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她靠摆摊火了 > 第四十七章 绅士明总

下一刻,明旬嘴角勾起,冷白的脸上扬起一抹温暖的笑,恍若一秒由玉雕变回了真人。

他起身,给时落倒了杯温水,朝她走去,边问:“时姑娘,你感觉怎么样?”

“好很多。”时落动了动手脚,虽然还有些酸软,不过比睡前要好很多,天地间虽然灵气稀薄,也不是没有,时落吸收的慢些而已。

“饭菜已经准备好了,等吃过了我再送你回去,时姑娘觉得如何?”明旬温声询问。

时落睡前就饿了,这会儿已经是前胸贴后背了,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明旬并没收拾电脑跟文件,他直接出了门。

再回来时,手上多了几个袋子。

“刚才我看时姑娘出了许多冷汗,这里有换洗的衣服。”明旬将袋子放在时落面前,又说:“楼上有套房,时姑娘可以先去洗漱。”

虽然雅间温度适宜,时落刚才睡着后又出了一身冷汗,这会儿身上黏腻的难受,她就没拒绝,“多谢。”

明旬站在时落面前没动,他半弯着腰,认真看着时落。

直到这时,时落才发觉明旬漆黑的眸子深处似乎隐隐泛着红,配上他脸上温和的笑,颇有些格格不入。

只是对着时落,明旬是绅士有礼的,他笑道:“时姑娘无需对我这样客气,要是真论起来,时姑娘对我的相助更大,我得每天跟时姑娘道谢才行。”

时落也是个爽快性子,她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明旬笑意蔓延到了眼底,他让开道,“那我们以后谁也别再说谢了。”

“成。”

时落到门口,有两个服务员正在门口等着,“时小姐,请跟我们来。”

经理千交代万交代,一定要照顾好这位小姐。

而明总更是亲自派人去给这位小姐买了衣服跟鞋子。

明总从没有对异性这么上心过,事实上,除了明家的女性,以及生意场上的女性合作伙伴,明总就没跟别的异性有过接触,尤其是明总单独与这位小姐在雅间呆了两三个小时,她们对时落的好奇心越来越浓,当经理让她们两个照顾时小姐,两人激动的脸都红了。

当然,即便明总跟时小姐单独在雅间呆着,两人也不会多想。

明总太过绅士温和,从不会仗着身份地位看轻玩弄女人,他对女性的尊重是刻在骨子里的。

当他们看清时落的脸时,顿时了然。

这位小姐比当红明星都要好看许多,也不光是脸好看,她身上还有一股让人说不上来的沉静淡然。

看着时落,她们竟然生不出酸涩嫉妒之心。

两人笑容真切,时落点了点头,“多谢。”

时落的眼神落在左边的服务员脸上,顿了顿,才移开视线。

那服务员奇怪地摸了摸脸,难道她脸上有脏东西?

她无声询问同伴,同伴摇头。

明旬给时落准备的套房在他偶尔住的这套隔壁。

应该是得了明旬的吩咐,两个服务员柔声细语地跟时落一一介绍酒店酒店设施的用法,等时落学会了,她们才轻步离开。

在两人快要到门口时,时落还是开了口,话是对她刚才多看了一眼的服务员说的,“若是信我,以后别再与你以为的最好的朋友联系了。”

门关上后,左边这服务员不解地问同伴,“她为什么不让我再跟我闺蜜联系?”

同伴同样疑惑,“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位时小姐不像是会无的放矢的人,她看着也不像在开玩笑。”

“要不你以后注意点你闺蜜?”同伴试探着建议。

左边的服务员沉思片刻,没有回应。

一个是才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一个是相处了四五年的闺蜜,她自然更相信闺蜜的,只是时落的话到底还是在她心里留下了痕迹。

“要不咱们找曲大哥问问,他整天跟着明总,应该知道时小姐为什么这么说。”同伴说的曲大哥就是曲爱国。

时落并不知道外面两人的纠结,她径直去了浴室。

明旬让人给时落买的衣服并不是大牌,这两套衣服主要是舒服,料子舒服,款式是宽松的,颜色也淡雅,时落很满意。

时落快速洗了澡,换上衣服,让时落意外的是,衣服大小也合适。

再下楼,饭菜已经摆放好了。

明旬仍旧坐在之前的沙发上,等时落进了门,他才起身,跟时落一起入座。

时落面前放着一碗散发着香味的鸡汤。

跟明旬吃饭并没有那些繁文缛节,也没有各种讲究,时落胃口就更好了。

“明姑娘,先喝碗鸡汤,”这顿饭跟周家请的又不一样,没有太过漂亮的摆盘跟点缀,饭菜闻着还带着一股药香,明旬解释,“这是药膳,味道也不错,时姑娘先尝尝。”

药膳是明旬趁着时落睡觉时特意吩咐经理,让养生馆那边做的,这几道菜都是纯天然的,菜没有用过药,吃着新鲜可口,也清淡开胃。

时落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她喝了一口鸡汤,而后抬头,“放了参片?”

“是,这参汤对时姑娘身体好,味道也不错。”明旬解释。

不得不说,明旬想的周到,却又守着距离,他的态度让时落放松,时落的胃口都好了许多。

以前明旬身体一度快要到极限,他好几回堪堪从死亡边缘挣扎回来,因为身体过分虚弱,他甚至进食都困难,要不是怕明老先生担心,他宁愿每天打营养针。

自从用了时落的止痛符跟固元符后,明旬才有心情品尝食物的味道,这回时落又在他体内输了灵力,而那两道阴气跟煞气像是有意识一样,在时落收回手后,竟然也慢慢平静,他体内四股气暂时相安无事。

不过多了灵气,明旬明显感觉到身体比之前轻松许多。

跟用止痛符的感觉不一样,用了止痛符,身体只是感觉不到疼痛,他身体仍旧是一天天衰败的,但是有了这道灵气后,他竟然能感觉到身体有了生机。

哪怕这生机只是暂时的,都让明旬感叹珍惜。

从记事开始,明旬每时每刻都处在疼痛中,身体的绞痛,灵魂的灼烧,他从不知道原来身体可以这么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