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成团宠文炮灰 > 第三十九章 王氏翠微

据翡翠所言,王翠微是罪臣之后,会读书认字,弹得一手好琴,她家和柳家原本还有几分交情。

家道中落后,柳老夫人不忍看她一个孩子跟着家里的大人流放千里,就把她买了回去,给柳家唯一的姑娘,也就是如今的叶夫人当陪嫁丫鬟。

叶夫人对下人们颇为严厉,但是对王翠微却还称得上一句不错。没有给她改名字,依然叫她翠微,日日翠微长,翠微短的。

但是好景不长,大姑娘走失之后,夫人性子变了许多,不愿意亲近别人。祸不单行,当时京里有些不好的传言,说夫人善妒,夫人一气之下,就将陪嫁丫鬟塞给了侯爷。

自此之后,侯府里面多了一位王姨娘,也没什么人记得翠微这个名字了。

再之后,王姨娘生下了两个孩子,与正院的关系就更差了。

所以,那个老嬷嬷好心提醒翡翠,不要选那个名字,万一被夫人听到了,可能会犯忌讳。

听完了翡翠的故事,叶青筠和珍珠两个人连连点头。

“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但是王姨娘到底是哪里惹了夫人了呢?”

“是啊是啊。”叶青筠也跟着应和,“所以说,这本‘翠微志异’是王姨娘自己写的?她的字迹相当清秀嘛。”

翡翠看着眼前的两个好奇宝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那我就不知道了,珍珠,你该起来干活啦,偷懒都偷到主子面前了,姑娘你也是,不要惯着她。”

“是是是,翡翠说的对。”

发觉翡翠又要开始喋喋不休了,叶青筠赶紧应是,踢了一脚珍珠坐着的那个小矮凳,示意她赶紧起来去干活。

珍珠笑嘻嘻地跳了起来:“姑娘还要去三公子的府上吗,这次我跟着姑娘好不好?”

“不好。”翡翠没好气地揪住了珍珠的后脖颈,“就你这丢三落四的性子,跟去怕是还要麻烦姑娘照顾你吧。”

珍珠故作夸张地扑腾了起来:“姑娘救我!”

叶青筠看到眼前这鸡飞狗跳的欢快场景,笑了笑,双手一摊,冲着珍珠摇了摇头。

“不是姑娘不救你啊,你翡翠姐姐太厉害了,姑娘我实在是有心无力,救不了你啊。”

看到她这副做派,翡翠实在没忍住,顾不得自己平日里温柔沉静的形象,偷偷地瞪了叶青筠一眼。

叶青筠发现了这个眼神,捂着肚子趴在桌上笑的欢快,连带着手里的那本书都快要拿不住了。

终于,她强忍住笑意,对两个丫鬟摆了摆手。

“今天不出门了,我看一看这本书,你们干自己的事儿去吧。”

“等等,给我换一壶茉莉花茶来,今天的绿豆糕做的好,配花茶正合适。”

“是。”两个行了个礼便退下去了。

叶青筠翻了翻自己手里的书,总共大概有十来篇,开头还有个作者的自序。她仔细看了看,大概是王姨娘假借自己的名字杜撰的一个人。

作者说自己名叫翠微,是官宦之子,家庭和睦,父母俱在,自己从幼时开始就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事物,旁人都觉得奇怪。索幸父母开明,非但没有阻止,反而一直鼓励着他。所以他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成亲,四处游历,最终写下了这本志异。

叶青筠没有在意这部分的内容,继续往后面翻。

伴随着她的动作,一朵晒干的蔷薇花从书页中滑了出来,落到了叶青筠的裙摆上。

她把那朵干花捡了起来,举在眼前,花瓣还带着淡淡的粉色,应该刚夹进去没几天。

叶青筠快速地翻了翻书,找到了原本夹花的那一页,在整本书靠后的位置,讲的是十几年前的一个故事。

有一对卖绸缎的夫妻,丈夫斯文有礼,妻子为人心善,他们的生活和美非常,还有两个活泼聪明的孩子。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其中一个孩子生了怪病,命不久矣。夫妻二人十分伤心,访遍名山大川,求了无数名医,却始终没有人能救那个孩子。

更让人惋惜的是,他们家里的绸缎生意也出了状况,生活状况一落千丈,贫贱夫妻百事哀,先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冲突,然后发展成为互相指责,夫妻二人由一对恩爱不移的鸳鸯变成了一对怨侣。

但是,或许上天垂怜,两人不知道是得了什么机缘,遇上了一个贵人。

贵人有心帮忙,数日之内,不但有名医上门为他们的孩子诊治,他们家的生意也迅速地好了起来。

写这本杂谈的笔者表示,他对那个孩子的怪病有些好奇,就特意寻上门去,想要拜访那对夫妻,却发现那对夫妻已经搬走了。

他家附近的邻居说,他家是遇到了好心的菩萨,那个菩萨自己带着一个漂亮的男娃娃,还把那家的女孩也一起带走享福了,打算留在身边凑一对金童玉女。

“姑娘,这本子是讲了什么呀,您看的这么入神呢?”

珍珠拎着一壶刚刚沏好的茉莉花茶过来了。

茉莉花茶装在琉璃做的茶壶里,可以看到黄绿色的茶水清澈明亮,花瓣和叶片已经舒展开了,清新可爱,空气中还弥漫着茉莉花的香气和茶香。

叶青筠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略显疲惫地叹了一口气,一直低着脑袋,这个姿势让她的脖颈略有些酸痛,她忍不住伸手去按了按。

“姑娘,我给您按吧?”

得到了她的默许,珍珠走到了她的身后,安静地为她按起了肩膀。

叶青筠继续往后翻,她发现这个故事已经写完了,后面便是一个新的故事了。

说的是有一位夫人,丢失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只金丝雀,她觉得非常的伤心,茶饭不思。

这位夫人的丈夫非常地疼爱她,看到她这副样子,心中不忍,就让手下的人去各地为夫人重新寻找一只金丝雀,要求是要和原来那只一模一样。

可这天底下哪有两只一模一样的雀鸟,幸运的是,不等丈夫那边有消息,这位夫人很快就自己找到了一只替代品,和原来那只是一个窝里的。

要说这只替代品和之前那只有什么不一样的,原来丢失的那只是雌雀,善歌唱,有一副清越的歌喉。而如今这一只,是一只雄雀,声音要更低沉一些。

伴随着这只雄雀逐渐长大,这种声音上的差异越来越明显。直到某一天,这位夫人实在受不了了,她发了疯,想要将刚出炉的开水直接从雄雀的喉咙里灌下去。她宁可听不到任何声音,也不愿意再听到雄雀的声音。

幸运的是,这事儿立马就被她自己的大儿子发现了,大儿子救下了那只雄雀,就算手臂被烫伤了,也死活不肯将那只雄雀还给母亲。

他的父亲事后来劝过他,把雄雀还给母亲,被他给拒绝了。

大儿子把那只雄雀养在了自己的院子里,直到它的伤势逐渐康复,再还给他自由。只是这只雄雀的喉咙终究还是留下了一些后遗症,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唱歌了。

又过了不久,下人们告诉那位丈夫,他们终于在外面找到了一只非常相像的金丝雀,就连声音也和原来走失的那只一样清越,只是,这一只金丝雀已经有主了。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难题,那个丈夫用了一些手段,那只懵懂的金丝雀还是来到了夫人的身边。

大儿子在一边看到了一切,但是为了自己的那只雄雀,这次也没有再开口阻止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