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灵珊,你狡辩的功夫,要是说第二,我看没人敢称第一了。”秦茉莉从后边走出来,在她身后,还跟着陈景辉。

秦茉莉说着,把之前的录像拿出来,在富海酒店的投影仪上,原来是要用来放南宫瑞泽和北藤缨照片的幕布上,播放了一段苏灵珊和红毛男见面的监控。

“想不到吧,这么隐秘的监控都能找到。”秦茉莉再次开口。“今天我就是要当着大家的面,把我自己当初的冤屈给洗刷清楚了。是你找红毛男,去静害北藤缨的。你不但害了北藤缨差点丢了清白,甚至还找红毛男把林白露带到郊区仓库去毒打,她可是你的亲妹妹。甚至,到后来,红毛男对你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就把他给杀了,嫁祸给西格润。”秦茉莉说的话,铿锵有力。

她的这番话,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解开了。就算是苏灵珊再想要抵赖,幕布上放着的脸,就是她的脸。

西格润听到这个女人居然就是伤害小白的人,恨不能现在上去把苏灵珊给打一顿。

“这些都是你们一面之词,要是你们真想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苏灵珊说着,朝后边退去。

刚才她在这里放了一把水果刀,本来是准备待会儿切蛋糕的,现在看来,也没有这个必要了。

南宫瑞泽不喜欢她一定是因为有北藤缨在的原因,她一定要把北藤缨给弄死。

西格润抱着林白露心疼的留下眼泪,想不到,苏灵珊居然会这么狠心。

“阿润,我好难过……”

真相大白,林白露想起当时的恐惧,到现在还是浑身发抖的。

“你既然这么说,那这段录音你怎么解释?”南宫瑞泽看了一眼工作人员,远处的工作人员就通过音响,把苏灵珊给陈景辉打电话的记录播放了出来。

苏灵珊在这些录音里,当着各种各样的坏人。

最终的目的却只有一个,拆散北藤缨和南宫瑞泽的,伤害林白露。

她的种种恶行,在场的同学们都被她给吓到了,没想到在学校楚楚可怜的苏灵珊,居然是这样的一种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就问你,还要不要和我订婚?”苏灵珊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现在不能慌,也许这一切不过是南宫瑞泽在考验她而已。

北藤缨听到了苏灵珊说的那些话,内心深深觉得这个女生的恐怖。她朝着南宫瑞泽身边躲了一下。南宫瑞泽顺势伸出手,带着她到他的身后。

这样的一个举动,更加是刺痛了苏灵珊的眼睛。她之所以得不到南宫瑞泽,全部都要怪北藤缨,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北藤缨就好了。

南宫瑞泽再次开口。“苏灵珊,你给我下迷药拍这视频,再自己上传发出来,我只能说佩服你的脸皮。”他把;录音笔拿出来,里边的声音就是苏灵珊的,她亲口承认了那视频是她放的。

场上一片哗然,所有的人都被苏灵珊的心眼给吓到了。

苏灵珊这之后只是更加冷淡,甚至,脸上一丝慌乱都没有。到了这时候,她还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错,慢慢的靠近北藤缨。

随后,在南宫瑞泽不注意的时候,拉着北藤缨,那水果刀放在她细白的脖子上。

在那电光火石间,她仿佛是看到了南宫瑞泽那万年不变的脸,终于有了一丝裂痕,这样的情绪,确实因为北藤缨而引起的,让她更加不爽。

既然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她也不打算再装什么好人了。反正,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你们不要再动了,刀子现在在我手里,只要我稍微动一下,是什么后果你应该知道的。”苏灵珊一边说着,眼睛却是看向南宫瑞泽的。

她是做了很多的坏事,但那都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要说到有错,他也有错的。

“你不要乱动,我不会靠近的。”南宫瑞泽明明可以一脚就把那水果刀给踢开,可是担心阿缨的安危,他最终还是没有动手,站在苏灵珊面前,眼睛却是看着南宫瑞泽的。

“她到底有什么好?你要这么喜欢她?”苏灵珊看到南宫瑞泽那紧张的神情,心里更加不痛快了。

北藤缨根本就比不上她,可是他们却都喜欢北藤缨。

“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我做的。而且,你们还不知道。那次在滑雪场就是我把她推下去的,就是我让陈景辉和她在一起的,因为我恶心她。真是虚伪。”苏灵珊厌恶的说着,反正都已经说出来了。她也不在乎这点事。

林白露的还在伤心着,为自己,也心疼西格润。

“对,你就继续流眼泪吧,你这个没人爱的野种。你妈妈当时也是我弄到国外去的,本来要弄死她的。”苏灵珊不断的刺激着林白露和北藤缨,似乎要从他们痛苦的神情中得到一丝快意。

但北藤缨那冷漠的眼神,只是让她更加生气。她忍不住,举起手,想要给她一个耳光。

反正这件事曝光之后,她也待不下去了,没有了钱没有了苏氏,没有了南宫瑞泽,她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但是,她一定要当北藤缨来陪葬。

“这里最该死的人,就是你。”西格润忍不住要冲出来,原来小白这么悲惨,也是苏灵珊一手安排的,甚至连林阿姨都是。他无法想象,要是他们没有出现,小白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该死的人,是她。”苏灵珊手上的刀子,再次使劲,似乎是想要了北藤缨的命。

南宫瑞泽的眼中火光冒出,“我以圣德雅学校理事长之名,开除苏灵珊。”他的一席话,再次让大家议论了起来。

圣德雅学校的理事长,一直是秘密,从来都没有人见过,没想到,居然是南宫瑞泽。

可见,南宫家的家产,一定到了一定的地步。

“啧啧,你的身份还真是多,真不愧是我看上的。”苏灵珊仿佛是傻了一样,由衷的发出赞叹之后,手上的刀子准再次使劲,让这一切都结束。她的脑子已经魔怔了,心里只想着,没有了北藤缨,南宫瑞泽就会和她在一起。

在她动手的那一刻,南宫瑞泽飞速的靠近,飞起一脚,就把苏灵珊踹到了一旁,甚至她狼狈的把一旁准备好的鲜花都给撞倒了。

苏灵珊猛然站起来,发现南宫瑞泽已经把北藤缨护在身边了。

唇角带着一丝冷笑,闪光灯在台下闪个不停,但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她什么也不是了。

这么想着,她的眼中更加猩红,只想着要和他们一起同归于尽。

韩月在陈景辉的安排下,紧赶慢赶,终于来到了富海酒店,刚进来就看到灵珊站在那里。

做母亲的心,不允许她看着灵珊这样不管她,几乎是立刻,她冲了过去,挡在苏灵珊面前。

“灵珊,你还不能觉悟吗?你爹地,已经去世了。”这句话说出来,带着韩月多少的感情。

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她就想着要赶回来,以后不管怎么样都要和灵珊一起好好生活,可她来得还是太晚了。

如果在这之前,和他们私下道歉,这件事应该不会闹到现在这么大了。

“妈咪,你来的太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我真的很喜欢阿泽,我是真的想要嫁给他的。”苏灵珊抱着韩月的脖子,喃喃自语着眼泪不断从眼眶中流出来。

她的情绪大起大落,起伏太大,居然退回到孩童时候的智商了。她下意识的说着这句在自己心里的话,随后傻傻的询问韩月。“妈咪,你知道阿泽是谁吗?”

韩月的眼泪当时就掉下来了,人群中的陈景辉,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这时候走了出来。或者,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以后,他会好好照顾灵珊的。

抱着苏灵珊,他走到南宫瑞泽和北藤缨面前。“我来代替灵珊和你们道歉,她从前做的事,希望你们可以原谅她。”说着,他低下头去,深深的鞠躬。

北藤缨已经不生气了,安慰着林白露。换个角度想来,其实苏灵珊过的也不好,在没有家人的关心之下,心里才是遮掩越来越扭曲的。

“对不起你们了,今天的事,请你们当成没发生过,拜托了。”韩月走到南宫瑞泽身边,说话间,弯曲双膝就打算跪下来。

北藤缨和林白露连忙冲上去拉着她,“不要,我们不会说的。”

在得到了大家的确定之后,韩月才离开酒店,去找苏灵珊。以后,她会好好照顾灵珊的。

北藤缨心中百感万千,原来这么多事,都是苏灵珊弄出来的。再一次能和阿泽在一起,她只觉得是上帝的眷顾。

拉着阿泽的手,另一边,林白露也拉着西格润的手,四人依旧是去年来到学校时候的风采。

“谢谢各位宾客来参加我们的订婚仪式,请大家务必用餐尽兴。”

所有的一切,到这里已经尘埃落定,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很快就已经被大家抛在了脑后,悦耳的订婚音乐响起,两对情侣脸上的笑容比太阳还要绚烂,而在前面等待他们的,也将是无以伦比的幸福……

全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