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主的记忆如潮水一般袭来,也在快速恢复着,她想起了原主在妓院被这群畜生凌辱的事。

顿时,她胸口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

得死人才能平息。

“臭娘们,你在妓院逼我接客还把我弄死了,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你?”

老鸨吓的都没地方退了,只好一屁股跌在地上,她无法得知傻子为何不傻了,如今只想保命,“别,我错了我错了!”

瞬间老鸨就跪下认错,“大小姐我错了别让它们吃我,你快回棺材去吧,这些都是二小姐吩咐的,她让弄死你把你尸体卖给别人合葬啊!”

老鸨害怕被狼群吃掉供述了所有,原主的那些记忆也在她脑子里快速复苏着,这也太惨了点,被害死不说连尸体也要被利用卖钱。

好样的。

“是你卖的我?”

“不是我,是二小姐吩咐的,我一个做皮肉生意的哪敢对付侯府的人啊。”

“花青月!”

她冷冷咀嚼着这个名字,脑子里也想起了那个女人,花清月是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表面上对原主很好可背地里没少欺辱原主,好大一朵白莲花。

利用原主痴傻不懂诱骗她去逛窑子,弄死后尸体还要卖一笔钱。

真做的一手好生意!

这时她的胸腔内有一团火,烧的她要立刻发了。

“是她干的?”

忽然,她猛然伸手一把揪住了老女人的衣襟,差点要把她给提起来,眼中也尽是狠厉。

“是,是她……”

花青色很是无语,想她堂堂M国最为优秀的驯兽祖师爷加医毒双绝的本事,纵横M国多年哪受得了这等鸟气?

“我问你,卖了多少银子?”

“卖了,卖了二两。”

花青色闻言眉宇紧蹙,我靠,堂堂侯府小姐就值这么点银子?

差评!

“钱在哪?”

老女人以为给了钱就能把她给放了,用眼神示意钱在衣兜里,谁料,花青色拿过银子直接塞入了女人的嘴巴里用野狼威胁她。

“给我吞下去,我数到三,你若不吞就让这些狼把你生吞了?”

老女人惊恐的看着那些野狼,最后只好含泪吞了银子,可很快她就被折磨死了,到死都不明目,双目瞪大瞪着花青色。

完事儿。

花青色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大爷的,棺材内真不是活人呆的地方。

她舒服点了后准备回去先找花清月算账,本是嫡女却是个小可怜无人重视,最后惨死荒野。

侯府,很好,那些欺辱过原主的人她会慢慢的讨回来。

她把野狼遣退正准备回将军府,却是突然间一道冷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别动!”

她感到身后有人用匕首抵住她的命脉。

只要一动就会被杀。

现场的气氛也变得很是紧张。

尽管如此她也不紧不慢,敌不动我不动。

“谁?”

“脱衣服,快点!”

我去!

她这是倒了什么血霉,刚穿越身子还没热乎就遇上色狼?

一般遇上这样的她就直接放倒,不过她想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劫她的色?

有种!

她假装准备脱衣服,却是身子一偏朝着男人胯下袭击而去,转身瞬间她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

这一看可不打紧,男人的脸竟是棺材里面那位,他怎没死?

在她惊愕之余男人已经点了她的穴位,瞬间花青色竟动荡不得,她想挣扎可身子犹如被灌了铅一般,动也动不了。

“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