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单手拧着那个小男孩,决定暂时先把他带回去保安室。

陈铮的力量比小男孩强太多了,再加上小男孩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鬼薄荷上面,所以陈铮没有花费什么功夫就把他带回了保安室。

他反手就关上了保安室的门,蹲下来向小男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想了想:“我?我忘了。我只记得我一出生就在这里了。”

陈铮:“你见过你爸爸妈妈吗?还有……”

小男孩摇头:“我没有爸爸妈妈。”

陈铮想了想又问道:“有没有护士姐姐照顾过你?”

小男孩再次摇头:“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好像已经过了好久了。我不记得了。”

陈铮深呼吸了一下,耐着性子继续问:“那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在这里过了这么久的吗?”

小男孩想了想说:“我就藏在楼梯那里, 看到有人上下楼我就吓唬他……”

陈铮皱起了眉头。

小男孩注意到陈铮脸色的变化,不敢说下去了。

陈铮想了想:“你想离开这里吗?”

小男孩迟疑着问道:“离开这里?我可以去哪里?我,我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

陈铮抿了抿嘴。

他想起了刚才在10层的茶水间里面超度的那个婴儿。

眼前这个小男孩,是不是也可以像那个婴儿一样被超度呢?

在医院里面,存在着许许多多类似的小子,他们死在了这里, 没有接受过任何的教育, 为了自己的存在,本能地想着去害人。

那种感觉,就像是野兽一般。

也不可以说他们错。

但是他们害了人,更不能说他们做得对。

陈铮不愿意直接消灭他们,只能试着看看能不能用手电筒的能力去超度他们了。

毕竟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想到了这里,陈铮开口说道:“离开医院,去过你新的生活。”

小男孩问:“什么是新的生活?”

陈铮:“你可以有爸爸妈妈,可以上学,可以吃饭,睡觉,打游戏……”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不过,你会忘记你现在所有的一切。”

小男孩说道:“忘记这里的一切……那不是挺好的吗?没有痛苦,也不用每天吓唬人了。”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越变越小。

接着,他仰起头看向了陈铮:“可是我不想走,我觉得我好像在等着什么人,我想留下来……我……”

说到这里小男孩的没有继续说下去。

陈铮叹了一口气, 他说道:“你在这里等人可以,但是你不可以再吓唬人,也不可以再伤害其他人知道吗?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直接把你送走。”

小男孩:“我……我知道了。我答应你。”

陈铮想了想:“万一我不在这里了,你还能保证做到吗?”

小男孩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陈铮忍不住笑了笑。

这小男孩还挺老实的。

确实他们两个人到目前为止也不算太熟悉,根本无法做到相互信任。

陈铮想了想,作出了决定:“既然这样,我还是要把你送走。你不要怪我。”

小男孩张了张嘴:“可是我,可是我……”

陈铮:“我只是来通知你的,不是来询问你建议的。”

虽然陈铮知道,眼前这个小男孩肯定还有些什么遗憾,所以他才会留在红星医院这里。

但是,谁的人生里没有遗憾呢?

那么多的人,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你也一样,他也一样。

陈铮不可能帮助每一个灵魂去弥补自己的遗憾的。

让陈铮没想到的是,小男孩听陈铮说完,居然乖乖盘腿坐下来。

陈铮笑了:“就这么配合了?”

小男孩都着嘴说道:“我又打不过你,我能怎么办?”

陈铮说道:“本来有些话我不想说的,见你这么配合。我就和你说几句吧。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 他们的一生之中都充满了遗憾。有些人苦苦挣扎了一辈子, 都追求不到自己所爱的人,有些人看着国破家亡,生灵涂炭,一直到死的那天都见不到国家统一,有些人为了国家为了人类奉献出了自己的性命,但是他们却无法看到最后的成功。”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没有遗憾的。”

“当一个人失去的东西多了,经历过的遗憾多了,他自然就会习惯了。”

小男孩似懂非懂地听着陈铮的话:“不懂。你说的这些对我来说太复杂了。”

陈铮笑了笑:“也是,那走吧。”

说着,他拿出了佛心手电筒他把手电筒照向了小男孩。

灵光覆盖在小男孩的身上。

小男孩喃喃地说道:“还挺舒服的,我……从来都没试过这种感觉。”

他说着说着就合上了眼睛,彷佛睡过去了一般。

陈铮看着小男孩的身子渐渐地变成了半透明的形状。

就在这时候,小男孩忽然仰起头,眼睛瞪大,用尽全力喊了一声:“我……我还是记不起来。”

陈铮知道小男孩在说什么。

陈铮澹澹地说了句:“有时候,忘记了也是一种幸福。睡吧。”

小男孩怔了怔,最后他点了点头:“嗯,谢谢你。”

【你成功超度了中级执念。贡献度100%。】

【你获得了净化后的执念珠。】

一枚净化后的灵珠飞入陈铮的手中。

陈铮心念一动,吸收了上面的灵力。

灵力再次增加1点。

陈铮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时间,这一次真的马上就要到时间巡逻了。

这是主线任务,是陈铮必须要完成的。

他再次走出了保安室,走向了电梯。

这一次,电梯终于是待机状态。

这医院也有够忙的,这电梯似乎一晚上都没有怎么停过。

按下了电梯的按键。

电梯门“叮”一声打开。

陈铮做好了准备,然后小心翼翼地走进了电梯。

电梯里面空无一人,看着应该是安全的。

进入电梯之后,他就按下了20层的按钮。

电梯开始缓缓地上升。

就在电梯上了两层之后,忽然开始减速。

过了一会儿,电梯停了。

“叮”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陈铮往后退了半步。他握紧了手中的手电筒,看着电梯门的方向。

电梯门打开之后,陈铮看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

是布泰仲。

“咦?你要巡楼了?”布泰仲看到了陈铮也有点意外。

陈铮看了一眼电梯的楼层显示,发现正好是来到了4楼。

他微微颔首,然后利用特殊印记确认了一下布泰仲的身份。

布泰仲走进来之后,同样也确认了陈铮的身份。

作为先行者,小心谨慎最基本的素质。

“我到17楼西药房拿点药。”布泰仲主动说道。

陈铮点了点头:“我到20层巡逻。”

说完,陈铮想到了什么:“对了仲哥,这医院的10楼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布泰仲:“10楼?我没出过10楼,你遇到了什么?”

陈铮略微加快了语速开口说道:“红星医院的10层好像有两个不同的空间,我遇到了一个女护士,应该是一只食尸鬼,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就是西方传说里面的那种怪物。那个墨镜男也被它杀了。”

布泰仲:“食尸鬼?等会你还要去10层?”

陈铮点头:“对,我还要去10层。不过那食尸鬼已经被我消灭了。”

布泰仲略显惊讶:“可以啊,连传说怪物都可以消灭。下次遇到危险可以通过我给你的符咒找我。”

陈铮点头:“我会的。真打不过我会想办法联系你。”

布泰仲话锋一转开口说道:“不过我这边也不平静,居然送来了一个重伤的鬼灵,我们要给鬼灵动手术救他,你能想象吗?”

陈铮:“还有这种任务?”

布泰仲点头:“你也知道,在噩梦空间的任务都是千奇百怪的。什么可能都有。”

两个人说话之间,电梯终于来到了17层。

电梯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布泰仲说了句:“那我先走了。”

陈铮:“保重。”

刚走出电梯的布泰仲失声笑道:“嘿,你看着年纪好小,怎么说话就这么老成呢?”

陈铮笑了笑没有回答。

因为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过了一分钟,陈铮来到了第20层。

陈铮走了出去,他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上去天台看看。

作为一个专业的保安,他必须要更仔细认真。

万一天台又出事了呢?

他走楼梯来到了天台。

天台还是那样空荡荡的,不过这一次陈铮并没有听到歌声,也没有看到病人。

陈铮逛了一圈。

很顺利,这一次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紧接着,陈铮就回到了20层。

他走出了20层的电梯间,来到了20层的走廊。

走廊上只开着那种不太亮的夜灯,陈铮走在这里,只能勉强看到四周的环境。

陈铮打着手电筒,开始顺着走廊来回走了一圈。

一边走,他一边还在想。

要是每层都像10层,天台那样各有各的故事……

那他今晚不是得忙死?

他想到这里,忍不住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想什么呢?

乌鸦嘴!

还好,陈铮逛了一圈之后并没有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

刚才走到护士站的时候,他还和这一层的值班护士聊了两句。

顺利走完了20层,陈铮松了一口气。

至少证明了一件事,就是在红星医院的这个地图,并不是每一层都会出现诡异事件让陈铮去破解的。

紧接着,19楼,18楼。

连续巡逻了两层都相安无事。

终于,陈铮来到了17楼西药房。

陈铮推门走出了电梯间。他想道:也不知道布泰仲走了没。

他一边想着,一边就顺着走廊走过去。

药房这一层的结构和上面两层有点不一样。

这里没有病房,也没有手术间,只有几个大小不一的取药台。

陈铮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布泰仲正在其中一个取药处站着。

陈铮走上前去打了个招呼:“仲哥。”

布泰仲向陈铮挥了挥手:“嗨。”

陈铮走过去问:“仲哥,你怎么这么久?”

布泰仲耸了耸肩指了指药房里面:“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刚才那个药剂师说是进去拿药了,然后就没影儿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出事了。”

陈铮:“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噩梦空间给的任务,不可能这么简单。

既然它特意安排了布泰仲上来拿药,应该也不会让他那么顺利拿到药。

布泰仲对陈铮说道:“也没啥事,你继续巡逻吧。我再等等,不行的话我就进去看看。”

陈铮点了点头:“行,需要帮忙的话就……”

陈铮的话都还没有说完,药房里面传来了一阵吵杂的声音。

咣当,噼里啪啦!

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

陈铮和布泰仲对视了一眼。

陈铮说道:“进去看看?”

布泰仲:“我一个人……算了,你是保安,你的身份遇到这种事也得进去。”

陈铮点头。

进去药房的出入口就在不远处,陈铮他们走了过去。

他们都没有这里的钥匙,不过布泰仲却不在乎,直接就撞了那一扇铁门一下。

铁门直接就凹了进去。

陈铮:“……”

布泰仲无视了陈铮的目光,再用力撞了一下。

门,被撞开了。

布泰仲走在前面,陈铮跟在后面,两个人一起进入了药房。

布泰仲一边走一边对陈铮说:“这里半夜只有一个药剂师值班,之前我也来过这里拿药。我就觉得那个药剂师有点奇怪。”

陈铮问:“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布泰仲笑道:“也许是运气好吧?真的是第一次。”

陈铮叹了一口气。

真的是人比人比死人。

为什么我短短两个小时就能遇到那么多事。

人家的任务就那么简单。

药房里面的结构是一排一排的储物柜,不同的药物被存放在不同的地方。

每一排都贴满了相应的标签。

布泰仲要拿的是一种防止感染的注射型药物,在药房正中的那一排。

二人快步走了过去,看到了那边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袍,戴着口罩的药剂师倒在地上。

布泰仲看到了那个药剂师,皱起了眉头:“刚才就是他在帮我拿药的,怎么就晕在这里了?”

说着,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陈铮跟在布泰仲的身后,却并没有看着布泰仲,而是开始打量着四周,避免有什么危险忽然从旁边出现。

布泰仲走到了那个晕倒的药剂师旁边蹲了下来:“他,是被人打晕的。”

陈铮警惕地注意着四周:“这里,有其他东西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