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

小唐沐还将她亲手写下的粉红色书页情书,和她的那些记录心事的日记本规整打理好,一摞一摞的叠放到一起。

从小学一年级,到小学六年级。每一天她都有好好记录。

她喜欢訾玉树喜欢好久了。

从她第一眼看到訾玉树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小男孩与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别的人,她一眼就能看透。但只有这个小男孩,眼睛里就好像有层迷雾似得,会引起她很大的好奇心。她想把这个小男孩的心一层层的剥开,她想看看这个人心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

因为她知道,别看小男孩特别受人欢迎,特别的有魅力,也特别的玩世不恭。可只要是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就总是只静静地看着某一样东西,眼神里充满了忧郁。

两极反差。

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故事的人。

当然,訾玉树还有另外一点吸引着她。

那就是,为什么他总是能那么的受人欢迎?而自己却总是不讨人喜欢?

母亲不喜欢她,父亲忙于工作忽略她。朋友不陪她玩,就连老师也总是说她木讷。

每逢她想找朋友聊天交际时,母亲总会说,你只需要好好学习就够了。等你考上了重点初中、重点高中后,你现在看重的朋友,只会反过来求你跟他们玩。毕竟他们是会被淘汰的废物,但你不同,你是会有着光辉未来的人。跟他们有着本质的区别!

你不需要朋友!不需要有什么情感!只需要好好念书就行了!

……

但小唐沐依然有在好好珍藏和收捡着少女心事。

她很珍惜这些日记本。摸着这些日记本,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看着躺在床上,摸了一遍又一遍日记本的自己,唐沐却是冷嗤。

每个人年少的时候,多少都会带着些天真。

也总是会高估友情、亲情和爱情。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会背叛你的。

跟人做朋友,朋友会把你当成她前进路上的垫脚石。

跟人做亲人,亲人只会把你当成向他人炫耀的一张亲子证书,只要你没按照她预设的轨迹行径,你在她眼里就是废物。连一个基本做人的价值都没有。

跟人谈爱情……哈,这就更可笑了,你爱上一个人,等于就是把自己的软肋拱手让出。把自己的命门亲手转交给一个你根本无法控制、也不知道对方到底会如何安排对待你的陌生人。

陌生人会对你的软肋留手吗?

不会。

他只会嘲笑你的天真,和你的不自量力。

看着十几年前,天真烂漫,不知人心险恶,只想着一头栽进去的自己,唐沐忍不住在她耳边轻喃。

“你终有一天,会对你现在的选择后悔。勇敢起来,举起刀,杀了訾玉树。只有他死,你才再无弱点,无坚不摧,攻无不克!完美的能掣肘其他所有人,而不是被人掣肘!”

“你还想这么软弱下去吗?”

“还想尝受被人背叛的滋味吗?”

“你不想!”

“所以只要你关上心门,漠然冷视,他们就伤害不到你。”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

“谁?谁在说话?”小唐沐揉揉惺忪的睡眼,凝望着房间里的虚空。

小唐沐没有看见人。只觉自己可能是幻听了,所以又躺下身安静睡了。

翌日。

小唐沐顶着被打的浑身疼痛,回到了21世纪90年代的古旧风教室。

她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念完她给訾玉树写过的情书,和她写的悔过书。

说实话,她内心深处根本不觉得自己错了。

早恋有什么不对?

为什么大家都视之为洪水猛兽,像是什么根本不可以触碰的禁果一般,谈及色变?

她也清楚,成年人的想法似乎与孩童的想法有些不同。

成年人,离不开性。

可是孩童的懵懂之恋,只关乎于心灵。

可能每个人与每个人之间的想法,天生就存在沟壑,很难跨越吧。

在课堂上,当着老师、同学的面,念完情书后,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欢訾玉树了。

很多人都在捂着嘴嘲笑。

在被这么多人紧盯的视线之下,小唐沐紧张地手心都汗湿了。小脸蛋,也因为窘迫,而非常非常的红。

下了课。

小唐沐想了半晌,还是忍不住走到訾玉树的课桌旁边。

“那个,訾玉树同学,我给你写的东西,你收到了吗?他们说是你亲手交给老师的,我不信……如果是你,那我之前给你叠的星星纸、千纸鹤,还有流浪瓶,你怎么都没有交给老师?他们说,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信,你上次打篮球时,我给你递水,你还对我笑了……只要你愿意跟我一起,我就不会惧怕任何人嘲笑或是异样的眼光……”

“你说的是这些吗?”訾玉树将小唐沐说的那些东西,都展示了出来。

只不过这些东西,也并没有被訾玉树好好保存,而是全都被装进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

黑色塑料袋。

装垃圾的袋子。

訾玉树当着她的面,将这些小孩子才玩的玩意儿,全部都扔进了垃圾桶。

小唐沐希冀的表情,瞬间僵硬到了脸上。

“我不喜欢你。”他道,“我喜欢的是那种很性感的女孩。你太木讷了……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朋友一样。”

……

小唐沐怔愣了眼,“可我们难道不就是小朋友吗?”

“傻瓜才是小朋友。”訾玉树冷漠着脸,“只有大人才会觉得我们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但实际上,我们这个年纪,该清楚的,不该清楚,差不多都该清楚了。”

“哦,对,除了给我的那封情书以外,你还写了不少东西吧?”

訾玉树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小唐沐的日记本。

“我看了,文笔不错。但……我还是要很明确的告诉你,你这单相思的毛病,真的是太严重了。我推荐你去医院治疗一下,不然整天在这里纠缠别人,会让人觉得你是不是有什么精神上的毛病。”

訾玉树把日记本扔在了唐沐的脚下。

看着里面被人皱叠、撕扯的皱巴巴的一团。

小唐沐的心,皱疼了起来。

这是她很珍惜的日记本。

但在她珍惜的人面前,它们就是一团没用的废纸。

通体都透着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