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明末贼王 > 第六十六章 温情

其实,今日的交谈,楚行是很诧异的。

他没想到,一个典史出身的师爷,竟然有这份见识和大局观。

见平山墩千户所的众人,对于未来的发展有所分歧,而身为领头人的楚行,并没有着急给大家下一个决断。

一群土匪、逃兵出身的人,能有多大的见识。让他们知道,大家伙不该满于现状,知道继续往前走便足够了。

剩下拿主意的还得看自己。

笑着站起来的楚行,摆摆手说道:“对于未来发展,我该说的也说了,诸位回去好生思考一番,有什么想法,随时可以与我沟通。至于今日,大家都累了,速速下去休息吧。”

众人明白楚行是什么意思,便纷纷退下。

送走了众人,楚行如何肯让师爷继续硬撑着,强行将他搀扶到床上。

“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跟万里似得!”

笨手笨脚的煮了汤药,给端了过来。

看着老人家虚着眼,在那佯装休息,一副老小孩儿似得的怄气模样,楚行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从厨房寻来了些许红糖,掺在药汤里,用筷子搅了搅。

然后又端着药碗,蹲在门口小口小口的吹了起来。

一口一口,待汤药温了,这才将汤药重新端回床头。

“师爷,起来喝药了。”

“嗯!我睡着了耶?”

老头子睁开眼,装出一副惺忪的样子,却见徒孙被炉火熏得灰头土脸,手上还烫起了几个水泡,顿时心疼起来。

“你这臭小子!比你爹会糊弄人!”老人家心里疼,嘴上却不饶人,端起药碗,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老头还砸吧砸吧嘴,皱着眉头道:“怎么没那么苦了,夏弘祖那厮熬的药,苦的老夫的肠子都青了。”

“孙儿加了些许糖。”

“要不我孙儿能成事,他顶多做个县丞呢,不懂的变通。”老头子得意起来。

“我已经问过医师了,您这是积劳成疾,休息些时日就好了。以后政务的事情,能交给手底下人,就往下放,别凡事亲力亲为。”

“不中啊,最近西北越发不稳,老头子担心安塞跟着生乱啊!”

“西北乱就乱,与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保证安塞不出事就可以了。”楚行给老人家按摩着肩膀,神色有些许得意,“今日会议,为何大家对我百般信心?那是因为,论武孩儿也是一等一的。虽说争霸天下,有些言之过早,但庇佑一方安宁还是可以的。”

“这倒是,自从上任知县自寻死路,老夫做了安塞县令之后,凡是按照规矩来办,尽量少麻烦老百姓,这百姓的日子竟然就真的好过起来,安塞也太平了不少。要我说,找一头猪做县尊,都比找人要好,起码他不生事。”

他看向徒孙道:“而且,咱爷们二人,论武功,整个安塞一带,就没有能比的,即便是江湖豪侠,也不干轻易造次。尤其是高迎祥那边儿,放出风来,不允许来安塞县一带骚扰,寻常匪寇也相对老实。”

楚行听着点了点头,给老人家倒了杯糖水,老爷子又说道:“草原那边儿线搭好了?我记得你跟俄木布是谙达来着。”

“搭好了,以后安塞县可以跟土默特部贸易,粮食、武器、铁器他们都要,用战马、皮毛、牲口来换,总算是让百姓多了一条活路。”

老爷子闻言感慨道:“虽然私自与塞外贸易,犯了大罪。可如今这世道,别管犯不犯大明律,只要让百姓有条活路,就是一条好路。”

说着,老爷子忽然眼睛一闪,笑着说道:“如此一来,我们家就不仅仅坐镇一方,还有源源不断的战马涌入,这是要成为一方诸侯的节奏啊。”

楚行笑道:“师爷,现在的土默特部的日子也很难过,就算是有战马贸易过来,又能贸易几何啊。”

这话老爷子很不爱听,“你还嫌少。你看看咱们大明多少士卒,都是靠两天腿跑,你有马就不错了,你还能跟三国演义似得,整个虎豹骑啊?”

人上了年纪,就变得爱唠叨,楚行听到虎豹骑三个字,就觉得脑子发热,感觉霸气的很,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只骠骑,这天下……

老爷子却已经开始上下仔细打量楚行的身体,忍不住骂道:“临行前不是嘱咐你,凡事要小心吗?怎么身上多了那么多箭伤?”

楚行道:“归来之时,遇到贼子拦击,手下都是些老弱,孩儿若是不亲冒矢石,如何振奋士气?”

老人家立刻摸摸索索,在身上找出个药囊,给楚行脱掉外套,擦拭起来,“这是老夫用了一辈子的金疮药,军中的秘方制作的,专门治你这个伤,可别留下病根,不然一到下雨阴天,就浑身疼。”

楚行任凭老人家满是皱纹的手,在自己身上擦拭,“师爷,我听说这个红盐大王,往年没少去大同、榆林一带劫掠,朝廷的赏格不小,孩儿这一次剿灭了他,朝廷怎么不得给个指挥佥事什么的?”

老人家见孩子一脸得意的模样,忍不住在楚行身后白了楚行一眼,嘴上却说道:“我孙儿,那么厉害,就做个佥事,岂不是可惜了?”

楚行却没有听出老人家嘲讽的意味,“我觉得也是,凭孩儿这本事,怎么不得来个指挥使,指挥个几千人!”

话音刚落,脑袋便挨了老人家一记头锤,旋即就是一顿臭骂。

“你这臭小子,真的是太年轻,做事想事都没有度,要么就畏首畏尾,要么就胡吹大气,这哪里是成大事的样子?老夫问你,你现在的千户所兵员齐备了吗?现在给你一千人,你就能统御了?”

虽然徒孙在草原上这一仗打的极为不错,但说到底就是一众匪徒。

又有土默特部的精锐作为屏障,这才勉强赢了。真的让他指挥部队,别说千人,便是五百人众他都悬。

其实,楚行之所以这么想,实在是因为那日集会,看到那群世家公子哥,明明什么本事都没有,就跟自己做一样的职位,心中有些憋屈罢了。

如今被师爷教训,却是让楚行老实了不少,心中也清楚了多少,“如今大明能走多远还不好说,寻求做多大的官有什么意义?自己现在穿一身官皮,目的无非就是有一支自保的武装力量,磨砺自身的本事罢了,执著于做多大的官有什么意义呢?”

楚行立刻认错,又回想起战场上的李自成的表现,忍不住战场的情况,跟老爷子说了起来。

老爷子撇嘴笑道:“学了点皮毛而已,什么雁行阵,那明明是锥阵。雁行阵是这样的。”

说着老人家,用唾沫在桌子上写写画画,开始给楚行解释行军打仗之道。

毕竟是参加过三大征的老军伍,战争经验充沛,各种军中的规矩、练兵窍门,如同倒豆子一般说与孙儿听。

说着,还不顾楚行的反对,当场起身给楚行演示了一番鸳鸯阵。

让楚行学的如痴如醉,暗道,这行军打仗还真的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我这点本事,距离成气候还早呢。

说来也怪,老人家喝了汤药,又陪大孙折腾了这一顿,出了一身汗,气色反而更加红润。

次日,身子骨就好许多。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来到八月中旬。

老爷子回县中许久,而楚行也沉迷于建设中不能自拔。

而随着整个西北的局势动荡,陕西巡抚刘广生,也开始频繁的巡游各地,这一站,就恰恰来到了平山墩。

而且还是微服私行,骑着马,连个随从都没带。

远远的望见这里热火朝天,军民们各有其事,便心声几分赞叹之感。

果然是自己最看好的人物,比起其他世家公子哥的摆烂行径,眼前这小子才是真的踏实,肯做事的人物。

平山墩四周所有可以开垦的土地,都被梨翻了好几遍,看样子是准备在种一季庄稼。

而大营周围,因为流民太多,来不及修建充足的房舍,但依然用木桩围了起来,还设立了众多的箭楼和望塔。

上面有持着弓弩的士兵来回巡游,防备外界的敌人。

验明正身之后,刘广生嘱咐士卒不要喧哗,而是让他带着进入大营。

刘巡抚目光所及,整齐密布的营帐随处可见,到处都是劳作的军民。

众人的脸上写满了希望,让刘广生愈发满意了。

等进了中军营房之后,巡抚大人在士卒的指引下,看到了正坐在桌案上,奋笔疾书的楚行。

外人不认识刘巡抚,可楚行却是认识的,有些吃惊,怎么巡抚视察,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赶忙起身行礼,却被巡抚大人按住。

“你小子倒是沉得住气,收编了草原了一个齐整的部落,又灭了红盐池的匪寇,也不与本官报功,是看不起本官吗?”刘广生故意打趣楚行道。

楚行立刻应道:“没有接到朝廷的调令,私自行动,已经是大罪了。若不是为了部众活命,下官是万万都不会做此事的,如何敢邀功?”

刘广生眯着眼睛,笑道:“本以为像是你这个年纪,做了千户官的,都是些心高气傲的,不料你小子反而沉稳的紧,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巡抚丝毫不给楚行面子,直接道破楚行不上报的缘由,不待楚行反应,刘广生继续说道:“本官是你进入官场的引路人,你也该叫我一声恩师的,有好处为何不分润给恩师呢,你就是这般做弟子的?”

楚行诧异的看了一眼刘广生,却见刘广生抚摸着颌下的长髯,直奔主题道:“你都知道,通过贸易来缓解压力,为何本官就不可以呢?与土默特部的贸易,巡抚衙门也要参与其中。”

楚行头疼道:“可陛下已经下令关闭榷场,私自开启贸易,是死罪。”

刘广生冷笑道:“让百姓吃不起饭,也是死罪!”

刘广生对待楚行也不避讳,“本官做事,才不管那么多朝廷规矩,本官只有一个诉求,那就是让西北安宁,百姓能吃得上饭,哪怕是本官身死,也无所谓。与草原部落贸易的事情,您尽管做,但是有三个条件。”

“恩师请讲。”楚行顺杆往上爬道,丝毫没觉得羞耻。

“第一,巡抚衙门会组织各县抽调闲余物资交给你,由你与草原各部贸易,其中赚取的利润,巡抚衙门要拿九成,你拿一成。第二,所获取的战马,你只能截取三成,其余的尽数上缴给巡抚衙门,由巡抚衙门统一调配。第三,要绝禁草原叩边,就算是有叩边,你也要给本官打回去。”

楚行瞪大了眼睛,心中暗骂,狗日的,你把老子当李云龙了!

刘广生看到楚行不忿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怎么,不服?”

“学生听命!”楚行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老实回应道。

“听命就对喽!”刘广生笑着说道:“你一个千户所做事,能做到多大,有巡抚衙门背书,你才能更强一些。好了,本官还要去下一站,就不给你添堵了。你好生发展你的平山墩,本官觉得他离平山卫不远了。”

说罢,转身而去,似乎根本就没有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