给皇上宠妃后 > 第17章 张氏有子

“谁派你来的?”

话音刚落,夏瑾禾的脊背就僵了一下,这声音应该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五年前,被送进宫中之前,夏寒章怕自己得不到皇上的欢心,总是强迫自己熟悉皇上的各种习惯。

眼下这声音不是皇上的还能是谁的?

顾千渝眼底倒是没什么波澜,只是伸手淡淡地把头上束发的簪子拿了下来,瞬间,黑色的长发如瀑一般滑落。微风拂过,几缕发丝被吹起,看着多了几分柔弱。

萧沐凡在里面嚎的声音太大了,达到了混淆视听的效果,至于现在夏寒章和北辰溪都没有发现屋外悄然到来的两人。

夏瑾禾本打算就这样悄悄溜走的,毕竟自己已经被禁足祠堂了,这会冒然出现在皇上面前,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只是她刚刚要转身,就被顾千渝拉住了手腕,他对着夏瑾禾摇了摇头。继而她鼻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药香,顾千渝把她扯到怀里了。

“别怕。”耳边传来了顾千渝温润的声音,让夏瑾禾有些不安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萧沐凡终究也没能坚持太久,北辰溪还是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猛地推开了门,他冷笑一声,“怎么,你还有同伙?”

与此同时,夏寒章掐着萧沐凡的手紧了紧,他表情近乎疯狂地问:“公子,这人还要留着吗?”

北辰溪摆了摆手,得到了皇上的指令后,夏寒章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手下也越来越用力。

“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谁派你来的?你要是再不说,我可真就动手了。”

“别挣扎了,你现在不说的话,待会你的同伴也会说的。”

萧沐凡一度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只能希望自己拖延的那些时间对顾千渝他们有点用处了。

千钧一发之际,掐着萧沐凡的那只手忽然被一个暗器打伤。

夏寒章吃痛,松开了掐着萧沐凡的手。

鲜血瞬间滴落在地上,他的小拇指竟然生生地被切断了。

可怕的却是。

地上竟然连个凶器都影子都没有。

刚刚情况太过于突然,他甚至连暗器从哪个方向飞过来的,都没有察觉到。

这一切都来的太快了。

而北辰溪几乎是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就愣在了门口,也就是在他愣神的那个瞬间,顾千渝把暗器扔了出去。

在看清顾千渝挂满泪痕的小脸后,北辰溪瞬间回过神来,语气也放软了些,“渝渝,你怎么在这里……”

“你也不说话,朕刚刚差点就误伤到你了。”

夏瑾禾在心里默默给顾千渝竖了一个大拇指,好一个上一秒暗器杀人,下一秒泪流满面。

夏瑾禾趴在顾千渝怀里,许是被他的情绪感染,自己脸上也划过了一道清泪。

顾千渝眼神很空,抱着夏瑾禾的手指不断蜷缩着,浑身都在轻轻地颤抖着。好似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皇上正心疼着呢,夏寒章忽然就从里面冲了出来,眼神冰冷地骇人,拿着手里的剑就往夏瑾禾身上刺。

顾千渝眼神一凝,抬手死死地把她护在了怀里。

夏瑾禾下意识抬手去挡,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只有一些温热的血渍溅到她脸上,顺着脸颊缓缓往下滑。

“夏寒章!你住手!”北辰溪有些愠怒。

夏瑾禾心头一震,放下手抬眸望去,顾千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挡在了她面前,垂在身侧的手上有一道很长的口子,鲜红的血汇聚成线顺着指尖低落在地面上。

夏瑾禾脑袋里一阵翁鸣,眼眶红了一片,当着皇上的面,从袖口中拿出了止血的药丸颤抖着送到了顾千渝的嘴里。

顾千渝用另外一只没受伤的手搂住了夏瑾禾的腰肢,柔声安抚着,“我没事,瑾儿不怕。”

看到顾千渝那白皙柔软的小手上被划拉了一条那么狰狞的口子,皇上愤怒极了,几乎失了声,几乎本能地想冲上前去把夏寒章打一顿。

只是他刚刚往前走了一步,就听到顾千渝过分娇弱的声音。

“皇上,不要……不要因为妾身坏了君臣关系,反正妾身不过一介风尘女子……”

顾千渝说话的时候,紧咬着下唇,一双桃花眼里满是羞愤地看着夏寒章。

“这老头欺负渝渝了?”皇上那一瞬间几乎压不下自己心中的怒火,抬起一掌就朝着夏寒章拍了过去。

夏瑾禾现在已经镇定了些许,她已经不是那个在竹林中看着顾千渝伤口流血就吓的手忙脚乱的小丫头了。

这会趁着皇上发疯,悄悄从衣袖中拿出了止血的草药,轻轻地敷在了顾千渝受伤的手上。

好在顾千渝挡的时候,知道自己是躲不过这一刀了,并没有和夏寒章硬碰硬,顺着他的力道接下了这一刀,这会也没伤到骨头,夏瑾禾见状松了一口气。

夏瑾禾给顾千渝处理伤口的时候,顾千渝并没有看伤口,却一直温柔地看着夏瑾禾,那眸光温润地都能掐出水来。

看的在地上装死的萧沐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夏寒章这具老骨头根本就受不住皇上一掌的力道,这会直接被推出了十几米。

一条老命差点就交代在了这里。

最后皇上还是找回了些理智,看着夏寒章被砍断的手指,冷嗤一声,“夏寒章,你一个男人被店小二坎了指节,竟然敢拿朕的女人撒气。”

“今天若不是朕来了,你是不就要要了渝渝她一个弱女子的命啊!”

夏寒章嘴角挂着血丝,只觉得嗓子一阵一阵地发麻,刚刚想开口给皇上回话,一口老血就喷涌而出。

皇上没得到夏寒章的回应,抬腿踢了他一脚后,就转过身一脸关切地看着顾千渝,“渝渝,你没事吧。”

话刚说完,皇上就要把夏瑾禾拉开,还好顾千渝眼疾手快,直接把夏瑾禾按在了怀里。

她手指还在不断地发抖,此刻声音也沙哑的厉害。

顾千渝搂着夏瑾禾,淡淡地给皇上行了个礼,“妾不堪凌辱,无能为也矣。”

皇上赶紧起身拉了顾千渝一把,“渝渝,他……夏寒章他……糟蹋你了?”

皇上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充天灵盖,要不是这老头现在还有些用,他现在都想动手杀了他。

夏寒章这个老东西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欺负他后宫的嫔妃!

这夏瑾禾在后宫里一向胆子小,如果不是夏寒章逼迫她,没有自己的口谕,她断断是是不敢擅自离开祠堂的。

虽然说自己不喜欢她,但是说到底也是夏寒章的亲生骨肉啊,他是怎么狠心下的手啊……

皇上拉着夏瑾禾的手紧了紧,声音因为心疼有些发涩,“渝渝,我现在带你去太医院,别怕,朕在呢。”

顾千渝轻轻点了点头,看着皇上的眸光带泪,小心翼翼又惹人怜爱。

这一幕看的皇上心都化了,直接上前一个打横把顾千渝抱在了怀里。

顾千渝:“……”

夏瑾禾:“……”

相公可能出生的时候选错的性别。

不过这两人怎么看怎么违和,顾千渝看着比皇上高了些,此刻穿着男装被皇上抱在怀里。让夏瑾禾想起来自己小时候看的画本子上的一些奇怪的画面……

她记得画本子上怎么写的来着,“张氏有子,好龙阳,常与一男子诉相思。”

想到这,夏瑾禾脑海里不断地闪过皇上看着顾千渝那爱惜的眼神。

她对这种神情很熟悉,顾千渝就经常用这种柔和的眼神看着自己,娘亲曾说,喜欢一个人眼神是藏不住的,相公会不会有一天和皇上日久生情……

夏瑾禾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她摇了摇头,把这荒谬的想法甩了出去。

算了,不想了,还是等相公回来再问问他吧。

“死丫头,你傻站在那干什么,赶紧过来扶我一把!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夏寒章这会终于缓过来了些许,看着夏瑾禾一个人傻站在那眼神空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夏瑾禾这会也注意到在角落里苟延残喘的夏寒章,看着他的眼神似乎覆上了一层冰霜,“你把我送给皇上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是你的女儿了。”

夏寒章冷笑一声,“女儿家能创造出什么价值,既不能上阵杀敌平定一方,又不能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不如乖乖嫁一个好人家,给你几位兄长铺平道路,这才是你生命的价值。”

可能是因为伤的太重,一次性说完这些话后,夏寒章趴在地上喘的厉害,“现如今你也算是争气,怀了龙嗣,这算是你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听完夏寒章这些话,夏瑾禾神情瞬间凝肃了起来,她捏了捏袖子里的拳头,眉头轻拧,目光锐利地看着他。

“到底是为我几位兄长换来仕途平安,还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私心啊?”

夏寒章被这话气地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抬手就要给夏瑾禾一巴掌,“我打死你这个死丫头——”

只是手还没落下,就被萧沐凡抓住了手腕,“敢欺负我家主子,谁给你的胆子!”

萧沐凡说话吊儿郎当地,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话落,手上加大力道,使劲一甩,夏寒章又被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