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雨林还当他来做什么事呢。

“当然。”

她将毒药材料一一说出,连制作过程,谁先放谁后放,都说的请清楚。

辰月听完,满意地点点头:“不愧是我看中的好徒儿,果真没让我失望。”

苏雨林翘着鼻子:“那是,答出来的好处呢?”

辰月失笑:“我带你去个地方,那边有你想要的好处。”

苏雨林不疑有他,换了男装,跟他翻墙离开。

很快,两人轻松出了城门,骑马直奔西郊外。

眼看离城越来越远,苏雨林还是忍不住问了嘴。

“你不会想把我卖掉吧?”

“就你身上那几两肉,能卖多少?”辰月没好气道。

苏雨林撇了下嘴。

莫约一刻钟后,两人在一座庄子面前停下。

“无名居?你的?”

她看向辰月。

辰月颇为得意点头:“对,你跟紧我,否则踩中机关可不怪我。”

开了门,入目便是宽阔的练武场。

作为架了不少木桩,木桩之间缠绕红线,从上往下看,像是个诡异的阵法。

辰月踏脚,不规则的步伐到处走动,苏雨林边记边跟。

“要是走错了会怎样?”

辰月:“你可以试试。”

苏雨林打量着周围,摇头:“算了,以后再试。”

她可不想作死。

辰月也没说什么,绕开了阵法,走向的后院。

后院则是大药田,种了不少奇珍异草。

再是个炼药室和大库房。

辰月把人带到库房,郑重宣布道。

“接下来,你即将看到为师令天下医者眼馋的宝库!”

苏雨林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门一开,排列有序的货架上,放置着琳琅满目的宝贝。

有难得一见的天山雪莲,也有长相奇特的暗器。

有发着淡淡光泽的,白若雪的珊瑚树,还有世间早该不存在的各类毒典。

即便有所准备,苏雨林还是看花了眼。

没想到他真的有那么多宝贝!

这下发财了!

辰月并不知道自己的宝库被小山贼盯上了,格外享受苏雨林震惊的模样。

“怎么样,是不是很崇拜为师?只要你乖乖的,这些宝贝今后都由你继承!”

苏雨林眼珠一转:“继承还太晚,说好给我的奖励呢?”

“能不能有点出息?”

苏雨林理直气壮:“我只活在当下。”

辰月哽住,清了清嗓子道:“好吧,既然你做了我土地,那可以先在这里随意挑选三样宝贝作为拜师礼物。”

苏雨林瞬间来劲了。

“那我得好好看看。”

库房很大,一时半会根本看不完。

好在她记忆里好,眼光毒辣,走了一圈后,在一个黑铁架子旁边停下。

“这些东西好像不错。”

辰月看到她停住,看向黑架子,嘴角一抽。

“为师还有很多好宝贝,你再逛逛,别选错了。”

原本苏雨林还在犹豫,听他这么说,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指着架子上三样东西,挑衅地挑眉,脆生生叫道。

“师傅,徒弟就要这三样东西,你给还是不给?”

辰月被那师父差点蒙了眼,反应过来想劝阻,苏雨林故作失望道。

“还说随便我挑呢,你分明不愿意嘛。”

辰月老脸拉不下,只能忍痛摆手。

“拿走拿走,给你,真的是,师父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真的是,心都在滴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