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异世界气味图书馆 > 第六十四章、结束

罗德里戈无助地坐在207房间内,这里是斯塔林给他安排的休息卧室。

他不能理解,今天发生的一切他都无法理解。

卢奎奇娅、伊娃、斯塔林、尤里安、克里斯。

每个人都古怪得出乎他的意料。

伊娃是不是真的疯了。罗德里戈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她为什么要和他抢卢奎奇娅?她什么时候喜欢上女人的?她不应该,她不能!

卢奎奇娅,我看到了你的痛苦,你怎么会爱伊娃呢?你和她见过面吗?你只是崇拜她,渴望成为第二个她。你不是今天所表现出来的这样,我能看到。

我看到你哭了,那眼泪是为我而流的。斯塔林,一定是斯塔林对不对!

他希望伊娃再次回到夏洛特牌屋,成为牌屋的摇钱树,所以通过你,通过你去勾引她。

“混蛋.......”

伊娃你也疯了,你的目标不在温斯顿,你的志向不在这里!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那天要和我说纽兰大展的事情呢?

你不是想摆脱自己妓女的出身,成为海狸家族的模特,成为真正被人所尊敬的人吗?

“是斯塔林...这个混蛋,是这个混蛋骗了你们.......”

如果尤里安在他身边,一定会惊叹于罗德里戈内心深处的单纯。

他没有去恨伊娃,没有去埋怨卢奎奇娅。他将所有的愤怒倾泻到了斯塔林身上。

他的单纯,让他非常接近于今天所有谜团的答案了。

事实就是,斯塔林,一切都是因为斯塔林,因为斯塔林的放荡,因为斯塔林的嫉恨。

罗德里戈躺在床上,浑身酒气。

这时,屋外的枪声将罗德里戈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再度唤醒。他紧张地探出头去,看到了不远处的那条麻绳,看到了正朝半空中开枪的黑手党。

他还看到了五楼窗户边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尸体。整个牌屋唯一尚存清醒的人,罗德里戈,彻底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他们是来...抢劫的?”

他缓缓拉上窗帘,在床边坐立不安。

十分钟后,罗德里戈出现在楼梯口,望着五楼的位置,踌躇不前。

“卢奎奇娅......”他默默念着这个名字。他想要去保护她。他想要上楼,找到她和伊娃寻欢作乐的房间。哪怕是就静静待在门口,等待一切可能危险的到来。

与此同时,一楼赌场内的大门被一脚踹开,一群人蜂拥而入。数秒之后,另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接着,便是激烈的枪战以及肉搏。

罗德里戈连忙走出楼梯口,绕过几个过道后,在二楼栏杆边上看到了赌场内惊人的一幕。

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几个祖内特家族警务,还有克里斯,正在与十多个黑手党激烈搏杀。

前台座位被乱枪打得稀巴烂。有人被击倒在自助餐栏的锅炉内,胸口流着鲜血。

桌前桌后都是被打烂的木屑,唱台更是成为了角斗场。几具尸体在上面饮弹归天。

“罗德里戈,回去!”

枪声渐渐小了下去。

子弹用尽之时,赌场内的激战便转向了肉搏。

肩膀上涌出鲜血的克里斯大吼一声,毫不犹豫地将最后一颗子弹射向罗德里戈面前的铁栏杆。

接着,便扔下手枪,随手拿起一把餐刀,与一个黑手党成员展开了刀战。

枪声再也没有传出来过。还活着的十几个人扭打在一起,罗德里戈刚想下来帮克里斯,但被他一个愤怒的眼神顶了回去。

毕竟,克里斯最后一颗子弹没有用来杀人,而是用来警告他不要靠近。

罗德里戈悲哀地看了克里斯一眼,只能在心里祝他好运,接着便飞奔向五楼冲去。

他告诉自己,不能再犹豫了。

无论是为了卢奎奇娅的安全,还是为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罗德里戈都要阻止此刻她与伊娃正在发生的事情!

————

在五楼,罗德里戈一间一间屋子敲门。

那些醉成一滩烂泥的男人,在被枪响打扰过后,很快继续陷入了温柔乡,丝毫没有在意屋外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有当他报上自己名字后,屋内才传来脚步声。为他开门之后,见没有事情,那些客人自然是没给他好脸色看。

更有本来关系就差的那些人,直接往他脸上吐痰。

罗德里戈不敢停歇,擦擦脸上的秽物,便继续敲起门来。

他要找到卢奎奇娅和伊娃,他知道她们在五楼,他很肯定。

当他经过514房间时,看到倒塌的房门,以及屋内遍地的狼藉与灰烬。

还有坐在废墟一般的床边,正捧着那个男人马蜂窝一般脑袋的格曼尼。

她的双眼空洞无神,如同石像一般坐在那里。

罗德里戈驻足片刻,便离开继续粉红走廊深处走去。

很快,他来到了520房间前。

敲门,无声。报名,无声。

他忽然在满楼的酒气中,闻到了一股巧克力的香味。那是卢奎奇娅最喜欢的美食调香水。罗德里戈想着。

他不会出错。

他缓缓后退,接着一脚一脚重重地踹在门上。

三分钟过去了。浑身是汗的罗德里戈绝望地跪在门前。

这时,一双冰凉的手放到了他的后颈上。罗德里戈转头一看,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孩,手上长满疮疤,右手拿着一把手枪,对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从被克里斯设计杀死的黑手党身上搜到的枪,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她早就从克里斯口中知道了一切。

奴隶少女萨茜面无表情地对准门锁,扣动了扳机。

————

六楼,602房间前。

房门敞开着,斯塔林静静地坐在卢奎奇娅的床上,翻看着一本日记。

此刻他脸上完全褪去了酒色,变得再正常不过。

管家芒特站在他身边,沉默不语。

当尤里安出现在他面前时,斯塔林慢慢合上了日记本。

“斯塔林,你完了。”

尤里安站在门边,平静地说道。

斯塔林笑了笑,给了芒特一个眼神。芒特转身,去将梳妆台上所有的香水瓶打开。浓郁的精油气味,浸满尤里安的鼻腔。

“你真是太聪明了,调香师。”

在芒特向斯塔林报告一楼中,克里斯带领祖内特警务与温斯顿黑手党的血战时,斯塔林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结束了。

“我恨她,因为她能做到我永远做不到的事情。”斯塔林慢慢靠近尤里安,说道。

“你也可以,只是你没有那个勇气。你的妈妈很爱你,斯塔林。”

尤里安缓缓说道,与此同时不断朝后退去。

斯塔林摇了摇头,苦笑着继续朝他逼近,“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我嫉妒她可以轻而易举地放下那些痛苦。克莱因,乔伊,法尔......”

他闭上了眼睛,“而我不行。毒pi

性病,还有一切的一切。如果我能放下这些。不,不可以。即使我戒了毒,治好了病,我也忘不了这些。我永远只能一次次让老妈失望,事实就是如此,所以我恨她!”

他指了指床上散乱的纸张和那本日记,“那里,是你和克里斯想要的一切证据。卢奎奇娅把我侵犯她并传染她的事情写得清清楚楚。”

“那里,是我和她的保密契约。”

“那里,是我和南萨尔的密信。”

“那里,是芬亚克斯-华纳海姆联合市场的黑色文件。”

“那里.....”

说完了一切,斯塔林转向芒特,狠狠地说道,“芒特叔叔,让他给牌屋陪葬!”

高大的男人转过身来,腰间的枪口对准尤里安的眉心。

尤里安缓缓举起双手,单膝跪倒在地上。

“芒特,开枪!”

就在芒特犹豫的一瞬间,尤里安袖口处掉出那只西芙发箍。

白光乍现,发箍如同吸铁石一般,牢牢地套在了他的头上。

他轻轻一甩头,便躲过了一颗子弹。

祈祷响应!

墙角边的花瓶被打碎,瓷片纷飞。

尤里安握紧双拳,凭空一探——芒特手中的手枪直接脱手,居然直勾勾地朝尤里安手上飞去。

稳稳通过超常发挥的“死物驱使”术接过手枪,尤里安毫不犹豫地一枪洞穿芒特的脑袋。

高大的身体坠地,发出沉重的响声。

他面无表情地朝斯塔林慢慢走去,直至将其逼至墙角,尤里安高挑的身影,如同黑雾一般将其彻底笼罩。

————

520房间内,罗德里戈疯狂地冲到床上,拉住伊娃的腰,将她狠狠摔到床下。

幽暗的紫红灯光下,房间布置得极具诱惑风格。

空气中,巧克力的甜蜜与玫瑰花香的妩媚,让人为之痴迷。

伊娃的私处正戴着一个人造式插入工具,如果不是罗德里戈及时闯入,她将很快进入卢奎奇娅的身体。

经过这一摔,伊娃反而有些清醒了。

她呆呆地看着卢奎奇娅哭喊着,两手拍打着罗德里戈的脸,指甲嵌入罗德里戈的皮肉之中。

她不断地试图蜷曲自己傲人的双腿,但立刻被罗德里戈狠狠地扒开。

这下子,他和清醒过来的伊娃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那个地方,红肿地可怕,还有疱疹一样的斑点,在其周围遍布。

大腿根部,也已经有了肿胀的迹象。

无法想象,等它完全扩散到全身后,会是怎样一副惨状。

罗德里戈痛苦地哀嚎一声,踉跄着退后两步,倒在伊娃身边,在伊娃怀中断断续续地哭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