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诸邪退散 > 第四十九章 守护灵

“三爷,您认识我爷爷?”我惊喜道。

没想到在这山市之中,竟然遇到认识陈三定的仙家!这着实让我惊喜。

三爷褪去了原相,恢复成一个老头子的模样,点了点头,然后迟疑地问道:“你是陈老九?”

我一怔,三爷知道我,应该是陈三定曾与他说起过我吧。

我自认不讳,三爷见我承认,说道:“陈三定是本仙之故人,本仙也曾答应他某些事。你说你是故人之孙,可有凭证?”

闻言,我连忙掐了个手决,然后再存神一道符,以证身份。

这个手决乃是我们游仙门一百零九道手决的起手式,外人或许不知,但与我们门派相交之人,一定知道。

至于在内观世界中存神一道符出来,是因为我们门派的符,其符窍独树一帜,天下只此一家。手决与符,这两样东西,三爷一看便知真假!

果然,当符被我存神而出时,三爷顿时激动起来,往前走了两步,说道:“小九,本仙等你很久了!老陈交代我的事也总算可以完成了!”

我连忙问道:“三爷……”

我话还未说完,便被三爷没好气地打断:“叫三爷生分,叫三爷爷!”

“三爷爷,我爷爷交代你啥事儿?”我急急问道。

三爷说:“不急不急,我与那姑娘之交易已完成。这内观太耗心神,我感知你已到极限,咱们先退出内观境界,找个茶楼我再说与你听。”

说罢,三爷便消失不见,这是他直接退出了内观世界。

三爷说得不错,我的确是已经到了极限,此刻我只是勉强撑着而已。见三爷退了出去,我也连忙回神,念动口诀退出内观。

刚一回神的我,脚下便一阵虚浮,好在郭真及时扶住了我,我才不至于倒地。

这明明不是阳世,却一切感觉都如同阳世一般,真是奇怪!

我看向岑铃儿,她的脸上也透着疲惫之色,但更多的是按捺不住的开心,看样子是得到什么好东西了。

三爷见我回神,便双袖一挥,摊子瞬间不见。

他看了一眼郭真,向我问道:“这个小子是……”

郭真连忙回应:“小子游仙门上三门,郭真见过前辈!”

三爷捋着胡子点点头,说道:“小九,你让你二位朋友先去逛逛,你随我来。”

说完,三爷便扬长而去。我来不及和郭真,还有岑铃儿细说,只给他们使了个眼色后,便跟上三爷。

三爷带我来到一个两层楼的建筑前,我看着门口那块写着“天一茶楼”的牌匾,陷入了无语之中。

这特么的还真有茶楼啊!都不在阳世了,还特么弄得和阳世一模一样!

虽然感觉这地方让人无语,但还是跟着三爷进了茶楼。

茶楼分为两层,第一层摆着几张茶台,有不少人在坐道品茶。三爷直径带我去了二楼,二楼则是被分成了一个个雅间。

我们刚坐下,伙计便进来询问:“不知二位客官,是空子还是海子?”

听到伙计的话,我顿时笑了。

没想到这神秘诡异的山市,竟然也有江湖的那套口子。这伙计是在问我们是不是第一次来。

三爷说道:“两杯茶,要纯的。”

伙计腆着笑脸说道:“既然是海,应该知道小店规矩……”

三爷随手一挥,一张写着时辰八字纸条便出现在茶桌上。

伙计拿起纸条便出了门。

我随即皱眉问道:“三爷爷,这是?”

“此乃规矩。这里不贩金卖银,要纯茶,便要拿一个具有修真命格的将死之人作为交换。”

三爷的话让我震惊,我好像也明白了一些东西。

“此地自古有之,传闻是由一个真正的仙人,在飞升之时,感念天下修者不易,便用大神通创下这山市,供修者死后修行之用。修者修行所需之物甚多,而阳世之人亦有所求,久而久之,便有了你现在所见的山市。”

说到此处,三爷便闭口不言,因为伙计已推门进来。

伙计放下两个茶杯,做了个请的手势后便退了出去。

三爷这才继续说道:“在此地,不论正邪,不论是否是人,只要生前乃是修者,死后皆可在此地设立摊位,用以交换自己所需。这间茶楼亦是如此!既然是已死之人,所渴求的,自然是一具肉身,所以这茶楼的规矩之一,便是由此而来。”

我点点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顿时一阵被滋养的舒服之感传遍整个身体。

我吃惊地看着茶杯,感受着这一口茶在我体内的变化。

“这茶……”

三爷笑着说道:“你既入了山市,自然是没有灵魂状态。这茶乃纯阴之气所化,乃滋养灵魂的良品,感觉如何?”

茶入口后,我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洗涤了一番,整个脑子都特别通透,就连看周围的事物,都有一种特别清晰的感觉。

“好茶!”我不禁感叹一声,接着便一仰头,饮尽了杯中之物。

“茶只得三杯,多了就没效果。慢慢品方为上策。”三爷说道。

我低头一看,果然,原本空的茶杯不知何时又满上了。

这回儿我可不敢再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囫囵饮尽了。我舍不得的抿了一小口,闭上眼细细感受。

“对了,三爷爷,我爷爷找你啥事儿?”

这茶让我感觉舒服极了,差点儿便忘了正事。

三爷爷也抿了一口茶,说道:“本仙生前与你爷爷是故交,本仙修炼已有八百年,可惜败于最后一步。位列仙班之念不死,于是本仙便魂归此地。大约十年前,老陈来了一趟山市找我……”

十年前,这时间无疑和黄河尸煞一事的时间不谋而合!

“老陈来找我时,我便发现他魂魄受损。按理说,这样状态的魂魄是进不来此地的!也不知道老陈是如何做到,反正他是进来了。”

回忆起往事,三爷的神情也都有些落寞。

他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那一天,老陈与我说了许多话。他说不久之后他便会死去,也说不久之后将会天下大乱,希望我帮他一个忙。”

说罢,三爷眼神灼灼地盯着我,我连忙问道:“什么忙?”

“让本仙在此地等你,然后随你出去,成为你的守护之灵。”

“什么!”我惊呼一声,手中一抖,茶杯应声落地。

此刻我脑中一片空白,倒不是因为三爷要做我守护灵而开心得忘形,而是我实在震惊,同时也不明白陈三定如此安排的用意。

“不不不,我怎么能让三爷爷成为我的守护灵,不行不行!”我连忙拒绝。

三爷比我淡定得多,他说道:“小九,你先别急于拒绝。做你的守护之灵,对本仙来说,也是一个莫大的机缘,是你与本仙互相成就之举!”

这话说的我就更不理解了。

守护灵其实就是民间所说的背后灵。

有些命格特殊之人,出生之时便有有灵之物守护。而这个有灵之物,或是逝世的至亲,或是曾救助的山兽之灵,更有甚者,是传说中的真正仙人。

他们所存在的意义,便是守护要守护之人,免遭横祸劫难,平稳安生。大多数的守护灵,乃是山灵兽魂所化,为的便是报恩。

像我们这种修者,其实都可以收取有灵之物做自己的守护灵。但收守护灵也有非常苛刻的要求,灵物若非自愿,不可强求。

成为守护之灵,将终身与守护者捆绑。守护者身死,守护灵也会灵魂散去,再无轮回的机会。

虽然每一个修者都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守护灵,但现实却是,自愿成为守护灵的灵物,全天下都不见得有几个。

陈三定居然安排了三爷爷做我的守护灵,并且三爷爷还说这是莫大的机缘,这着实让我费解。

见我疑惑,三爷爷神秘地笑了笑,并不打算为我解惑。

我迟迟没有出声,三爷便眉眼一横,说道:“莫非本仙成为你的守护灵,还是辱没了你不成?”

我闻言赶忙说道:“不不不,三爷爷是仙家,修炼八百年,岂能做我的守护灵呢?”

三爷摆摆手,说道:“故人所托,且与本仙亦是一件好事。废话不多说,签契约吧。”

说罢,三爷便捏了个法决,口中念着法咒,不一会儿,便从他身上凭空升起一圈圈深奥的符文,围绕于他身上。

我见事已至此,叹息一声,便捏了同样的法决,起誓:“三界侍卫,五帝司迎。小子陈老九,以游仙门下三门掌门身份立誓,今收流三先生为守护之灵,覆映吾身。”

说罢,一阵金光闪过,三爷的额头之上便多了一个金色的闪电。这是契约法印,也就是说,三爷已经成为了我的守护灵。

自此以后,我生他无恙,我死他魂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