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冀州的事情,姜缨一个下午都心不在焉,晚膳时,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祁淮墨已经知道云栖密信的事情了,见她这般,夹了一筷子排骨放到她碗里。

“今日御膳房做的这个排骨味道十分不错,公主尝一尝。”

祁淮墨从未帮她夹过菜,今日这是怎么了?

“怎么?不想吃?”祁淮墨见她一直盯着他,却不吃,反问,“公主为何一直盯着本少君,可是本少君脸上有什么东西?”

“没有。”姜缨拿起筷子,把碗里的排骨吃了。

“我还有事,你若困了,就早些休息吧。”姜缨起身,带着云姬离开了暖阁。

祁淮墨看着她略带疲惫的背影,心里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

夜色渐浓,当姜缨终于将桌上的奏折都看完时,咣当一声,窗户被冷风吹开,云姬过去打算关窗户时,房门被人打开,紧接着,祁淮墨带着面具走了进来。

“你怎么又来了?”姜缨站起身,“说吧,今日过来,所为何事?”

“听公主这语气,似乎很不希望本门主过来?”祁淮墨抢过她手里的茶杯,一饮而尽,“好茶。”

“你……”那可是她喝过的茶,他怎么这般轻浮。

“轻水楼最近有动静了。”祁淮墨收敛笑意,说起正事,“有人花重金,意图买姜国国君项上人头。”

咣当一声,姜缨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瞬间碎裂,云姬见状,赶紧跑上前,拉开她,“公主小心。”

“我没事。”姜缨绕开云姬,走上前,“你说什么?有人要绍儿性命?是谁?”

“本门主上午得到的消息,一得到消息,本门主就派人去确认了,是真的,至于是谁想要皇上的性命,本门主不知。”

清水楼每一单生意都极其隐蔽,他能得到这个消息,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过,这个消息是本门主在清水楼中都城分坛得的消息,若本门主没猜错的话,幕后之人,应该就是中都城的人。”

清水楼每一单生意都价值连城,更何况这一次要杀的还是当朝国君,那么那人付的银钱就更多,众人皆知,中都城首富乃隋家,隋家是杨太师的亲家,所以……

“一定是他。”姜缨也想到了杨太师,漆黑的双眸里布满怒意,“他好大的胆子,他竟然想杀姜国国君,他这是迫不及待想要取而代之了。”

之前姜缨还想徐徐图之,但是现在看来,她要尽快实施计划了。

这一夜,姜缨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祁淮墨躺在一侧,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第二天姜缨准时去上早朝后,朱晓来了屋子。

“派人盯着一些轻水楼,有什么风吹草动,及时汇报。”

“主子,你想插手此事?”

朱晓见祁淮墨不说话,不赞同的说道,“属下以为,这对于咱们是一次机会,若轻水楼的人真的杀了小皇帝,姜国必定大乱,到时候,主子就可以借机回到周国。”

“你真的觉得,本皇子回去了,一切就结束了?”

祁淮墨看着清晨的太阳一点点爬上天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若真的有那么一天,他那好皇兄,必定会利用姜国战乱,要了他的性命,到时候,他别说回去,怕是要变成一缕孤魂野鬼,永远都没有机会再回到周国。

“此事本皇子会看着办的,你按照本皇子说的去做就是。”

昨夜没睡好,早上起得晚了,姜缨上朝前便没有用早饭,眼下回来,云姬立刻让宫女送来了早饭,只是,姜缨刚端起碗筷,姜绍就过来了。

“皇姐,太师说父皇生前给我订了一门亲事,是太师府的二小姐。”姜绍委屈巴巴站在姜缨身边,“太师府什么时候有个二小姐的?还有,父皇真的下过这样的命令?”

“太师找你了?”姜缨黑脸。

“恩。”姜绍坐下,“太师还说,此事皇姐已经知道了,眼下就等我点头了。”

“那你相信谁的话?”姜缨反问,姜绍想也不想,立刻说道,“绍儿自然相信皇姐的话,只是皇姐,看太师的样子,他不像是在撒谎。”

“关于父皇有意要太师府女儿嫁到后宫一事是真的,但当时,父皇并不知道太师的狼子野心,而且这个二小姐到底是不是太师的孩子,皇姐还没查清楚,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

“公主,有消息了。”这时,云姬进来回禀。

“我们的人刚刚送回来消息,太师最近确实带了一名五六岁的小女孩回府,据调查,这个小女孩并非太师府几年前失踪的二小姐,而是太师在外的私生子。”

“什么?私生子?”姜缨与姜绍同时黑脸,一个私生子,也敢妄想国母之位,太师当他们是傻子吗?

“不错,不过那名私生子眼下已经过继在杨夫人名下了,勉强算是嫡女。”

姜缨闻言,脸色更难看了,“绍儿你放心,皇姐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人来做你未来的皇后,你回去好好上课,此事交给皇姐来解决就好。”

姜绍离开后,姜缨没了食欲,“将东西收了吧。”

“公主,您昨晚就没怎么吃东西,现在又吃了几口就不吃了,这么下去,身体哪里吃得消?您再吃点吧,若是饭菜不和胃口,您想吃什么告诉奴婢,奴婢这就让御膳房的厨子去做。”

“不必了,本公主不饿。”姜缨起身去了前殿,“等下记得去接隋闫。”

不过,太师没等云姬上门接人,亲自将隋闫送回了未央宫。

“太师亲自把人送回来了?”姜缨皱眉,看来太师是坐不住了。

“让人进来吧。”

“老臣昨日提的事情,不知道公主可有与皇上商议好?”如姜缨所料,太师果然提起了送二小姐进宫一事。

“太师今天早上不是已经亲自问过皇上了吗?”姜缨回怼。

太师见姜缨已经知道,便不再遮掩,“老臣担心公主公务太多,忘记了此事,所以就亲自与皇上说了一下,公主应该能体谅老臣的一片苦心吧。”

“太师的什么苦心?”姜缨装傻。

“公主又何必明知故问,先皇有旨,杨家女儿进宫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公主如此推三阻四,难道是想违抗先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