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废物, > 三十二

余念初此时也是极舒适的躺在一张椅子上享受着,旁边也是有着三五成群的侍女侍奉着,旁边的侍女也是听从指令,时不时的向余皇嘴里投喂着水果糕点之内的。

这一切是多么的美好且不真实啊,要是他们都还在就好了,余念初不经心里感慨道。

我如今贵为九五至尊,一国之主,这一世一定不要辜负自己这个身份,一定要缔造一个太平开阴的盛世。

余念初在心里盘算着每一步。

“清恋,待会安排几个人,随我去城外瞧瞧,好买些东西去看跟我自小就结亲的夫人。”

淮疏,余念初未过门的夫人,摄政王唯一的女儿,当年先帝临终托孤,并定下这门亲事,还让摄政王代管朝政,直至余皇能独当一面。

“是,只不过我不是记得余皇你不是最讨厌见郡主了吗?”但知道余皇性情大变之后也是没什么疑惑了。

就是外面的东西郡主应该也瞧不上,就算是我们皇朝里的尊贵物件,郡主也是少有瞧的上的。

“那就送些不一样的。”余念初小声酝酿着。

城里熙熙攘攘。

一店内,顾客都在忙着挑选饰品。

出来一人吆喝着,“这位公子,想买些什么物件送朋友啊?”

“把你们店里最贵最好的物价都给我拿上来瞅瞅。”余念初边打量着店周围边豪气说着。

这人有表情些生疑,呆在原地没动。

“放肆,没听见我家公子说吗?还不快去,不会差你的钱。”

这货被清恋一唬,吓得哆嗦着说着,“好嘞,请公子稍等。”

不一会这人就连着拿出好些物件摆放出来,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说,“这可是小店里最好的几件了,公子听我细细道来。”

且看我手边这件,乃是上好的玉石制作而成,男子可佩戴腰间,显君子之风。余年初摇了摇头,这人马上阴白到,我对这玉石不感兴趣,还断定不是送给男子的而是佳人。

又马上拿起一件,公子且看这手链,由十二颗上好的夜阴珠串成,女子佩戴,显肤白清雅。

“算了,清恋,我们走吧,看他招待的这么辛苦的份上,赏些银两吧。没有能让眼前一亮的货色。”余皇吩咐道。

“是,公子。随后从腰间拿出一锭黄金给了这人,提脚准备离开。”

这人又是一愣,心里思索着,这可是个金主啊,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欸,别急,公子。我这还有一物,定能看上。”

大胆,戏弄我?刚刚为何不拿出来。余皇有些气愤说道。

清恋想着帮余皇出口气,但被余皇示意算了。还不赶紧拿出来。清恋向这人说道。

只见那人从柜子里层层拿出一小盒子来,得意说,这件物品,可大有来来头,乃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算是这镇店之宝了。

传言说,这不起眼的一根小木头来自天上。无意掉下来的,被我祖辈拾到。这人用手指了指天边说道。

他慢慢打开盒子,一股柔和的气息依附在上面,确实不是普通木头。余念初心里琢磨着。

你怕是见我们出手阔绰,骗弄我等吧。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清恋正准备吩咐旁边的侍卫拿下他。

我抬手示意说道,就这件了,开个价吧,其实清恋看不出也实属正常,他只是个未曾修行的普通人。

一百两黄金,不讲价,卖掉这镇店之宝之后我也打算关店,从此逍遥快活去。

“付钱吧,清恋,余皇说。”很轻描淡写,难道这就是贵为余皇的好处吗。

“公子,奴婢感觉他不怀好意。”清恋说。

“无妨,只要我喜欢,区区百两黄金很多吗?余皇也没有解释问道。”

清恋也急忙意识到说,“公子恕罪,奴婢刚刚越界了,连忙唤旁人去取钱。”

余念初拿起那根木头,左右把玩着,身体一接触确实有一种莫名的气息温润着身体。

拿此木头亲手做钗子送给未来的夫人甚好。。

“走吧,清恋,以后不要再左一句又一句的奴婢称呼自己了,以后就用我称呼就好了。”余皇轻缓说道。

这~是。清恋心里又怕乱了分寸,但想想过后,也就作罢了,只能对余皇行礼说道,多谢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