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凃夫,稍微一览校内的环境,也必须承认自己被密大校园独有的风气给吸引住了。

没记错的话,今年密斯卡史塔克的全国统一分数线是640分,跟隔壁哥大的分数线相差无几。

如果当初没拿到特殊考生名额,凃夫甚至还差了二十几分。

同样的分数和地区,考生愿意选择维勒多这座偏远乡镇, 没点过人之处还真不一定愿意来。

在凃夫眼里跟贵族和大商人后裔扎堆的哥廷哈根大学相比,密大的学生更纯粹一些。

他们更享受知识带来的快乐,喜欢从百万册书籍古典中窥探真理,喜欢这种自由开放的学风吹遍了学校每一个角落。

炼金学不断尝试会看似疯狂而危险的实验,实则是对于真理一次又一次的探索,

古生物研究的学生因为一具申请到手的古代生物标本而兴奋得手舞足蹈。

还有那群机械与技术学院的男生们,更是因为拼接组装出可以战斗的“蒸汽人”而专门举办一次仪式感十足的机械科技拳击赛。

不止如此,在密大即便两个不认识的学生在讨论某一论题时, 都会争得面红耳赤。但争论过后,不论对方的身份高低而握手言和。

这样的学术氛围和学生不由让凃夫肃然起敬。

当然,除了医学部的魔鬼学生。

那群试图培育“防寒蚊子”的家伙们就该下地狱。

“温妮,不得不说我开始有点喜欢上这里了。”

凃夫直到观看完技术科学院举办的一整场比赛后,对着旁边的小个子女士坦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来之前总听说这只是间乡村学校,除了所谓的‘底蕴’跟实在没有什么值得跟哥廷哈根大学相提并论。”

“我能猜到卡佩先生你会说这种话,因为真正的天才只会来维勒多,也只会选密斯卡。”

温妮·达洛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惊讶,这位话痨的姑娘大谈起两校的对比,“过去一百年里,密大学子为这个世界贡献了太多,改良蒸汽机,制作铁甲船图纸, 又推动了大航海,然后才发现了南大陆……像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 因为只有在密大有这样令人羡慕的学术环境,

而反观哥廷哈根大学只是权术者们的最爱, 强挖七校联盟的教授和每年给予各州前几名考生丰厚的奖金增加学校吸引力,那里的不少学生对派对和社交的迷恋得过分,这样的人注定不会有什么大作为。

尽管这样说不太好,但我认为哥大实在没资格与密大比较。”

不愧是考古学专业的高材生,温妮开始讲述起历史上密大对拜亚甚至对人类社会的贡献,两校出来的名人,言语中夹杂着对哥大的嗤之以鼻。

不过她说的大部分倒也是事实,哥廷哈根在招生宣传会后多次联系凃夫,并许诺优厚的报酬让他选择就读哥大。

这样的斗争绝不局限于学生之间,更是教授和管理层之间的高层博弈,这牵扯到拜亚正统学术的之争。

哥大早期为了崛起从七校联盟内部砸钱,尤其从密斯卡挖过去不少学者教授,这才有了起初的成绩。

这些年来那座屹立城区的顶尖高校靠着王国的财力支持更是稳步上升,到今天已经隐隐有超过密大一头的趋势。

有事没事贬低隔壁那座名不副实的大学已经不是传统,几乎成了哥大和密大的某种政治正确。

所以,如果哥大学子听到类似的话,也会毫不犹豫反击某乡镇普信学校也敢来碰瓷哥大,真下头。

幸好苏菲没在这,不然依她的好强心肯定会跟温妮争论一番。

“学到了,下次见到苏菲就按这套言辞去说。”

一天一个学到一个吵架小技巧的凃夫,都开始期待起温斯特小姐听到这番言论被气得脸色煞白的模样。

从招生处大楼一直走到学生公寓楼, 幸好这一路有话痨属性的温妮不断跟凃夫谈论着各种关于学校跟哥大的争斗事宜,不至于让路程这么无聊。

凃夫最后被送到的居住地是仅次于教职工公寓的2号公寓楼,据温妮所说密大所有学生的寝室都是单身公寓,为了更好的学习和生活才这样安排。

而凃夫实际上见到自己的住所时,却看见了一座足有一百五十平的联排公寓,里面的施舍也一应俱全,虽然只有一层,却不比在兰斯区刚购入套房的温斯特家环境要差。

“竟然分配的是独栋公寓楼,密大向来只把这些稀缺房源分给高年级为学校做出过突出贡献的学生,从来没听过能将这里的房源分给新生。”

递过标注了17号钥匙,温妮眼神中当即露出一阵羡慕,独栋的联排公寓仅次于每年额外大笔赞助的王室和大贵族子女后代的住宿环境。

别说是温妮,连凃夫见到他的住所后都被震惊了。

这实际上并不算在凃夫起初的条件里,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密大公寓的分配规则,更不知道校内高层对他的重视程度。

“这样的安排让我有些愧疚。”

没为密大做出任何贡献的凃夫都不太好意思,开始考虑起之后该做些什么回报学校。

他很快便思量到要不再更改几次“双缝实验”的实验条件,时间不能太长不能太短,每隔一年便变更一下实验对象就很合适,让光构成的答案在波动和粒子之间反复横跳,反复刷新人们的认知上限。

如果被学术界的大佬们知道凃夫挤牙膏式的想法,大概会被气得吐血。

那可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真理啊!

“卡佩先生,不用感到任何愧疚和不自在,既然这是密大的决定那谁又无法质疑。”温妮很随意的说,谈话间也帮忙将东西一块搬进去后。

17号公寓里显然又被翻新过的迹象,一层白滑的墙漆涂满了墙壁表层,屋子里的家具一应俱全,一个主客厅外加两间卧室和一间休息室,剩下的还有书房、杂物间和采光间。

每年按照一般公寓的收费价格来算。

不,自己的学费和住宿费甚至还减半,四舍五入下来几乎没怎么花钱。

“科研和学习果然能让人变快乐。”密大对于有潜力学者的重视程度超过了凃夫的想象,或许也跟每年哥大紧逼不舍有关。

向温妮·达洛女士道过谢后,凃夫将家中行李全都搬了进来,看到公寓里几乎都是崭新的装修,甚至还有带浴缸的独立盥洗室,他久久担忧的心终于落下,长舒了一口气。

“呼~”

尽管这样的住宿条件跟以前经历过的宿舍四人间氛围不同,但大多经历过宿舍生活的大学生很难喜欢上所谓的集体生活。

开盲盒式的选室友以及在未来几年的生活中总是要包容彼此的缺点,光是想想就令人头大。

将所有行李整理完后后,凃夫趁着间隙去随意吃了顿午餐便准备去学校今天在行政办公署的宣传大厅举办新生典礼。

没错,在来之前就听温斯特小姐谈过这件事,哥廷哈根那边会在开学典礼上邀请一些极有能量的人物来镇场助威。

两校将开学日期设在同一天,举办新生典礼的日子也在同一时刻,显然有比较人脉、比较政治能量、比较学生质量的意思。

本来凃夫以为只是个很平淡的新生典礼,等新生全部到位后讲台上的大人物们简单说些很正确但是没用的话,新生典礼便在欢声笑语中结束。

但就在下午他来到演讲大厅时,坐席现场时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准备最高规格的礼仪。

幸好从熟人温妮那里凃夫才得知一件大新闻。

今天密斯卡史塔克大学下午举办的开学仪式,邀请了一位名为弗里克·威廉·霍亨索伦的先生,对方的身份极为尊贵。

这一串名字许多人其实并不熟悉,但他还有另一个广为人知的称号。

威廉二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