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 > 第181章 沈谷cp番外(完)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 !

第181章 沈谷cp番外(完)

谷秋雨不愧是魔域第一毒修,她从药理到寻找都是一流的。

沈怀安跟着这无定门的弟子找了半年才找到此森林,结果跟着谷秋雨,没到两日便寻到了秘境入口。

从外面看,秘境入口是旁边一棵参天大树的复制投影,在密密麻麻的山林中几乎无人能够发现。

二人不知这五千年一现世的秘境是否凶险,可他们第一次携手面对,心中竟然十分平稳淡然。

生死与共,何为惧?

沈怀安和谷秋雨握着彼此的手,一起进入了秘境之中。

这玄泪秘境不愧是五千年一出的上古秘境,内部十分叵测。

二人刚进去时吃了不少苦头,幸好修为高深,全部堪堪化解。

后来他们终于发现了这秘境的规律。

整个秘境犹如一个巨大的天干地支五行圆阵,十天干和十二地支依次匹配,有规律地隔着时辰变化,而秘境中各个地方也会随着变化而不断地产生环境变动。

看起来是一个大秘境,其实内部是无数个小秘境组成,各有各的环境束缚和危机,甚至不同的小秘境里,时间流速和基本构成都各不相同。

沈怀安也不由得感慨,那无定门的弟子还真捡回一条命,这里面实在太过于凶险了。

为了防止分开被冲到不同的小秘境里去,二人用高阶长绳困住了彼此的手腕。

各个秘境时间流速不同,两人接连闯过几个秘境,已经昏天黑日,逐渐丧失了对真正时间的概念。

又是一个秘境,沈怀安和谷秋雨从沙漠中逃出来,他们站着戈壁滩的悬崖边上喘气,二人都一头一脸的沙子。

他们互相注视彼此,又不由得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时,天地又嗡嗡震动起来。

“又要开始改变了。”沈怀安蹙眉道,“希望我们没有走错方向。”

话音未落,咔嚓咔嚓——秘境变换的声音响起。

短短的瞬息之间,太阳升起落下,沈怀安和谷秋雨刚刚握住彼此的手,脚下忽然一空。

他们踩踏的岩石消失不见,二人迅速向着悬崖下方跌落。

沈怀安和谷秋雨尝试运转体内能量,他们不由得惊恐地发现,体内的真气魔气消失不见了!

这个秘境里,不存在灵气?!

他们就犹如两个普通人一样跌落悬崖,却毫无办法。

“沈怀安!”谷秋雨叫道。

沈怀安咬紧牙关,他一用力,将谷秋雨扯入自己的怀中。

坠落,坠落,不断地坠落。

咔嚓——!

在落地的前一秒,秘境更新完毕。

……

这个秘境,恐怕是所有秘境中最温和平静的一个了。

蓝天白云,广袤的森林和清亮入湖的小溪,宛若世外桃源。

这里没有灵气和魔气,也没有危险,时间却要比外面慢数百倍。

秘境中,沈怀安和谷秋雨都失去了记忆和能力。

二人随即出现在秘境的不同地点,像是普通人一样在秘境中努力生存。直到有一天,他们在秘境中心的湖泊边相见。

从警惕试探到放下戒备共同生活,就这样,两个毫无记忆的人慢慢彼此相爱了。

他们在湖边建立起木屋,按照本能做了小小的院子。

沈怀安捕鱼打猎,谷秋雨磨草药晒果干。

没有身份,没有隔阂,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栖,隐居在这世外桃源里,犹如最普通的一对年轻夫妇。

谷秋雨趴在沈怀安的肩头,娇嗔地撒娇要花环,沈怀安就爬一天山去给她采最好看的花朵。

沈怀安劳作时受了伤,谷秋雨便心疼地做好了草药膏,一点点涂抹沈怀安的背脊,二人总是涂着涂着就到了床上去。

生活风调雨顺,夫妻恩爱。

他们在秘境中一起渡过了八十五年,直到老去。

唯一的遗憾便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子嗣——身处时间秘境的失忆二人自然不知道自己在秘境里,更是不可能有孩子的。

这个秘境没有危险,最大的折磨和考验就是时间,漫长的时间。

挑战秘境者只能熬过漫长的、孤独的时间,一直到老死才能走出秘境。

却是无人能够想到,沈怀安和谷秋雨在这个秘境里竟然能如此幸福地度过普通人的一生。

他们一辈子只拌过嘴,没吵过架,老死的时候,仍然牵着手。

谷秋雨先走了,随后是沈怀安,他们同一天去世。

待到再睁开眼睛,是在秘境中先死的谷秋雨。

她呆坐在原地,怔怔地流了一会儿的泪,才慢慢回过神来,想起了自己身处何方。

谷秋雨低下头,她推着昏迷不醒的沈怀安,沈怀安也醒了过来。

二人缓了好一会儿,意识还是有些浮浮沉沉,分不清秘境和现实。

似乎已经与身边人度过一生,恍然回过神来,才想起他们甚至从未开始过。

经此一秘境,二人之间骤地紧密,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紧紧笼罩着他们,那样亲密,好像再也无人能够插在他们之中。

千难万险,他们终于摘下了秘境最中央的断情玄泪草。

灵草被摘,整个秘境骤地停止运转,出口在二人头顶出现。

沈怀安刚要走,谷秋雨却拉住了他。

“等等……”谷秋雨低声道,“玄泪草只有一个,该如何是好?”

他们要脱离秘境,现实的问题就不得不考虑。

这五千年的玄泪草,若是给谷秋雨,她会给魔尊殷广离,沈怀安是不可能让的。

可若是给沈怀安,沈怀安日后给了哪位修仙界大能,也是魔界的威胁,谷秋雨也不会干。

这便有点左右为难了。

沈怀安想了想,他说,“要不然,我们二人就在秘境里把它吃了吧。”

“什么?!”谷秋雨睁大眼睛。她看到沈怀安一脸自信和笃定的样子,她忍不住伸手打沈怀安的肩膀,“你知道你这样有多暴殄天物吗?”

“那又能如何?”沈怀安正直无辜地说,“我们找到的玄泪草,我们自己吃,天经地义。”

二人虽然对彼此背后的阵营十分有敌意,可对他们彼此却是没有的。

——这灵草给敌人我是不许的,可若是给你吃,那倒是没有问题。

谷秋雨一想,这样最好解决,也好交差,还不浪费,那便这样做吧。

于是,他们在发现玄泪草的旁边支起了锅,谷秋雨小小的调节了一下之后,二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

吃完之后,心腹发烫,修为竟然隐隐有破关之感。

他们又干脆在秘境里修炼,过了许久,一切都结束了,才收拾东西打算离开。

沈怀安握起谷秋雨的手,他温和道,“走吧。”

二人一同离开。

在秘境中度过的万般艰难,仿佛已经几百年过去。

一离开秘境,真正的风吹了过来,他们都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

一时间,二人都有些百感交集。

谷秋雨收回她之前放在外面的法宝,她道,“看起来,外界才过了两日。”

沈怀安还未说话,便感觉周遭杀机四伏,他几乎下意识将谷秋雨挡在身后。

抬起头,便看到以段红琴为首的九个修仙界前辈立于半空之中,围住了二人。

来的九人都是高手,看起来虎视眈眈。

沈怀安有点疑惑,他开口道,“段掌门,你们这是?”

“怀安。我们此次前来,是要击杀妖女谷秋雨,和你没有关系。”段红琴淡淡地说,“还不快让开。”

谷秋雨在沈怀安的身后冷冷地注视着他们,沈怀安却有些不解。

“我们不是和魔域有过契约,不许伤她的吗?”

“傻剑仙。”谷秋雨轻轻笑道,“和我师尊签过契约的修仙者是不许的,可又不是每个修仙者都签了。这位段掌门不就没签?”

段红琴冷哼一声。

她看向沈怀安,加重语气道,“你快点让开。”

“不论是否亲自签署契约,都是代表仙魔两界的,怎么能出尔反尔?”沈怀安急促地说,“若是这样的话,殷广离不能代表魔域,他不出现,手下人带兵攻打,难道也说得通吗?”

“就是毁约,又能如何?”段红琴冷冷地说,“这妖女死有余辜,平日碰不得她,如今在秘境之处却是最合适的。杀了她,魔域也只会以为她时运不济没活着出来,殷广离也缺失了一员大将,难道你不想损伤魔域的实力吗?还是说,你还希望几十年后魔域屠杀修仙界?”

“我,我不是这样想的……”沈怀安低声道。

谷秋雨听段红琴要违背约定杀她都没什么反应,如今看到段红琴趾高气昂教训小辈一样训斥沈怀安,心中顿时不满起来。

“你少拿大话吓唬他。他不懂,修仙界那一套我还不懂吗?黑白颠倒,早就是你们常用的手法了。”谷秋雨冷冷地说,“不仁不义之事你们要做,好话好事也要抢占,不许别人说一个不字,我呸,真是一群狼心狗肺道貌岸然之辈!”

“你,你这妖女,休要胡言乱语!”段红琴怒斥道,“就是你蛊惑沈怀安……”

“我蛊惑他又如何?”谷秋雨冷笑道,“若不是因为我,他如何知道你们背后这些肮脏手段,少年志气赤子之心,他一心想要维护道义,只能被你们欺骗和利用!”

“段掌门,你和这妖女费什么口水!”旁边的那人沉声道,“不见棺材不落泪!”

“沈怀安,让开!”另一个长老冷声道,“难不成你要叛变师门,和妖女同流合污?!”

四面八方的声音犹如滚落的巨石一样一个一个压在沈怀安的肩膀上,逼着他做抉择。

所有人都不觉得他会选择另一条路,包括谷秋雨。

“沈怀安,你赶紧走吧。”谷秋雨笑道,“万般皆是命,我这一辈子,已经足够了。”

沈怀安一动不动,谷秋雨便飞开了。

修仙界九人此次前来是为了彻底击杀谷秋雨,她一走,顿时所有人也跟着围攻而去。

天空中,谷秋雨注视着虎视眈眈的修仙者们,她张开手指,玉笛已经出现在手中。

“谷秋雨,我劝你三思。”段红琴冷冷地说,“你今日必死无疑,只不过早晚而已。你若是束手就擒,乖乖等死,回去之后,我们便不会让沈怀安太难做。”

谷秋雨一怔。

她薄唇微抿,手中的玉笛又消失了。

看到她束手就擒,众人顿时喜色难掩。尽管谷秋雨作为后辈十分强大,但还没到他们的水平。只不过,她那毒术太过可怕,谁都不想冒险。

“算你识相!”其中一个长老道。

段红琴张开双手,顿时,黄色的光芒在她的手中凝聚,最后骤地冲向谷秋雨的胸膛。

谷秋雨闭上了眼睛。

等待的疼痛和解脱都没有到来。

锵——!

清脆的一声撞击,地面上嗡嗡作响。

谷秋雨睁开眼睛,却看到沈怀安持剑挡在她的面前。

“沈,沈怀安?”她不敢相信的喃喃道。

“沈怀安!你这是何意?!”段红琴更是凌厉地质问道。

沈怀安缓缓站直,手中的剑闪过凌厉的光芒。

“我沈怀安,最恨背信弃义之徒。”沈怀安冷声道,“今日只要我活着,无人能碰她!”

这话一出,众人大惊。

“沈怀安,你知道你选择的是什么吗?”另一个前辈厉声道,“你若是今日保她,未来便是叛徒,再也无法回修仙界!”

沈怀安冷冷地笑了。

“当初若是知道修仙界也是这幅德行,我自毁根基,也不愿踏入仙途一步。”他嘲笑道,“不回便不回,那又能如何?”

“小剑仙,你别这样……”谷秋雨也傻了,她磕磕巴巴地说,“我不值得你这样,你……”

沈怀安转过头,他看向她。

“你做错了事情,伤害过其他人,可你也被伤害过。”他沉声道,“我不想指摘什么。若是有可能,我愿意与你一起赎罪,哪怕共赴黄泉。可是……”

沈怀安抬起头,他冷冷地说,“可你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我绝不允许!”

谷秋雨心中顿时震动不已。

她呆滞地看着沈怀安的背影,眼眶逐渐湿润。

在这一刻,谷秋雨忽然觉得,是生是死,都已经不重要了。

生,和他一起。死,与他共赴。

得此良人,夫复何求?

沈怀安的选择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可事到如今,话已说尽无法挽回,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他的叛意已起,日后活着只会是大祸害!”段红琴咬牙道,“既然如此,就将他们一起杀了吧!”

其他人也是这样想的。

沈怀安天赋异禀,他若是坠魔,未来只会血流成河。

“沈怀安,这是你选择的路,你便受着吧!”那长老沉声道。

……

五.终章

纵使沈怀安和谷秋雨皆是各自领域万年出一的英才,被九个大能围攻,也没有反击之力。

二人在秘境在吃了玄泪草贡献了很多,让他们堪堪在九人的攻击中抵抗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

这已然是奇迹。

他们最终还是无力招架。

谷秋雨扑向躺在血泊中的沈怀安的时候,她的手抖得要命。

沈怀安紧闭着双眼,他的睫毛仍然浓密卷翘,深邃的五官苍白的吓人。

谷秋雨趴在沈怀安的肩头,她垂下眼睫,喉咙轻轻地哼着歌。

九人落在地面上,为首的段红琴冷冷地说,“他因为你而死。”

谷秋雨恍若未闻。

她伸手合上沈怀安眼睛的时候,手已经不再发抖了。

“小剑仙……”她微不可闻地呢喃道,“我现在相信你了。”

那一年,牢狱之中,沈怀安沙哑地告诉她,若是能遇到她,那时他会救她。

谷秋雨当时并不相信。

潜意识里,她觉得自己不配被沈怀安搭救。

如今,沈怀安挡在她的面前,为她而死。

谷秋雨倚靠着沈怀安的肩膀,她轻轻地笑了,嘴里又哼着听不出调子的山歌。

修仙者正要杀掉谷秋雨,谷秋雨缓缓地坐了起来。

她一边哼着歌,一边拔出沈怀安送给她的沈家匕首,干净利落狠狠地插入自己的心脏之中。

众人被她的行为震慑,一时疑惑,直到段红琴先反应了过来。

“她在召唤毒虫,以血为谋,快——”

已经来不及了。

谷秋雨以性命作为媒介,血液为阵法,召唤出了滔天虫阵。

在恐怖撕裂的尖叫声之中,谷秋雨摇摇晃晃地弯下腰,再次伏在沈怀安的胸膛之上。

“沈怀安……”她抚摸着剑修俊美的面庞,喃喃道,“若是有来生,我们做师兄妹好不好?我十岁那年,你可要记得来救我呀……”

沈怀安再也不会回答。

谷秋雨又虚弱了些,她咳出一口黑血,又断断续续地说,“哪怕……哪怕做一对普通百姓也是极好的。只要你在,便是极好的。”

身边,虫的嗡鸣声渐消,惨叫声也消失不见。

沈怀安的胸膛上,谷秋雨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上古森林恢复了平静。

就在这时,二人的额头上都出现了玄泪草的图腾,发光的小光球缓缓地从沈怀安和谷秋雨的眉间升起。

五千年出现一次的秘境,到了消失的时刻。

最后一秒,两粒小小的光球飞入秘境之中。

秘境彻底消失不见。

——

因为战场太过惨烈,当日之事传播极其迅速。

修仙界折损严重,百丈峰洪举失了得意门徒,更是痛苦不堪。他知晓是安灵儿将此事偷偷报告给其他门派,顿时当中辱骂,骂她吃里扒外,这件事情也不翼而飞,成了修仙界最大的八卦。

传闻百丈峰小剑仙与魔道妖女相爱,安灵儿爱而不得,做法拆散,没想到最后落得如此结局,安灵儿走在路上被指指点点。

她想要找陆言卿和萧翊痛哭撒娇时,却发现二人已经和她断绝了来往。转头去找李清成,李清成也闭门不见,据说要闭关三十年。

安灵儿骤地无人可依了。

修仙界因为缺失了九个门派的大能,变得手忙脚乱,自顾不暇。

谷秋雨头七那一天,她的副手程莎潜入修仙界,掳走安灵儿。

安灵儿睁开眼睛,看到殷广离的第一瞬间竟然不是恐惧,而是松了口气。

她向殷广离许诺,自己可以接受他的心意,但细节要好好谈谈,看他表现。

没想到,殷广离磨了刀。

“今天是阿秋的头七。”他轻声道,“我怕她孤独,你去陪她,可好?”

安灵儿惊恐的摇头。

“我不要,我不要,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想杀了我,我可是——”

声音戛然而止。

魔王大殿,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

……

隔离世间的玄泪秘境中,秘境的罗盘不断变动,日月混乱的更替,最终恢复平静。

在最肥沃的土地之上,两粒光球散发着光芒,它们犹如种子,而秘境像是大地,供养照顾着它们。

古书记载:玄泪草,极其罕见,生于秘境之中。

秘境五千三百年一现世,维持三至五日,过期消失。

有传闻言,断情玄泪草,可拢破碎魂魄,重塑金身。

……五千年之后,这人间,我们再走一遭!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