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认真的,你想要唱什么歌跟我说,我一定能写给你的。”

王思懿觉得李长乐似乎对这个问题很认真,说话的时候都严肃了不少。

不过她没在意,写歌她是知道的,就算是很厉害的词曲人也不可能每一首都是高质量的。

大部分词曲人都是靠数量堆积起来的,写得多了,好作品自然也就多了,但是殊不知,没唱红的歌曲其实更多。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如果我要发新专辑一定找你邀歌好了吧。”

王思懿很是无奈的对着李长乐说了一句。

半个小时的时间王思懿总算把蒜给剥完了,李长乐也差不多把食材给处理完了。

王思懿闻了闻自己的手,皱着鼻子,一股子的大蒜味,然后又调皮的把手放到李长乐鼻子前面。

是这个家伙让自己剥大蒜的,不能让她一个人承受这个难受的味道。

“你干嘛?”

李长乐黑着脸问了王思懿一句,实在是搞不懂这个女人的逻辑,把手放在自己的鼻子前面干嘛,有病病?

“你不觉得我手上面的大蒜味很难闻吗?”

王思懿愕然的看着李长乐,问了一句,他不觉得难受的吗?

“这算什么,这味道我天天都闻,早就习惯了。”

李长乐翻了翻白眼,无语的对王思懿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

“剥大蒜算好的,我还没有让你徒手切辣椒,切洋葱呢.......”

摇了摇头表示王思懿的少见多怪,并且鄙夷之,就开始做饭了,留着王思懿愣愣的站在那里,一脸无助。

“那我手上这个味道怎么办呀?”

“那不是有洗洁精吗,洗啊。”

“可是我洗了,还有味道怎么办?”

“那就没办法了,等着吧,等差不多一个晚上,说不定这个味道就自己挥发了。”

李长乐对这个问题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你!都怪你,让我剥蒜,我的手上有味道了怎么办,你要负责!”

“你可别欺负老实人啊,是你自己说要过来帮忙的,不就一点味道吗,忍忍就过去了.......”

李长乐一脸无辜的说道。

仙女身上怎么能有大蒜味,那还是仙女吗?

王思懿肯定是忍不了的,可是又不知道怎么才能解决掉这个让人难受的大蒜味,气急,决定跑去洗个澡。

看着王思懿跑开的身影,也不知道她想干嘛,不过走了也好,省得在厨房给自己帮倒忙,李长乐迅速的开始处理食材,准备做饭。

半个小时后,李长乐从旁边的蒸屉上拿出蒸好的东星斑和蒜蓉粉丝大虾,放到一旁,撒上切好的葱丝和红椒丝。

锅热,倒油。

稍微的等油温升高后关火把热油淋在蒸好的两道菜上面,一股葱香味扑鼻而来,随后给东星斑淋了一点蒸鱼豉油就端了出去。

看着面前的几道菜,李长乐满意的点了点头,葱姜炒花蟹,蒜蓉粉丝大虾,清蒸东星斑,油焖大虾,还有一个老火靓鸡汤,痛风患者直呼内行。

王思懿穿着一身家居服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下楼梯看着李长乐已经做好了所有的饭菜,不由得诧异。

“你怎么这么快?”

“你能不能多加几个字?”

王思懿思考了一下,重新了问一句。

“你为什么做得这么快?”

“算了.......”

李长乐仰天长叹,她或许根本就不懂男人是不能被说快的。

看着李长乐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得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你怎么了?”

“为什么,你问下叔叔阿姨到家了没有,可以准备吃饭了。”

王思懿刚想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自己的爸爸,结果就发现自己的爸妈两个人从外面走了回来。

“吃饭了,爸爸,妈妈。”

王思懿看着刚进门的两人喊了一句,李长乐连忙去准备碗筷。

“哟,大餐啊,没想到长乐你这么会做饭,这可比你何阿姨都要厉害。”

王为民由衷的朝着李长乐竖着一个大拇指,这几个菜,看上去就不会很难吃,而且很有广府菜的特色。

“那不至于,何阿姨手艺比我好多了,不敢当不敢当。”

李长乐倒是谦虚,对着王为民摆了摆手。

不过旁边的何淑敏却说道:

“你太谦虚了,长乐,我自己的手艺我自己可是知道的,我就做不出来这样的一桌子菜,你这孩子,当真是厉害。”

何淑敏对李长乐更加满意了,有才华,人也谦虚,长得还很帅,配自己的女儿绰绰有余。

现在还露出这么一手厨艺,让何淑敏大为赞叹。

女儿跟着她,准没错,肯定吃不了亏,自己女儿那个性格,这辈子跟厨房无缘。

刚好李长乐这么会,她决定了,这个未来女婿她要定了谁也拦不住。

王思懿看着自己的爸妈都在夸李长乐,心里也不由得开心,又自豪。

他被自己的爸妈认可了呢,那是不是爸妈以后不会拦着她跟李长乐谈恋爱。

王思懿心里窃喜,自己回来这一趟真是值,总算是明白王为民的用心良苦,王思懿也小声的对着旁边的王为民说了一句。

“谢谢你,爸爸。”

王为民看着自己的女儿突然对自己说谢谢,有些愣住,不过随即看了看旁边的何淑敏,心里了然。

“那爸爸的礼物你可得下次备上,两份!”

王为民显然对昨天除了他家里人人手一个手表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能忘怀,就连李长乐那小子都有,自己凭什么没有。

这还没有进李家门呢,就这么离谱了,那到时候还了得,这个风气不能任由王思懿涨下去,不然到时候养老送终的人都没了。

“知道啦,爸爸,下次我一定给你准备一个大礼。”

王思懿可爱的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

“你们两父女在那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何淑敏看到父女两个在那窃窃私语,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非要小声嘀嘀咕咕的。

自己可是已经和女儿和解了啊,他们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警觉的何淑敏顿时打起精神来,直接问了一句。

“我们说你下个月生日就要到了,正在商量准备给你送什么礼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