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肖恩手中魔杖的轻轻挥舞,每个人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飓风在入口大厅内席卷而起,吹拂的每个人的头发和长袍都猎猎作响,而场中的皮皮鬼,则是在这股飓风之下如浪潮中的浮萍,颠三倒四,难以稳固自己的身体, 他扔出去的水球,全部砸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看着大声叫嚷的皮皮鬼,肖恩知道差不多了,再度挥舞魔杖,皮皮鬼被肖恩直接掀飞了出去,撞入墙壁消失在了入口大厅。

肖恩这一手着实让现场的一众小巫师们为之惊讶。

而麦格教授则是一脸赞赏的看着肖恩,点头说道:“非常不错的魔法, 我想, 这个魔法足够让我给斯莱特林加上五分。”

对着麦格教授轻轻欠身, 肖恩微笑着感谢道:“多谢麦格教授。”

的确是很感谢对方。

实际上,要今天站在这里的是斯内普,赶走皮皮鬼的是哈利,那么斯内普大概会立刻以哈利不善待皮皮鬼为理由,扣除格兰芬多十分。

解决了皮皮鬼,众人在入口大厅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

而就在这个时候,站在肖恩不远处的哈利,再度被科林缠上了。

“你好,哈利。”

“科林,你好。”

哈利说的小心翼翼, 生怕科林又出什么幺蛾子。

自从二年级的时候,哈利炸了科林的照相机,又听从肖恩的建议,送给了科林一台更好的相机和信,科林就成为了哈利的忠诚信徒, 并且紧守规矩,从来不做一些让哈利难堪和不愿意的事情, 唯独一点,那就是科林很喜欢缠着哈利,一如现在,这使得哈利很没办法,总不能再度挥舞魔杖把科林本人炸了吧?

“哈利,你猜怎么着,你猜怎么着?哈利,我弟弟也入学了,我弟弟也成为巫师了!我的弟弟丹尼斯也在今年进入了霍格沃兹,我希望他进入格兰芬多!”

“哦,这,这真的是太好了。”

可以看得出来,哈利正在努力的让自己变得高兴起来。

见到哈利的样子,科林更兴奋了,他紧忙说道:“他兴奋的要命!比起我以前更兴奋,我希望他能够被分到格兰芬多!我想,哈利你是否可以为他祷告一下,祝愿他能够进入格兰芬多, 可以吗?哈利?”

“当然, 好的, 没问题……”

两个人的对话就到这里了,在麦格教授的指带领下,众人走进了大礼堂,分别去往了各自学院的长桌坐下。

肖恩四人还是坐在老位置。

这个时候,安迪看着教授长桌上的教授们,开口说道:“看来我们今年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还没来,不知道今年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会是谁,卢平那样有点能耐的,还是洛哈特那种欺世盗名的骗子。”

听到这话,肖恩的眉毛轻轻一挑。

“我以为,斯莱特林都很排斥卢平教授。”

安迪笑了笑,道:“倒也不是排斥,只是不喜欢,而且不喜欢归不喜欢,该承认他的教学能力还是要承认的,去年的黑魔法防御术成绩远超之前两年,这其实就是证据,承认事实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看着安迪,肖恩也露出了笑容。

安迪今年也已经六年级了,去年他接手了新式精神恢复药剂的生意,如今也已经越发的稳重了,看待事情也不再是局限于一个学生的视角。

而值得一说的是,原本的安迪,在他的家族里其实并不算受重视,但是自从安迪斗赢了他的哥哥,又从肖恩那里得到了新式精神恢复药剂的经营权,对于家族的依赖越发的薄弱,他在其家族的地位反而越发的提高了起来,其父亲已经开始有意无意的偏向于他,家族内甚至已经开始有传言他将是下一任的家主了。

然而,有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

当家族都青睐安迪的时候,已经成长起来的安迪,却已经对自己家族的东西不再那么看重了。

归根结底。

家族是个体抱团取暖互相帮助的结合体。

当个体拥有了比待在家族更好的条件时,脱离家族便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结果,这个时候需要维系个体和家族关系的就只剩下情感了,但如果家族与个体之间的维系只有利益没有情感,那么当个体有能力之后,便会选择脱离家族,因为这样对他的利益最大,否则家族必然会分薄本属于个体的利益。

现在的安迪,其实就是这么个情况。

对此,肖恩和布雷斯都看的明白,但是他们都不会多说什么,因为这件事情是安迪自己的问题,肖恩和布雷斯不能,也不方便去插手,就算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也需要保持静默,不需要,也不能插手。

四个人说说笑笑,这一届的新生则是在麦格教授的带领下,陆陆续续从外面走了进来。

如果是之前,肖恩并不会多注意新生的分院仪式,但是今年有戴丽和杜克,肖恩便多留意了一下。

戴丽和杜克的姓氏是伯恩。

所以他们两个都排在前面。

肖恩没等太久,便等来了戴丽。

可以看到,戴丽面对这种场面的时候与杜克不同,如果说杜克还有些小心翼翼,那么戴丽就真的是非常放得开,听到麦格教授叫了自己的名字,戴丽便立刻走上前去,坐在椅子上,没等麦格教授把分院帽完全戴在戴丽的头上,格兰芬多的名字已经在分院帽的嘴里响起。

听到自己属于格兰芬多,戴丽转头看向斯莱特林方向的肖恩,略微噘嘴,明显对自己的分院结果不是那么满意。

看到戴丽看来,肖恩轻轻拍了下手,又对戴丽比了一个大拇指。

看到这一幕的戴丽,脸上立刻流出笑容,没有被分到斯莱特林的郁闷也减轻了很多。

如果说戴丽的分院是干脆利落,那么杜克就有些拖沓了。

分院帽戴在杜克的脑袋上,可以看到,此时的分院帽大概率和杜克进行交流,显然对于杜克的学院,分院帽相当的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