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找到人贩子的团伙窝点。

江弦和宵研、顾梦晚三人悄无声息的尾行。

说是尾行,但他们的举止可谓大摇大摆。

对方只是一名筑基期修士。

以江弦金丹期的修为和幻术造诣,蒙蔽对方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就算江弦他们走在他前面。

怕是也发现不了。

人贩子带着昏迷的小男孩在小巷中左拐右拐。

又重新来到另一条大路。

到这里都‘没人追上来’,显然让对方感觉从容了许多。

他将小男孩背起来,假装小男孩是在他背上睡着的样子。

光明正大的混入人群当中。

江弦三人跟着他来到港口。

正是之前停靠飞梭的地方。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人贩子上了一艘平平无奇的商船。

像这样的商船在港口至少能看到上百艘。

完全不起眼。

“看来这里就是关押被拐孩子的地方了,我能感觉到里头有不少人的气息,还有其他修仙者。”

江弦转过头,“宵研,记住这艘船。”

“诶?”

楞了一下,宵研困惑的点头:“是,我记住了。”

“很好,走远一点,去报告海湾城的治安官,让他们围住这艘船,别让任何人离开。”

“那老师和梦晚呢?”

宵研问。

“我们进去这艘船里探探虚实。顺带,帮我照顾好尼采。”

江弦把地上那乱转的胖猫抓起来,放到宵研怀里。

也许是被江弦话中的‘顺带’刺激到。

尼采在宵研怀中疯狂折腾,骂骂咧咧的喵喵叫,对江弦不停挥爪。

宵研不得不用力抱紧它。

“会不会太危险了?”

“没事,不会暴露的。”

江弦笑道。

“我明白了,你们小心。”

宵研没有继续劝说,严肃的点点头,抱着尼采离开。

她知道自己跟上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只会拖江弦和顾梦晚的后腿而已。

与其逞强,不如去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目送宵研离开。

江弦看向顾梦晚,脸色严肃。

“那艘船里有金丹期的修士,接下来可能会有我照顾不到你的时候,你自己心里有数吧?”

在进入到金丹期,并修习了《五行魔典》之后,江弦的感知力被放大了不少。

哪怕不使用神识。

他也能隐约感应到,这艘船里有一名跟他同境界的金丹期强者。

显然,他对宵研说的不会暴露,只是为了让她放心的善意谎言。

以暗探明,在幻术的遮掩下,对方不至于知道江弦的存在。

但接下来的行动难保不会惊动到他。

万一发生战斗。

江弦倒是没什么,但顾梦晚背负的风险会很高。

听到江弦的话,顾梦晚点点头。

脸色仍然平静。

这份镇定让江弦放下心来。

二人结伴潜入商船。

很顺利的来到甲板。

商船的甲板上有不少水手在打扫。

但凭借幻术,他们没有一个察觉到江弦和顾梦晚的存在。

江弦修行幻术二十余年。

别说这些水手中没有修仙者。

就算是跟江弦同境界的金丹期修士站在这里,轻易也发现不了他。

由于之前在船下浪费了一点时间。

实际上江弦他们已经跟丢了人贩子的踪影。

不过他们并不担心这个问题。

江弦早就在那个人身上留了手段。

那是一种极难被发现的法术。

可以短时间内让目标行动时留下只有施术者能看到的痕迹。

此刻在江弦眼中,一道如同丝绸一般的透明红带,在半空中飘舞。

一路延伸到甲板下方去。

那条红带现实并不存在,只因法术效果而在江弦眼中显露。

就跟游戏里的自动寻路差不多。

看来被拐带的孩子应该被带到船舱里了。

江弦顺着红带,带着顾梦晚来到下方的船舱。

这艘商船大致可以分为三层。

第一层是甲板,第二层是甲板下方的人员居住区,第三层是货仓。

人贩子正是带着被拐孩子来到了位于最底层的货仓之中。

货仓中的空气十分潮湿,环境也略显脏污,显然不常清扫。

光线也很昏暗,只偶尔有一盏炼器灯照明。

江弦和顾梦晚行走在阴湿的走廊。

颇有种自己正身处监狱的错觉。

没多久,他们就遇到了人。

有两三名穿着水手服的男人正聚在一起打牌,似乎在看守着一道门。

那三个男人都是修仙者,修为最高不过筑基期。

方才在闹市绑走一名小男孩的人贩子也在其中。

旁边却不见被绑的男孩。

看来后面那扇门里,就是关押拐卖孩子的地方吧。

“那是....阵法?”

顾梦晚皱着眉头说道。

她能感觉到那三个人贩子看守的门上被设下了封印。

这类阵法十分麻烦,如果不知道方法很难正常打开。

如果暴力打破,更是会打草惊蛇。

“没关系,那个不成问题。”

江弦打了个响指,正在打牌的三人瞬间被催眠。

其中一人脸色呆滞的起身,在门前比了一个法印。

房门上的封印缓缓消失。

原来如此,还有这种解法。

顾梦晚恍然大悟。

既然那名小男孩不见了,说明这些修仙者自己就有打开阵法的方式。

既然不能解决阵法,那就解决能解开阵法的人。

这么一看的话,幻术真是一个近乎万能的法术体系。

但也就是江弦是金丹期修士。

如果他还是筑基期,是不可能这样轻易的催眠同境界的修仙者的。

“谢谢啊。”

江弦对替他们开门的人贩子微笑说,“为了感谢你们,送你们一只蝴蝶吧。”

从他垂下的袖子里飞出一只漂亮的紫色蝴蝶。

散发着朦胧的光芒,如梦似幻。

不紧不慢的朝着那些人飞去。

美丽的事物总是不由自主的令人驻足。

那三个人贩子也不例外。

他们就像是入迷了一般,傻傻的望着蝴蝶飞舞而来。

等蝴蝶飞到近前的时候,才恍然惊醒。

“咦,这蝴蝶是哪来的?”

现在反应过来为时已晚。

蝴蝶爆发出激烈的电弧,瞬间化身球形雷暴炸开。

雷暴刹那间撕裂地板,将三名修士的身影笼罩。

江弦摆摆手在空气中添了一个无声法术,让声音不会传到外界。

等雷暴消散。

他们已经被电得翻白眼,冒着烟倒地。

空气中飘散着焦糊味。

江弦没有杀他们。

毕竟是在海湾城的地盘,要是做得太过难免会招来麻烦。

不过江弦也没想让他们好过。

就算他们被治好醒来,皮肤被灼烧的痛感也会伴随他们一生。

当然,以海湾城的法律。

被发现拐卖儿童,他们多半连被彻底治好的机会都没有。

经过一轮审判就直奔断头台去了。

顾梦晚对江弦投以困惑的一瞥。

方才江弦的手段并不是幻术。

那爆出闪电球的紫色蝴蝶是真实存在的。

而且,如果她所看没错。

那些蝴蝶分明是由极强的雷属性灵力凝结而成。

是十分精妙的雷法。

在天机宗公开的法术列表当中,似乎并没有类似的招式。

顾梦晚也不曾见到第二个人使用过。

她当然不可能见过。

因为,这是江弦从《五行魔典》当中学会的三门雷法之一。

法术·雷蝴蝶。

他以前学过的法术,在《五行魔典》的配套法术面前根本不够看。

让三个碍事的家伙失去战斗力后。

江弦和顾梦晚开门进入船舱最深处的房间。

门后面又是另一个世界。

还是一样的走廊。

但两边的储物房间变成了牢笼。

在铁栅栏形成的‘鸟笼’里,大约三十多个孩子挤在一起。

他们最大不到十二岁。

正是还会对父母撒娇的年纪。

如今却被人像金丝雀一样关在笼子里。

不,连金丝雀都不如。

假如是观赏鸟的话,起码还有鸣叫的权利。

但是江弦看这些孩子全都神色恍惚,目光无神。

像是被催眠了一样。

他吸了吸鼻子。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妙的香味。

“老师,是迷香。”

顾梦晚从角落里捡到一根升起白色香雾的线香,对江弦说道。

这线香是由一种灵植做成的,点燃便会散发出使凡人精神恍惚的迷香。

特点是对修仙者无效。

江弦打量着手中的线香,手指轻轻用力,将其泯灭成沙。

如果江弦他们没有找到这些孩子的话,他们的下场可以想象。

修仙界可以很伟大,也可以很阴暗。

所谓的同胞,在某些堕入魔道的修仙者眼中可能只是一种修炼的道具。

这些孩子如果被当成奴隶卖掉,反倒还好。

虽然饱受折磨,但总归能活下去。

但如果被修仙者买了去。

也许就会沦为炉鼎,在无人知晓的角落被吸成干尸,被制成血肉丹药。

亦或者被扒了人皮,做成药童。

所以为什么修仙界的法律,普遍对人贩子毫不留情。

因为他们是真的该死。

“老师。”

顾梦晚轻声提醒。

江弦点头,并指作剑,将牢门的锁头砍断。

打开牢门。

被囚禁的孩子依然没有清醒过来。

呆呆的坐在原地。

没办法,江弦只能对他们施展幻术,在迷香之上又覆盖了一层催眠。

三十多个孩子顿时站起来,有序的离开牢笼。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骚动。

砰!

一个面相凶恶的男人破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