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回到府中,苏修竹便从下人的口中听闻沈宝珠将沈惊蛰放了。

他勃然大怒,怒气冲冲的跑入主屋,瞧见脸色苍白的沈宝珠,气不打一处来!

他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妻子,不但对他一点助理没有,反而还坑了他不少回。

他冲上前,一把将沈宝珠抓了起来。

甚至顾不上她身体虚弱,有病在身。

“你为何要将沈惊蛰放了?你可知道,我抓了她,就是为了让她还那八万两白银!?”

“修竹哥哥,我知道错了,我哪里晓得她竟然如此狡诈,她抓着那欠条告诉我,是纳妃文书,还让我签了字,这下可怎么办?修竹哥哥,你得救救我,你不能坐视不理呀!”

沈宝珠泪流不止,死死攥住他的胳膊,犹如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以往她便是用这一招骗了苏修竹许多同情。

可如今她越是如此纠缠不休,苏修竹便越是愤怒。

他一把推开沈宝珠,冷笑出声:“这都是你自找的,你难道现在还想让我帮你善后不成?休想!我告诉你沈宝珠,若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白白损失了八万两白银,既然你自己在这欠条上签了字,就别怪我无情了!”

沈宝珠眼底流露出惊恐:“修竹哥哥,你,你要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拿欠条去你沈家要钱了!我苏家丢失的八万两白银,绝对不能白白的丢了。”

苏修竹说罢,狠狠推开沈宝珠,不管她在身后如何嚎啕大哭,双眼通红的带着欠条,去了沈家。

他如今是越发后悔,当初娶了沈宝珠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当初不过是看沈家宠爱她,所以捏着鼻子娶了。

如今看来,倒还不如就认下和沈惊蛰的那门婚事。

既能得一个娇妻,还能得一个贤妻。

怀揣着一肚子恼火,苏修竹亲自登门,将欠条摔在了沈家人的脸上。

沈家人听了此事的来龙去脉,脸色难看,尤其是沈夫人,几乎要哭得昏死过去。

她颤抖着捏住欠条:“这苏家怎的如此无情,娶了我的宝珠,竟还要问我们讨要八万两,若是我们不给,宝珠在这苏家,可还有日子过吗?我的宝珠,我可怜的宝珠呀。”

沈夫人以泪洗面,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苏家,去把沈宝珠解救回来。

沈秋分撇了一眼自家母亲的愁容,声音冷淡:“母亲,你可别忘记宝珠如今是平南王的儿媳,可不是说能带走就带走的。更何况她如今身上背了八万两,此事非同小可,还得从长计议。”

沈夫人一愣,心揪了起来。

对呀,她的宝珠如今是世子妃。

除了还钱之外,他们别无选择。

沈夫人顶着哭肿的双眸,道:“秋分,你去苏家看看你妹妹,顺便让他们通融通融,看看能否免了这银子,可好?”

说罢,她眼里渗出毒意:“若是这苏家不仁义,那我们沈家也用不着和他客气,我是绝对不可能让我的女儿在苏家受委屈的!”

她狠狠捏紧拳头,语气之中,甚至有想要报复苏修竹的意图。

完全忘了当初,她是如和逼着求着,让沈宝珠嫁入苏家的。

沈秋分无话可说,不过迫于沈夫人的压力,勉强点头:“好,我这就去。”

到了苏家,沈秋分才知道沈宝珠的处境如何艰难。

苏修竹一怒之下,让人将她关了起来。

如今这小屋子不见天日,里面潮湿阴暗,霉味阵阵,散发着一股让人作呕的酸臭味。

沈宝珠一见到他,便哭着扑了上来,犹如八爪鱼死死缠着他的手臂。

“三哥,你可得救救我!”

沈秋分眼底划过一抹嫌恶,冷淡道:“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而且这门婚事也是你自己非要嫁,如何能怪得了旁人?”

“三哥,你怎么能这么说?都是因为沈惊蛰,我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你不知道,她居然背着我勾引修竹哥哥,迷的他鬼迷心窍,还让修竹哥哥废了我,迎娶她为正妃!”

听到这话,沈秋分忍无可忍,一把甩开她,怒不可遏地指着她的鼻子。

“我看你真是疯了,我警告你,若是你再敢诋毁惊蛰,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惊蛰和七皇子夫妻恩爱,她哪里会看得上你的修竹哥哥,少在这里胡言乱语!”

“三哥,你也被沈惊蛰迷惑了吗?”

“够了,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任何有关沈惊蛰的事,你若是再执迷不悟,就自求多福吧!”

沈秋分对她无话可说,转身回府。

留下沈宝珠一人崩溃大哭,他也不予理会。

这段时日,沈惊蛰借口养病,和容行渊游山玩水。

虽然失去了政权,但二人成日里看着清风朗月,心情也无比开阔。

“我看这山上药材还真不少,不如我采一些回去。”

容行渊欣然答应。

他简单用竹条编制了个小背篓,替她带上。

沈惊蛰喜出望外:“你竟然还有这门手艺?”

容行渊淡淡一笑:“这有什么,以后还有更多让你惊喜的事。”

沈惊蛰满意的摸了摸小背篓,带着容行渊上山采药,一边采,一边跟他讲解这些药材的用途。

二人途经一处废弃的庙宇。

沈惊蛰好奇的张望了几下,见庙宇中有一尊已经落满灰尘的神像,眉眼温和。

她忍不住感慨:“真不知这庙,是怎么荒废了下来的。”

容行渊温声解释:“这座山名叫安泉山,这儿的百姓为了供奉神姬娘娘,便有了这里。只不过后来这里的百姓都迁徙到了其他的地方,这里也就慢慢的荒废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那真是好生可惜。”

沈惊蛰说罢,走进庙里,虔诚的拜了一拜,才和七皇子一起下了山。

她采了满满一背篓药材,送进医馆,可刚踏进门,师兄宋成便匆忙走来。

他脸上愁云惨淡,看见沈惊蛰身上的背篓,眼睛一亮,但很快就叹了一口气。

“原来你是来送药材了,可是师妹,我不得不跟你说,我们每日耗费的药材实在太多,光是靠你去采,只怕完全不够。”

自从他们做出名声之后,每日赶来的病人能够排起长队,这药材,当然也不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