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边会议依旧在平稳进行。

话题逐渐谈到高峰处。

已经从【圣杯】的重要性,直接切入到了联合法会……

或者说。

食月帝国最大的秘密。

旧日支配者,血月的化身,食月者。

这是联合法会必须要去面对的烫手山芋。

罗曼曾经见过食月者的存在,甚至已经感受她所带来的压迫感。

她从月亮之上直接俯冲而下。

意图寻找到罗曼。

“黑夜女神早就死了?”

罗曼想起在达贡城的事情。

一个死掉的人在跟自己玩暧昧。

这到底是什么恐怖故事……

罗曼又突然恍然大悟。

似乎先前的事情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她的神明化身说明了一切。

此时的黑夜女神分为了两个部分,恐怖血月以及垂下的神明虚影,像是傀儡与操纵师。

而恩底弥翁所献祭的邪神就是食月者,以献祭来对抗疯狂。

黑夜女神的规格根本不够触及到“疯狂”的领域。

只有食月者,只有旧日支配者。

可问题就在于,既然黑夜女神已经被食月者吸收了,那么与自己的对话到底是谁?

是仍然残留在食月者体内的黑夜女神?

还是完整的食月者呢?

这个问题关系重大。

这涉及到一名旧日支配者的生死存活问题。

黑夜女神说自己的神之因子【月亮】被偷和食月者说自己的神之因子【月亮】被偷完全是两个概念。

罗曼始终认为,黑夜女神的上限就在那里,她再强也只是个守护途径的天使,距离八真神还有一段距离,如果让黑夜女神变得完整,顶多是多个普通神祇而已。

可是,食月者不同。

她是旧日支配者,她是古神罗曼的兄弟姐妹,她是难以被理解的存在。

在古神罗曼模湖的记忆中,自己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于这颗星球之上,而是被封印,被压制,后续才获得了自由活动的机会。

而古神罗曼的同族也在趁这个机会撕扯着罗曼的碎片。

很多来这颗星球之上的旧日支配者都是为了蚕食罗曼而来,贪图万法之源泉而来。

食月者是如此。

她的存在太过复杂,对整颗星球都是个大麻烦。

所以,旧日支配者必须要被封印,所以食月者绝对不能获得自己的唯一性。

她应当继续死去。

“或者说,塞勒米就是新的黑夜女神?”

这是罗曼的一种猜测?

他问着:“黑夜女神与塞勒米是相同位格的存在吧?”

恩底弥翁在回想着一些往事。

他长叹一口气。

点上烟,说起了往事。

“更严格一点,塞勒米就是黑夜女神的本人,她是为了获得食月者的更多因子而接近了我们,原本她只是个普通晋升者,偷取了食月者的【月亮】因子,才凝聚神格,成为黑夜女神,所以她为了更进一步,黑夜女神化身为塞勒米,想要借助【穿越者】的双手去挑战食月者。而她知道,我们为了拯救世界肯定会拉拢塞勒米当做助力。她是个阴险又奸诈的女人。”

“最后,在【大肃静】之下,自食恶果,自己成为食月者的养分。”

摇摇头。

恩底弥翁说着:“讽刺的是……”

“她是为了救其他人才被食月者的触手抓住,再被彻底撕碎,黑夜女神拼尽全力,只留下名为【塞勒米】的灵魂碎片和【月亮】因子。”

“最后,食月者遭到重创,她的身体碎片化为神之因子散落各地,在各地引发了疯狂,邪魔四起,时至今日,疯狂都在极北之盟肆虐,而联合法会作为主战场,疯狂的邪魔更是难以计数,我所能做的事情……”

“就是使用【夜狩仪式】用这种手段维持食月者残骸的稳定性,让疯狂沉寂下来,防止她彻底爆发,让疯狂淹没联合法会。试想一下,身为魔法师最多的国家,联合法会的魔法师SAN值全部归零,被疯狂污染成了畸形邪魔,会是什么场景?”

“可是,我又何尝不知道,这就是古书上的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时间是有限制,像是被启动的定时炸弹。与黑夜女神灵魂相连的塞勒米,已经在时间推移之下,再也无法抵抗疯狂,成为了扭曲的邪魔怪物,我和阿来斯特拼尽全力,也找不到让塞勒米彻底变回去的方法。哪怕使用了圣杯。”

“而这是个缩影。”

“我到底还要维持多长时间?为了‘多少人’从而把’少数人‘投喂食月者只是饮鸩止渴,当食月者从重创阶段恢复过来,找到了更多更多自己的神之因子。那么事情就变得更难办了。”

恩底弥翁表情痛苦万分。

他越来越清楚,自己并不是善于玩弄政治的人,他也很难将一条条鲜活生命视为数字。

“胜利女神的牺牲,多少无名战士的奉献和流血,可就白白浪费了。”

绝望的事实,破灭的未来。

人类在旧日的支配者之下。

无能为力。

这就是联合法会的现状,这就是恩底弥翁不想晋升神域离开现实的原因。

他像是个表湖匠。

缝缝补补。

扛着联合法会迈步向前。

他只为实现自己的理想。

世界总是要向前发展的。

在亲身经历过现代社会和封建社会的差距之后,恩底弥翁更是有了如此想法。

他想创立一个自由的理想化的乌托邦。

房屋脏了,总是要打扫的。

总不能说房屋过去就这么脏,所以我们就应该认为脏才是正确的吧。

铺垫了那么多。

恩底弥翁说起了最关键也是最核心的一点。

这也是本次炉边座谈会,所要去面临的问题。

恩底弥翁苦笑着:“所以圣杯是我们这些年所寻找到的唯一能将邪魔转化为普通人的办法,也是唯一能够去对抗疯狂的线索。圣杯关系到整个联合法会的安危,也关系到整个诺亚大陆人类文明的存亡。”

“问题这么严重?”

现在罗曼算是终于明白为什么恩底弥翁和阿来斯特会这么小心翼翼接近自己了。

“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入了别人的手里,想再找到,可是大海捞针了。”

莉莉丝真要带着圣杯躲藏起来,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可是,如果找不到莉莉丝,也就解不开莉莉亚身上的鲜血诅咒,依旧要承受着呕血的痛楚。

所以在找到莉莉丝这个问题之上。

他们的意见高度一致。

这就是当前最大的难题。

“我认为,莉莉丝可能并不会躲起来,这是我对她的判断。”

这时候,阿来斯特补充一句,打消了罗曼的顾虑。

------题外话------

填坑差不多了,节奏会稍微放缓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