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等你一世一生 > 第三十章 我就知道你一定还在

傅允柔也快到了产期,家里的余少时一直在陪着她,自从碧莲死后,余少时也放心多了,一直在全心全意的照顾她,

宫里,姚可心在看孩子,这时,舒才人拿着宝宝衣服进来了:

“姐姐,参加纯皇贵妃娘娘”

“你快起来吧”

“谢姐姐,哇,姐姐,小皇子好可爱啊,太可爱了吧,这眉宇间特别像皇上”

“哈哈哈,孩子还小,我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长大,其他的别无他求”

“一定会的,放心吧姐姐,对了,这件衣服是我亲手做的,给小皇子的,这可是我做了好久好久的”

“谢谢了,梦瑶,你有心了”

“嘻嘻嘻,别客气姐姐”

这时荞姑姑接过去摸到了里面有一根长针,她连忙说:

“娘娘,这,这,衣服里面怎么有这么长的针”

“什么,怎么可能,这件衣服,我可是检查好几遍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舒才人

“梦瑶,你先别急,我相信你,荞姑姑,你先出去,此事别声张”

“是,老奴遵命”

姚可心便坐下来,舒才人都懵了,她很怕,这绝对有人要害她,姚可心此刻在想

如果允清还在,她该怎么处理,又或者怎么把人揪出来,舒才人:

“姐姐,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你别担心,回宫去,这件事我自有定夺,回去吧”

“是,那妹妹告退了”

这时,慧裎一个人在喝茶,她得意的摸了摸肚子:

“皇儿啊,你一定要为母妃争口气!母妃一定会陪你的,让你幸福快乐,不管什么代价”

而傅允清经过了昨晚的那次,她完全笃定白若渠没有死,她立马又出门了,磕磕碰碰,却得知,皇城里面的公主下个月就要成了,她嘴角微微上扬:

“真好,啊渠,人人都,回家了,你呢,你到底在哪”

便蹲下,蹲在大街上,此刻天下起了倾盆大雨,她浑身都淋湿了,所有人都收摊了,都跑进屋里了。她很迷茫不知道怎么怎么办,她只想找到白若渠,只想要啊渠

从失望到期望,她在心里打战了很久,终于让自己得到了希望,此刻花麒端着伞,给她遮雨,她抬头看到了花麒,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的,花麒连忙抬起手绢:

“大人,您怎么突然跑出来了,还淋雨,走,快回客栈”

“花麒,你说啊渠在哪,为什么,为什么还不回来,我等他好久了,他不会食言的”

“大人,您昨晚都说了,看到了他,那白将军一定在,我们慢慢来,不能着急的”

于是,傅允清便趴在花麒的怀里哭,突然,被钟鼎遇到了,他坐着马车突然看到了傅允清两个人蹲在地上,连忙下车:

“允清?花麒,你们两个怎么蹲在地上,快起来,会感冒的”

“钟大哥,你怎么来了,我,,,”傅允清,还没说完就晕倒了

“哎,大人,大人,允清大人”花麒

“允清??,来人,走回府”

便抱回去了,傅允清躺着全身发抖,花麒一直在给她取暖

兰慎祁得知出不去,便买通侍卫,并打晕连忙跑出来,骑马往西域去

宫里,舒才人一直在自己的宫里不敢出来,而姚可心就怕有人会害孩子,这时,皇后来了,:

“参见皇后娘娘”姚可心

“快起来吧,可心,不用多礼了,我今天只是来看看,小皇子的,哎哟,真可爱啊”

“谢娘娘,臣妾只希望他可以平平安安长大,其他完全不求”

“一定会的,对了,这是本宫去求得平安符”

“多谢皇后娘娘,”

“不必客气了,本宫先回去了”

“臣妾,恭送皇后娘娘”

傅允清还在昏迷中,兰慎祁已经到了西域,他一路一直在找傅允清,都找不到,突然,遇到了白若渠的马车,兰慎祁隐隐约约看到了白若渠,他连忙大喊:

“啊渠,啊渠!白若渠!!!”

都没有人回应,白若渠回到了皇城,坐着一直在想白若渠到底是什么人,他越想头越疼,越难受,这时,千千婕来了:

“天麒,这是,父君拿来的千年雪莲,我可是熬了很久的,快尝尝”

“公主,我就问你,白若渠到底是谁!”

千千婕都惊呆住了,她立马转过去,换了笑脸:

“我,我,我也不认识,我们快喝雪莲吧,都过去了这么久,我怎么认识他,是吧”

于是,白若渠便乖乖喝药,千千婕也放心了,白若渠还是不死心

这时,傅允清缓缓的,动了动眼皮,花麒连忙过来:

“大人,大人,你醒啦,没事吧,”

“花麒,我这是怎么了,”

“您昨晚淋雨,发烧了,还好,钟大哥遇到了我们,救了你,吓死我了,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皇上交代”

“好了,我这不没事了,别担心了,扶我出去走走”

宫里,兰慎宇得知兰慎祁偷跑了出去,龙颜大怒,拍桌子:

“没用的东西,孤养你们有什么用,连个人都能偷跑出去,这么做事的”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皇上,好了,也都过去了,就算了吧,既然是事已至此,您再追陵湛王也会偷跑出去的”皇后

“也罢,苏较,你赶紧叫人跟着保护着,,出了事,孤砍了你”

“臣遵旨,微臣告退”

“皇上,好啦,别生气了,”

“皇后啊,还好,有你在,后宫才能安安稳稳的,对了,纯皇贵妃怎么样了”

“皇上有空也可以去看看,小皇子长得特别好,可心也很好,”

“那就好,孤过几天就去看看,是很多天没有去看长瑞了”

“是啊,还有慧裎皇贵妃听说孕吐的很厉害,一直在哭喊皇上您去看看”

“慧裎皇贵妃久居宫中,第一次怀孕也是够难为她了,你有空多去看看”

“臣妾知道,会去的,只是不知道允清有没有找到白将军”

“但愿吧,”

慧裎皇贵妃已经怀孕了五六个月了,肚子越发大了,她一直在难受,一直孕吐,这时,皇后来了:

“臣妾,参加皇后娘娘”慧裎

“好啦,快起来吧,你如今有身孕”

“多谢皇后娘娘,今日皇后娘娘怎么来臣妾这里了”

“本宫来看看你,孕吐还难受吗,没事吧”

“多谢皇后娘娘,太医说臣妾头胎,孕吐难受也是在所难免的”

“那就好,还有几个月就是你的产期了,有什么不懂就去问问纯贵妃吧,”

“是,臣妾遵旨,”

“那本宫就先回去了”

“恭送皇后娘娘”

这时,姚可心一直在担心傅允清,她便出门转转,顺便散散心,突然遇到了,一个公公在打一群宫女:

“公公,别打了,别打了”

“住手,福公公”姚可心

“奴才,参见纯贵妃娘娘”

“起来吧,怎么回事,宫里不允许动用私刑,你不知道吗”

“娘娘恕罪,是这个贱婢顶撞了,慧裎皇贵妃娘娘,奴才在教训”

“才不是,纯贵妃娘娘救命啊,不是这样的,是福公公看我被慧裎皇贵妃娘娘夸赞,他就妒忌,便开始恶意打奴婢,娘娘求您了给奴婢做主啊”

“你这个贱婢,我打死你”福公公

“住手,福公公,在娘娘面前你敢造次吗”姚可心的奴婢

“你叫什么名字啊”姚可心

“奴婢名叫淳儿,”

“淳儿!刚好与本宫的德号同音,看来这是缘分啊,福公公,你是皇上面前的公公,如今却为慧裎皇贵妃做事,本宫不管你是什么原因,这个淳儿,本宫收了,此事就作罢,不然的话闹到皇上面前可不好说了”

“奴才遵命,奴才告退了”

“淳儿快起来吧,走吧”

这时,傅允清身体也好了很多了,她便拿着雨伞出去了,没想到下起了倾盆大雨,她带伞还是对的,她看着这繁华的街道,热热闹闹的,突然,兰慎祁在大街上,一直在找傅允清,两人便这样不期而遇了,撑着雨伞,她望向他,他望向她

仿佛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兰慎祁扔了雨伞,一把抱住了傅允清,傅允清惊呆住了,伞紧紧拽着,兰慎祁感觉到了失而复得:

“允清!允清!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知道吗,我找了你,找了好久好久,终于,找到你了,我好担心你,”

“陵湛王,您怎么跑来了,皇上怎么能让您来呢”

兰慎祁松开了,傅允清:

“皇兄,把我关起来了,我偷跑出来了,”

“你疯了,你这样跑出来很危险,万一出什么事,我怎么向皇上交代”

“不会的,有你在,就算要我的命,我也愿意”

“殿下,这不是儿戏,我来是找啊渠的”

“我也是找啊渠的,”

“那你现在住哪啊”

“客栈啊,”

“拿你没办法,”

两个人便一起走,突然,白若渠也拿着伞走在大街上,身边两个随从,就在傅允清撑伞的时候,她清清楚楚看到了白若渠,

白若渠也注意到了,两人便立马对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白若渠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女孩子一定对自己很重要的,

繁雨滴滴,无数的雨水都打在傅允清伞上,她很清楚的决定,这就是她的啊渠,她的白若渠,她不能再失去了,便连忙跑上去,可是,白若渠一直在被人挤走,两个随从也在拉他,

两个人本来就可以相聚了,傅允清哭着嘴里一直在喊:

“啊渠,啊渠,白若渠,别走,不要,不要走,啊渠”

兰慎祁听到了便去找傅允清,白若渠已经被人挤上轿然后走了,傅允清便摔倒了,她顾不上疼痛,她只知道,白若渠还活着,她开心兴奋,激动,又难受: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还在”

兰慎祁一把把她公主抱起来:

“允清,没事吧,走,我带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