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说龙椅是权力亦是枷锁,也许也是毒药。但也是龙椅应当是责任,因为担负得起这天下。纵使是枷锁是毒药也是值得一试的。

可它是**是天下最大的陷阱,之前总觉得坐上龙椅就能得到一切,实则一片虚无反而失去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可是现在对宁风来说,她只剩下这个龙椅了,在完成了她所有的理想以后,好像什么也没剩下,关于以前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

这时妄帝出现了,轻而易举毁掉了她的研究所,毁掉了她现在所有的希望,是的她违背了全宇宙的信条生死有命。

很久以前就已经可以让人永葆青春,甚至于起死回生但因为这项技术让人们的贪婪达到了顶峰,也让生物机械成为了遗留下来的恶果。

所以这一切回归平静后,在被掩饰一切的狼藉之中,全宇宙的所有高等文明同时签下了条约。

无论科技到达了怎样的巅峰,无论浪漫与信条多少次回转,无论精神力在如何突破,无论灵魂力是否可以重生。全宇宙都将禁止此项实验,严格打击企图复辟此项实验的任何人。

但是总有人在触犯禁忌,因为触犯禁忌的人大多一无所有。

是的去掉外界的一切光环,宁风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无助的女人,几缕碎发挡在了眼睛前面,给她绝望的眼神平添了几分脆弱,而那颗及其艳丽的红痣,此时也破碎感十足。

而妄帝只是俯视这一切,“任何事物的运行都有它的规则,尤其是生命,而你做这种实验是对生命最大的蔑视,生命是珍贵的不应该受到任何蔑视。”

“我杀了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说我蔑视生命,为什么我想救回一个人却是在蔑视生命。而且你又杀了多少人,又凭什么高高在上的指责别人,那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而要毁掉别人的希望,一切只是因为你不在乎罢了,你在乎规则,所以阻止我复活生命,你没有失去在乎的人,所以你不会明白的。”

宁风冷静地陈述着这些话,仿佛一切与她无关,她冷静的仿佛一个辩论者一样。企图论证自己的观点,哪怕妄帝犹豫一下这也算做是她的胜利。

是的,就算是她也未敢直视面前这人的眼睛,全宇宙都在他的绝对力量面前如此懦弱。

她憎恨自己的懦弱,死亡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因为她续活下去好像也并没有什么意义了,可她的内心仍然升起一股又一股的恐惧。

这就是来自宇宙第一人的压迫感吗?想到这她抬头直视他的眼睛,恐惧又怎样,死亡又怎样,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成王败寇,要杀要剐尊殿做何决断。”她静静的等着,等着最后的宣判。

“成为我的刀吧!”他从不犹豫,他维护规则,可他确实欣赏面前这个女人,无论是能力,心理素质面前这个人都是一等一的。

“哈哈哈哈,我没听错吧,您的规则不是铁律吗?现在您不但放过我,还给予我更高的地位,是想要我成为您的花吗?不过,我拒绝!”

没人能拒绝妄帝,没人敢拒绝妄帝,没人会拒绝妄帝,但她就是拒绝了。

“花的意义和名字都是别人赋予的,你不需要别人的赋予,拿起你的刀去决定你的未来,成为我的刀,一起在宇宙的巅峰留下名字吧!”妄帝冷冷的开口,是不容拒绝的压迫感。

“为什么是我呢?您不是只要目标坚定的人吗?我明明是一个达到了目标却放不下过去的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还算不算是一把刀。”说着,她有些嘲讽的低下了头。

她知道这项实验复活的不一定是他,她知道可能那个人永远不会回来,她知道,她再也见不到那个笑如春风的少年。

可她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停下来,她没有资格后悔,甚至没有资格哭泣。

“你心里的道有多坚定,你自己知道,如此痛苦的地步,都没有选择死亡的你是最适合成为六星将的。”是的在痛苦中选择活着的才是有资格,有能力改变宇宙的。妄帝浅浅的笑着,十分好看,却没人敢看。

“你走的太远太高,就不怕一朝失足,深渊在侧?”既然无法说服,自己停下那就继续走下去吧,既然没有办法一个人走下去,那就跟随这个人去创造一个盛世吧。

她已经打算答应了,但是还想问出她一直以来的疑问。

“那我倒要看看这深渊之下究竟是何等风采。”他淡淡的开口,模样是不可一世的张狂。

如此狂妄,又如此合理这就是妄帝。

把面前的少女也放弃了一直以来的武器拿起了那个少年所属的配刀,想起了那少年最是张狂的模样,那时她缓缓开口。

想起了少年曾经的一句话,开口的时候仿佛是与少年曾经的模样重合“为我所欲也,阻者尽可杀。”

“不错,看来你的过去也很有意思。”说着扔下六星将之一的令牌,上面是细细麻麻的红色宝石,可仔细一看,又好像不存在。

这就是这块令牌的特别之处,存在又好像不存在。妄帝喜欢特别,有趣的东西。

把模样压回少女时代的宁风,不单单是为了任务也为了自己,她想找到联盟在研究复生技术的证据,昭告全宇宙。

制定规则的人不遵守规则,一定会发生最恐怖的事情。

赛场之内,她轻而易举地解决了面前的对手。也以绝对实力让所有考官无可挑剔。

铜像缓缓开口“学员17号,通过第一项选拔,开启下一赛道。”随着铜像的声音消失,她也被传送到了下一个比赛场。

离远离了她此次的任务目标,说句老实话,她并不理解那位少年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妄帝要派出身为六星将的自己去打压他。

这简直就是大才小用,但是她不会去违背妄帝。更何况是抱有自己的目的来到这里,至于那个少年,不是动动手指就会被刷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