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他内裤去卖,不至于。

在基地,所有的东西她都是给她最好的,她应该也用不着什么钱。

而且她账上应该也刚到了那笔养育津贴。

时琰看着“喜欢”二字,这两个字就在脑子中生了根。

看见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产生了无尽的联想。

阮团团第一次变成人的时候,就说想要嫁给他。

当然,他一开始只是当成了玩笑话。

虽然他和阮团团相处时间不多,但常规的医学检查,是一次都没有落下,阮团团应该不会是有病。

又想到,她平时里来的亲近。

她还不喜欢温婉。

今天,喝醉了酒,还一直就朝着他的怀中扑。

他养了这么久的阮团团。

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时琰眉头紧皱,要是喜欢上了他,可是一件难办的事情啊。

时琰白日里睡了,晚上就开始在为了这件事情烦恼。

另外一边,阮团团抱着时琰的两条内裤回到房间后,就将内裤抱在怀中,满意地睡了过去。

因为白天睡得很多,到了半夜她就清醒了过来。

看着怀中的内裤,她的记忆开始苏醒。

阮团团基本上没有酒醒后不记得喝醉后发生的事情。

阮团团抱头,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气势汹汹从时琰的衣柜里拿了内裤,还对着时琰凶了一眼。

她现在只想要死。

不仅如此,她还跑了回来!

她花了差不多一千万,可是准备买时琰一整天的啊!

一整天二十四小时!

这,怕就只待够了十二小时。

她,少吸了多少灵力啊!

不偷内裤,就在他身边一直吸,储存的灵力是这两条内裤的多少倍啊!

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

要是让时琰退她一半的钱,时琰退吗?

第二天一早,阮团团就在琢磨着退钱这件事情。

反正,事情发生都发生了,再尴尬也得硬着头皮,将她好不容易赚的钱要回来!

阮团团想要一早去找时琰,却被告知,时琰已经有事情出去了。

“元帅有什么事情?在我去考试星都不能回来么?”

“这一般都是家长亲自送去考试星的啊。”

“元帅多久回来,这个也没有定时间。元帅怕耽搁时间,让我送您去考试星。”杨副官笑着说道。

阮团团瞬间瘪了瘪嘴,那意思是她的五百万,时琰就退不回来了?

等到一个月后回来,时琰更加不会认账了!

阮团团委屈到快哭了。

瞧见阮团团委屈的样子,杨副官也是于心不忍,毕竟大多数的孩子,都是由家长亲自送去考试星,并且在考试星外一直等着的。

杨副官想了想,还是给时琰汇报了阮团团的情况。

杨副官刚汇报完,阮团团的个人终端就提示要接入时琰的通讯。

“团团,你今天让杨副官陪着你去考试星,我这边还有比较重要的事情。”时琰清冷的声音从阮团团个人终端里传来,声音就像是在阮团团耳边响起,且只有她一个人能听见。

“哦。”阮团团声音无比委屈,怕不是时琰是怕她要回一半的钱吧?

“你是工作上的事情么?”阮团团又问了一句。

那边稍微停顿了下,最终十分确定地回答道,“是。”

“那好吧。”

阮团团正当想要挂断通讯,就听见时琰清冷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响起,“团团,你昨天喝醉了以后,为什么要拿走我两条内裤?”

时琰想了一晚上,觉得自己猜测,不如直接问来得妥当。

时琰的声音通过个人终端传来,就像是在她的耳边质问一样。

阮团团瞬间,脸蛋通红。

还好,他们只是开了语音,时琰看不见她理不直气不壮的样子。

“咳咳……”阮团团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调整了语调后,才一脸狐疑地问道,“真的么?”

“可是我喝醉酒了后,脑子不太行吧。以为那是你要洗的衣服,想要帮你洗衣服吧。”

“恩,真的。”时琰一脸严肃,“女孩子拿走男人的内裤不好,你自己放回去吧。”

阮团团听到这里,不由得想要骂脏话!

不把多余的钱退给她也就罢了,竟然还让她将内裤还回去!

这简直就是不当人啊!不给她留一点东西啊!

阮团团红着一张脸,声音却格外坦然,“我也不知道放在哪里了,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呢!”

“等我考试回来,我再好好找找吧。”

对面时琰没有看见阮团团的神情,好像也相信了阮团团所说。

等到时琰和阮团团的通讯挂断以后,一边杨副官瞧着阮团团满脸通红,忍不住问道,“阮小姐刚才是和元帅在通讯么?你们聊了什么?脸怎么这么红啊?”

“脸红,是气得!”阮团团想到那五百万,就咬牙切齿!

不退完,多少退点也行啊!

杨副官沉默了,想来是阮小姐知道了今天元帅是去见温婉小姐了吧?

阮小姐不喜欢温婉小姐,所以才这么生气吧?

他也不太喜欢温婉小姐。

但温婉小姐这边也是今天就要去参加学校预选,元帅要是今日不去确定,那就又得等一个月以后了。

阮团团走之前,还查看了一下她放在储物光环里面的内裤,确保它们还在再出发。

等到了现场,还需要一系列登记和检查。

很多学生过来,都是两个家长一起带着来的。

阮团团站在一边,处理完事情后,就开始发神。

越想越气。

要不是时琰给她报名这玩意儿!她需要来这里走一圈么?

她只是想要去学校学习知识,无论哪个时代,知识就是力量,力量就能转化为金钱!

金钱就能包养时琰!

杨副官忙完最后一项回来看见阮团团一脸气愤,想来又是想起了元帅。

杨副官满脸慈爱地宽慰道,“团团,你也不要总是想着元帅今天和温婉见面,没来送你。”

“元帅这次战争应激指数迟迟降不下来,也很是担心。”

“现在马上要进入学校预选了,你要打起精神来!”

杨副官说完后,看向了阮团团。

他怎么感觉到,阮团团肉肉的脸上,无比愤怒,她那神情,像是要吃人一样!

他怎么越安慰,她还越气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