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来的大雨扰乱了原定进城的计划,大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日,再加上晒干泥土里的水,又等了两日,进城的日子就这么比原定的日子晚了三日。

等待的日子让人有些烦躁,但这并不影响等待的期盼和激动。

眼瞧着劳碌了三日的成果就要得到收获,谁能不喜。

分钱什么的还得识文断字的来,因此一早杨茂国就和众人说好卖了银钱后来纪德贵这边做账。

以至于,这才过了午后,就有人等不及来了纪家门前。

村子里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眼瞧着有人去了纪家,剩下的人也陆陆续续来了纪家,以至于里正还没有从镇上回来,纪家大院倒是挤满了人。

没地待的陆月索性直接回了屋,跟纪允礼待在一起。

也难得纪允礼的屋门直接关了起来,实在是外面人太多,嗓门又大,你一句我一句的,真的特别的吵。

偏偏这会儿本该纪允礼午睡的时候,现在纪允礼已经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神思了,但体力还不太足,所以每日午后都会规律地睡上一些时候。

“这么吵,你能睡吗?”陆月担忧询问。

“你陪我。”

“?”陆月有些疑惑地看向纪允礼。

纪允礼没解释,而是伸手握住了陆月的手,然后就那么闭上了眼睛。

“……”

“要上来一起睡吗?”纪允礼突地睁开了眼。

“不要。”陆月连忙拒绝,大白天的,院子里还那么些人,她睡不着。

“那你坐着,我睡一会儿就好。”

纪允礼的精神明显看上去已经有些不济了。

“好,你睡吧,不用管我。”说着,陆月直接拉了一侧的凳子就那么靠着床榻边坐了下来,至始至终只用一只手,而另一只就那么任由纪允礼攥着不曾抽回来。

纪允礼见陆月坐好了,再也撑不住握着她的手闭上了双眸。

“回来了回来了……”

陆月是被这一声惊天吼给吓醒的,猛地坐直了身子,感觉到有什么从身上滑落,看了一眼是纪允礼的衣服,这才意识到自己睡着了。

“我睡了多久?”打了个哈气,陆月直接询问榻上睁着眼看着她的纪允礼,她也不知道自己咋就睡着了,大概是等得太无聊了。

“小半个时辰。”

因为睡着,她朝她砸了过来,他一下子就醒了,怕把她弄醒,便没动她,就给她披了衣衫,他就一直看着她没有再合过眼。

外面还在叫着回来了,明显极其兴奋,陆月没再多问,而是打着哈气站起了身,“我去洗把脸,出去看看。”

“好。”纪允礼松开了陆月的手。

陆月整理了一下衣服以及头发,这才走去了小隔间洗了把脸,然后又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才走去了屋门处拉开了屋门。

屋门打开的时候,陆月只瞧着整个院子的人都在瞧着大门处,也没人在意她。

她没关门,而是半开着,然后踏出了屋门。

“嫂嫂。”隔壁纪俏俏听着动静跟着探出了头,喊了陆月一声,并凑了过来。

就在这时,众人千呼万唤的里正,领着去镇上的几人从大门处走了进来,那步伐那叫一个轻快,面色上那叫一个满满的喜悦。

一瞧见里正这个模样,众人心里立刻就有底了,本就激动兴奋的心一下子更加激动兴奋了。

急性子的吴癞子直接高喊,“里正,啥情况,你别卖关子,快跟大伙说说,大伙可是盼了好些时候了。”

杨茂国并没有因为吴癞子的这一声催促而急着说,而是先进了院子。

紧随其后的几人也跟着一同进了院子,只是所有人的眸光都聚集在杨茂国身上,没怎么在意跟着的人。

“咦,那不是二婶和二叔吗?不是去二婶娘家了吗?咋跟着里正他们回来了?”

纪俏俏眼尖瞧见了混在队伍后面进来的王红燕和纪二柱,疑惑了一声。

陆月也瞧见了,也觉得有些疑惑,特别是王红燕那看上去暗自欣喜的模样,总感觉有些奇怪。

众人都朝着里正去了,唯独纪有庆拎着一袋子烟煤炭朝着陆月走了过来。

“弟妹,这是给你带的烟煤炭,还有果脯。”说着,纪有庆将手里的大袋子放在了陆月的门口,小袋子递给了她。

陆月没有接,直接推了回去,“这些是给大妞和二妞的,有庆哥你带回去。”

纪有庆一听愣住了,当即就明白了,立刻重新退了回来,“这哪里合适。”

“有庆哥,你就别推辞了,我还要去看看里正那边。”陆月直接拿里正做借口,推了一把回去,抬脚就朝着众人挤过去的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