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略显疲惫的坐下来,她扬起头,“我需要解毒。”

老太太一听恍然大悟,“小小姐,老奴名唤云婆,虽本事不大,但也略懂一些,如果小小姐信得过,倒是可以跟老奴说上一说的。”

怎么会信不过,可以说现在云婆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不瞒云婆,是我中了毒,中了蛊毒。”

说完,沈星垂眸摸着隆起的腹部,“如果仅仅是我也就罢了,我不在意何时死,但我现在有孩子,我怕……”

云婆惊诧的看着她,她万万没想到是小小姐中了蛊毒。

蛊毒……

“小小姐,您的母亲可是治蛊毒的绝顶高手。”

沈星扬眸,寡淡的目光里掠过一丝危险,“您接着说。”

云婆眼里闪过一丝赞赏,“在我们苗族,每一种毒都是有专人研究的,而只有您母亲会的毒最多,其中治疗蛊毒最为出众,其次……就是……就是周秋梅了,不光解毒厉害,下毒的功夫……也是炉火纯青。”

对于这个答案,沈星并不意外,确切的说,从知道周秋梅是母亲的丫鬟时,她就有这个猜测了。

云婆这会儿坐了下来,神情沉重,“老奴虽不知道要如何解蛊毒,但……老奴记得,您母亲一生共治过不下三十位中蛊毒的人,其中救活了二十四人,剩下的六个没救过来。”

说完,云婆看向面前淡然如风的女子,“而那六人……全都是有孕之人。”

可这话一出,沈星似乎并没有丝毫意外,依旧平静的像是湖水,她笑问:“孩子呢?活了吗?”

“只有一个活下来了,不过体质自小就若,在苗族遇到危险之前的一年就死了。”

换句话说,救下来的希望不大。

即便孩子救下来了,也未必活太久。

而救活孩子的前提是,母亲会死,这一点,谁也没办法。

苗族已经落魄,她娘亲也不在了,这世上没人能救得了她。

“不知道小小姐这蛊毒已经多久了?”云婆问。

沈星想了想,浅笑说:“反正不是今年,应该很久了。”

周秋梅……

云婆愣了好一会,随后笑说:“没事没事,我们一定有法子的,一定有!老奴一定会想尽办法帮小小姐您解毒!”

“麻烦你了,你回去歇着吧。”

女子从始至终都没有露出分毫的紧张与绝望之态,在生死面前都能这般淡定,云婆实在惋惜。

这等气度,像极了她的母亲。

待云婆离开客栈,沈星推开窗吹着风,她目光眺向远方,朦朦胧胧的。

她沈星不怕死,一点都不怕。

她只怕……死的有遗憾。

遗憾……

垂眸,隆起的腹部里是有跳动的,他在努力的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这一刻,沈星还是忍不住红了眼。

她是那么坚强淡薄的一个人,扛过了所有的风雨和波澜,终于还是败在了自己骨肉的身上。

沈星双手撑着窗沿,她忽而失笑,笑到眼角滑下热泪。

“这两辈子活的,失败啊……”

迎风流泪,彻夜不眠。

江彻守在门口半宿,终于还是忍不住进来了。

他坐到发呆的女子面前,“有什么事是我能帮你的么?”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酷笔记繁体版()神医毒后:爷,狠会宠!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