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不必慷慨 > 第39章 我后悔了

徐倌倌被贺宴弄的有些受不了。

“贺宴,你到底要做什么?”

徐倌倌在贺宴转身回来的时候,认真问着。

“亲你。”贺宴答非所问。

这一次是在徐倌倌的错愕里。

贺宴的吻扑面而来。

炙热而浓烈。

原本静默的空间里,忽然就多了一丝的纠缠。

理不清缠还乱。

“唔……”徐倌倌哼了声。

贺宴更进一步。

徐倌倌被迫后退。

小腿抵靠在了沙发上。

然后一个踉跄,徐倌倌坐了下来。

贺宴也跟着压了下来。

但两人依旧吻的难舍难分。

很久。

久到徐倌倌觉得喉间深处传来阵阵疼痛。

贺宴才松开徐倌倌。

他低眉垂眼的看着怀中的小女人。

徐倌倌则在喘着气。

“你……”好半天,徐倌倌开口。

贺宴的声音已经沉沉传来:“我后悔了,你回公司上班。”

这种见鬼的日子,贺宴不想过了。

从头到尾没一件事顺心。

都不是大事,却能影响贺宴所有的工作。

贺宴最初觉得自己是不习惯。

后来才后知后觉的知道。

是因为徐倌倌不在身边。

所以贺宴出现在徐倌倌面前。

他要彻底的结束这见鬼的一切。

贺宴的话,让徐倌倌拧眉看着。

“条件你开,只要你回来。”贺宴说的直接。

这字里行间又好似只剩下公式化的态度。

上一秒,那个缱绻温柔的吻。

已经瞬间不见了踪影。

徐倌倌觉得,贺宴看着自己的时候。

大概也就是看一件商品的态度。

“呵,贺总这么大方?”她也把自己的情绪藏的很好。

贺宴没应声,就只是看着。

“那我要贺总的全部身家,贺总给吗?”徐倌倌一瞬不瞬的看着贺宴。

贺宴大概也没想到徐倌倌能这么放肆。

这下,贺宴看着徐倌倌的眼神都跟着沉了下来。

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就这么捏着徐倌倌的下巴。

微微用力。

“徐倌倌,我没这么哄过女人,所以不要不知好歹。”贺宴说的直接。

这好似才是贺宴的真实模样。

徐倌倌拍开了贺宴的手。

“贺总既然不愿意,就算了。”徐倌倌已经挣扎的坐了起来。

偏偏,压在上面的男人并没什么动静。

徐倌倌的脸直接撞到这人的下巴。

疼的要命。

是真的没想到贺宴能一动不动。

她有些恼,张牙舞爪的。

贺宴依旧面无表情。

“贺总的能力,想找多厉害的秘书都可以,不一定非我不可。”

徐倌倌冷淡开口,看着贺宴的时候。

她不知道是认真还是探究。

但是下一秒,徐倌倌的声音又忽然不正经了。

“因为呢……”她把声音拖的很长。

而这腔调又嗲又麻。

贺宴听着,头皮都跟着一阵阵的抽紧。

他受不了徐倌倌这个妖女这种故作娇吟的口气。

“好好说话!”贺宴冷声开口。

徐倌倌哦了声:“我回去了,我可能控制不住我自己,主动勾引贺总。”

说着,她还真的配合,面无表情。

“回头又被扣上一个天大的罪名,我心脏脆弱,遭不住。”

话音落下,她一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