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满是皱纹的手重重地拍在案牍上,志村团藏阴沉着脸,望着下方的天藏,只感觉无尽的怒火充斥着胸膛。

“呵呵,真是没想到啊,那个小鬼隐藏的够深的。”

志村团藏冷哼一声,对于宇智波森的反应他并不意外。

反抗了也好,这样就有足够的理由将其灭杀在村外。

“实力强劲,杀伐果断,呵呵,宇智波倒是给老夫留下了一个麻烦呢。”

阴暗的根部大殿,充斥着团藏阴沉似水的声音。

“天藏,油女取根,山中风各领一个小队前往铁之国阻击宇智波森,那可是个极度危险的人呢,务必在火之国境外击杀!”

“是!”

根部三队人马领着志村团藏的密令,马不停蹄的出了木叶忍村。

“呵呵呵,联系雨之国那边的势力,就说村子出高价截杀宇智波森。”

“是!”

头戴蓝色花脸面具的根部忍者单膝跪地,转瞬间便消失无踪。

这一次团藏来了个双保险,即使根部小队失败,宇智波森三人依然会碰到更厉害的敌人。

火之国境内

短册街

“森,走了走了,我知道街尾还有两家赌场,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干他两下!”

纲手兴致勃勃的喊道。

在短册街的两天时间,大大小小横扫了不下十间赌场。

“纲手大人,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静音试图进行战术拉扯,主要是这么多年以来千手纲手从来都没有自觉过,往往嘴巴上说的最后一天,永远都是明天。

“对啊森大人真的不能在玩下去了。。自来也大人那边任务紧急,您不可以这么任性的,回头村子可是要扣钱的。”

白已经将森的脾气拿捏的很死,凡是关于钱的事情,森大人都会十分的上心呢。٩('ω')و

“啊。。。”

森露出了犹豫的神情。

“哈哈哈,你这几天在赌场里面赢到的比这个多得多,一个B级任务才多少钱。”

“哈哈哈,听我的,咱们就这样一路赢回木叶忍村!”

纲手一把将宇智波森楼住,硕大的山岳压的森喘不过气,双手挥舞着似乎是想要逃离。

自来也:明明知道森是个孩子,但是真的太令人羡慕了!

再不斩:哇⊙ω⊙

鸣人:我以后娶老婆一定不能找那么大的,我哪受得了。

白:可恶,早晚有一天我也会有这个规模!

“咳咳,纲手,虽然森还是一个孩子,你这样是不是也有点不太好。”

一只手捂着嘴巴清咳了两声,自来也开口提醒道。

“怎么,你嫉妒了?”

纲手邪魅一笑,盯着自来也的心里直发毛。

“没。。。没有,我怎。。怎么可能会吃醋。”

自来也皮撇过头,不敢再看纲手,有一种掩耳盗铃的感觉。

呵呵,明眼人谁看不出来这个白头发的老家伙喜欢纲手大人,但是有什么用呢,森大人马上就会将那几位复活过来,纲手大人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说不定就连恐血症也会好一些呢。

一想到这里,静音不由自主的笑了,至于自来也,老舔狗了,他自己会找到舒服的姿势愈合伤口,过几天又回来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