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云深不知道处 > 第三十一章 原来这就是喜欢

华云深想来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在张楚楚跟前就更没有了。所以等到张楚楚醒来,身边是空着的,而且被子都叠好了,还是豆腐块。

其实很多军人也只有在部队里会这样严格的要求自己,但是在私人地方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可是张楚楚好像发现华云深这个人跟别人不一样,他哪怕是自己一个人也会严格要求自己。

张楚楚推开房门,然后就看到了粥粥,陆乐周也是刚醒,两个人互相打了个招呼,粥粥来了一句,“我这一直没变的大概就是睡懒觉的习惯了。”

“睡懒觉有利于心灵!”张楚楚顺口胡诌。

“你哪里都是歪理。”陆乐周一边洗漱一边笑张楚楚。

“对了,你老公呢?也没起?”

“不可能,这会应该在围着小区晨跑呢。不知道会不会带早饭回来。”张楚楚不理解身上有伤还跑,难道军人的复健方式都这么的硬核吗?

对此粥粥只觉得羡慕,“晨跑,多好,你让王清下楼去买点菜,他都觉得累。”

这看样子是还没消气,还生气呢,所以说话是一点都不客气。

两个人都洗漱完了,华云深还没回来呢。张楚楚道,“赶紧换衣服吧,换上我们出去吃早饭,不要指望男人,才是最好的选择。”这要是等华云深回来,怕是她们两个要饿死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两个人刚换好衣服,大门处有响动。华云深回来了,提着早饭,后面还跟着一个人。王清。

张楚楚整个愣住,王清不知道她住这里啊。看向粥粥。

陆乐周道,“我让你来接我,没让你直接到楚楚家里来啊,况且我也没给你说地址啊?”

“粥粥你给我说了小区,然后我在小区门口碰见了云深,不对,华云深。”王清笑着道。

华云深点了点头,他晨跑完了之后在小区门口买小摊上的早饭,却看到了王清。这个小区的安保很严格,你说不出你想找谁,住那个单元几零几,是不会让你进的。王清不知道,正好被拦住了。

华云深站着王清面前,发现王清还是没有认出他来,只好主动上前打招呼。然后将王清给带了进来。

接下来就是眼前的这一幕了。

“先吃饭吧。”华云深将早饭放下,看着陆乐周对王清吹胡子瞪眼的,问了一下王清,“吃早饭了吗?”

王清摇头,“没吃。”自己一大清早就看到了昨天半夜粥粥给自己发的消息,让去接她,虽然只给了个小区地址,但是自己也立马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那一起吃吧。”华云深道。

张楚楚忙在一旁帮忙。

陆乐周道,“孩子呢?”

“咱妈看着呢。”王清笑着道。

张楚楚和华云深在厨房拿盘子和碗筷,小声道,“等会少说话,这可是人家的主场。”

华云深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他又不是青天大老爷,自然不会介入人家的家务事。再说了,这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自己自然是只有闭嘴的份。

两两相望,四个人坐在饭桌上,和几个月前坐在陆乐周家的场景一模一样,但是这次是在华云深家。

王清这次主要来是哄媳妇的,不是来吃饭的,所以对吃饭并不热衷,而是一直在哄陆乐周。“粥粥,快吃吧,你不吃早饭会低血糖的。”

陆乐周接过包子,狠狠咬了一口。

华云深压低了声音问张楚楚,“你不吃早饭会血糖低吗?”

“不会。”张楚楚心说,干什么问自己这个。

“你别生气了,生气对身体不好,你说的对,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孩子,我也有责任的。我以后也会学着照顾孩子。”王清主动认错。

其实陆乐周也就是想要王清一个态度,她知道现在王清已经在学着做一个父亲了,可是还远远不够,所以知道要让他认识到,这些还不够要努力。

“你知道就好。”陆乐周继续吃饭。

“好,吃完了我们就走,我带你去逛街,想买什么买什么。”

张楚楚心说,那今天自己可就清闲起来了。这样也挺好的。

“这还差不多,你以前不都是这样的,可是这两年你变得可太多了。”其实陆乐周也能理解,毕竟有了孩子,压力也大了起来,王清对自己也没有当年的耐心,这是人性的弱点,她可以理解。

可是当年的王清对自己可真的是太好了。

“天地良心,你说我哪里对你不好了?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没有任何的分别。”王清喊冤。

“当然有区别,当初你对我一见钟情之后,为了打听我的喜好,我是哪个班的,可是费了老大的劲了吧。”

“对对对,那也是粥粥长得特别漂亮,就是校花我都没多看一眼,开学典礼上我光看你了。你不知道你穿着小裙子,扎着马尾鞭站在我前面的时候,我当时脑子里什么都不想了,什么烦恼都没了。”

王清说的谄媚,可是华云深的脸色有些变了。原来这就是爱情?华云深转头看了一眼正一边啃包子一边看八卦的张楚楚。自己当初在医院门口第一眼看到张楚楚的时候也是这样。

看着张楚楚哭,突然他就觉得没这么悲伤了,只想看着张楚楚。

难道自己是喜欢张楚楚的?

这所有的思绪在瞬间闪过,华云深惊恐,端起手边的豆浆一饮而尽。这架势还真的是吓到张楚楚了。

这人又怎么了?

“然后呢,就是清哥你为了能追到粥粥,托关系各种打听粥粥是哪个班的,有什么爱好没有。各种偶遇,还把自己的生活费省下来给粥粥买零食吃。”这是张楚楚说的,这些她都知道了。

“粥粥在上大学的时候都给我说过无数次了。”张楚楚表示这狗粮永远都是同样的口味,自己真的是吃腻了。“所以,你看你们这么甜蜜的日子都过来了,往后的艰难也都会一起度过,就不要因为沈承安和我的事吵架了,太不值了。”

张楚楚一段话总结了这次的吵架,并让他们两个赶紧走,不要妨碍她和华云深的甜蜜休假。

终于将陆乐周和王清给送走了。张楚楚盯着华云深看了一眼,“你刚刚表情不大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毕竟现在的华云深是给自己开工资的人,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应该关心。而且昨天晚上,华云深说梦话了。

只是这会的华云深,表情更不对了。因为王清当年做过的事情,他都做过。他问楚楚不吃早饭会不会低血糖?会不会开车?手里有没有钱?都是用什么牌子的护肤品?香水是什么味道?洗发水又是什么味道?在洗脸的时候用一用楚楚的洗面奶,想知道用起来是什么感觉。甚至在做饭的时候会揣摩楚楚的口味偏好,饭桌上留意楚楚哪个菜多次几次。

还有很多小细节,这些细微之处,华云深以为是自己的职业病,习惯了对生活细节留意,但是刚刚他想了想,这些细节对应到谭月清身上,他都不知道啊!

华云深摇了摇头,“我没事,我就是想起来工作上还有点事情。”然后着急去找自己的手机。

不得不说这工作上的事情来的还挺突然的。张楚楚看着华云深在一旁低着头看手机,想起了昨天晚上,张楚楚有半夜起来喝水的习惯,而和华云深在一个床上睡之前张楚楚也在床头柜子上放了一杯水,半夜醒来想要喝呢,却听到了华云深的梦话。

“快走,快,不要管我!”

语气急迫,但是就这几个字。在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张楚楚等了半天也等到华云深再说什么,只好喝了水躺下。当时想着,不过是梦话,不算什么。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啊!

华云深放下手机,“你忙你的吧,我去储藏室将折叠床拿上来。”说着就要下去。

张楚楚一把拉住了华云深的衣角,“你身上有伤,我和你一起去吧。”

看着那抓着自己衣角的手,华云深咬了咬嘴角,“没事,我可以。”

张楚楚还是放下了手,“我跟你一起,我看着,万一有什么事情呢。”张楚楚坚持,那华云深也不好拦着了。

这里的储藏室建在负一层,里面有些昏暗,华云深在前面走,张楚楚在后面跟着,“我可以抓着你的衣角吗?”不好意思,张楚楚有点夜盲症,再加上这里的环境实在是昏暗,张楚楚有些害怕。

华云深站住,伸出了手。“抓我的手吧。”

大概是华云深的男性嗓音太过粗壮,声控灯亮起,就在华云深的头顶,张楚楚站在远处,看着华云深对自己伸出手,她想,她应该是有一刻的心动,为了这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

有人这样无畏的对自己伸出手来,真的很好。

华云深牵着张楚楚的手,在昏暗的走廊里行走,像是走在这人生道路上,前方不明,周围昏暗。

“床是你送下来的?”

“不是,是李高轩送下来的,他给说的。”张楚楚感受到手里传来的温度,手是热的,感觉像是这个人也是热的。

华云深道,“也就是说,你还没来过地下储藏室?”

张楚楚点了点头,发现这里太黑了华云深看不见,“对,没来过。”她和华云深领证才一个月,认识也不过是才两个月,她有太多对华云深疑惑的地方了,比如华云深为什么这么执着于那张折叠床。

“你为什么一定要将那张折叠床搬上去?新买的床不合适吗?”张楚楚秉持着自己想要多些素材的想法。

华云深打开了储藏室的门,门里面就只有一张折叠床。那床本来就是折叠好的,现在被华云深拎在手中,刚想开口回答张楚楚的问题,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股风,然后张楚楚身后的铁门给风带了起来。

下一刻那门就要拍在张楚楚的身上了,华云深眼疾手快,将手中的折叠床丢在了地上,然后将张楚楚拉到了怀中,用手撑住了铁门。

“我睡习惯了折叠床,这种床睡起来不安稳,但是能让我时刻保持警惕。你买的床虽然好,但是会让我睡的太沉。”华云深抱着张楚楚,生意在张楚楚的耳边缓缓想起。

声音轻轻的,软软的,让张楚楚的心里像是有只小猫一样的抓挠。这种场景也未免太偶像剧了吧!但是张楚楚还是很无脑的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救我?”

华云深松开张楚楚,上下打量一下,没受伤。倒是自己,刚刚把折叠床丢在太急了,蹭到了小腿,不知道有没有剐蹭掉皮。

“应该的,保护公民安全是我的责任。”这是华云深在进入组织前的意愿书上的一句话,以前华云深用这话,用的大气凛然,但是今天,华云深有些心虚。

幸好,这里环境昏暗,张楚楚不会看到自己的窘迫。

华云深是个意志坚定,同时下决定很快的人。当初他在听到张楚楚不想结婚,想单身一辈子的时候,几乎是瞬间下了决定要约张楚楚见一面,将自己想要和你结婚的想法告诉他。

现在的他也是,在确定了自己是喜欢张楚楚的瞬间就已经决定了。这事要瞒着张楚楚,不能让她看出来,也不要让她喜欢上自己。但是自己可以偷偷的喜欢她。

这种偷偷的感觉,华云深觉得好极了。

华云深也有些欣慰,等自己死了,自己的钱可以留给喜欢的女孩子。

张楚楚原本还觉得被华云深抱在怀中挺好的,现在一句我只是在保护中国公民的安全。张楚楚顿时下头,看吧,自己又想多了,人家只是想保护你的安全,现在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是同样的结果。

华云深没敢看张楚楚,提着折叠床,将门给关了,“走吧,这里太暗了,我们上去吧。”

看来这次来拿东西根本不需要张楚楚操心,华云深的身体好的很,哪里还需要自己的帮忙啊。自己可真的是多此一举,白忙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