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灵闭上眼睛,嘴里开始快速地念叨着什么。

这是线蝶蛊的咒语,大多数蛊种,在使用的时候都是要念咒语的,而这些咒语一般都是由一些奇怪的发音组成,常人听一遍,根本记不住, 就算记住了,也写不出来。

两兄弟好奇的盯着这一幕,眼中有些惊奇,他们不知道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动了。

这线蝶,随着蚩灵嘴中咒语的变化,开始慢慢的扑簌着翅膀, 不多一会儿,就凌空飞了起来, 落到了蚩灵的手背上。

蚩灵念完了咒语睁开眼睛。

“小锅锅, 你要找什么?”蚩灵伸出手来放到李安面前,线蝶寻物,是要有线索才能找寻得到的。

“也不知道能不能行。”李安轻声的说道,将背包里的传国玉玺拿了出来,他也无法确定这线蝶能否发挥作用,因为他也没听说过,线蝶可以用来找秘境这个用途,或许是以前没有人用过,所以没有前人的经验。

“我相信它。”

蚩灵充满自信的说道,她对自己的线蝶非常有信心,相信它的能力,一定能够带着李安找到这个秘境的。

起飞了!

线蝶在传国玉玺上面驻足停留了大概有五六分钟的时间,接着扑扇着翅膀飞起了起来!

“跟上它,天黑之前到达目的地。”

李安笑了笑,没想到这小玩意儿还真有用,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用来寻找的时间, 毕竟这穷卓冰川面积这么大, 总不可能挨着地方去寻找通道。

扎西和扎喜两兄弟仍然处于诧异之中, 他们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手法,此时在两人看来,那看上去好像是个拖油瓶的女孩子竟然是个巫师?

而且这两人好像准备充足,并不只是来看看而已。

扎西犹豫了一会儿,深深的看了李安一眼,随即转头走在最前面,朝着那硕大的蝴蝶飞舞的方向跟了上去。

线蝶飞行的速度并不快,有时候还会回头盘旋一下等待着自己的主人跟上它。

脚下是厚厚的积雪,踩下去半个身子都能被积雪覆盖了,扎西走在前面举步维艰,只好和扎喜两人交替着开路,这里距离冰川并不远,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走着,终于再一个小时后到达了目的地。

这里是冰川边缘的位置,两个冰锥之间留出来的空隙比较大,容纳一个人通过没有什么问题。

李安没有时间欣赏周围的风景,因为再过一个多小时天就要黑了, 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在路上。

周围都是高高的冰锥, 为了防止走丢,所以大家都紧紧的跟着前面一个人的脚步走, 四人的腰间都系着牵引绳。

一进了冰川,视线就被这些冰锥给挡住了,外面的人就算在冰川边缘,也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更不知道着冰川里面,还有四个人在不停的往这冰川的中心走着。

而李安几人也同样不例外,一进去冰川里面,就看不见远处的情况了,周围高大的冰锥阻挡了他们的视线,让他们只能够看到前面一点点的范围和天上。

冰镐狠狠的在这冰锥上划出一个箭头,扎西继续跟着前面飞着往里面走的线蝶。

他的心思缜密,一边走一边在路过的这些冰锥上面留下记号,以防出去的时候找不到路,迷失在这冰锥围成的世界里。

越往里面走,两个冰锥之间的空隙就越来越小了,留下的平地几乎没有,而且积雪很深,有的地方一踩下去,整个胸膛都陷进去了,颇有一种在沼泽里面行走的感觉。

所幸的是线蝶飞行的高度并不是很高,所以它飞行过去的路线,四个人都能勉强的过得过去,或是从两个冰锥中间爬过去,或是绕着着冰锥走到后面去。

李安一直在注意着天上,让他稍微有些确定的是,这线蝶,好像是真的知道这百家祭坛的位置。

因为他们从进入冰川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而这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路程里,如果从天上远距离看的话,就能够发现,几乎是呈一条直线在往冰川的中心去的。

很快四人就又往前行走了半个小时的路,这一段路程说实话,用翻山越岭来形容都不为过。

几个人都显得有些狼狈,浑身上下都是雪,扎西更是狼狈,因为他一直在前面探路开路,先前在一个冰锥上没抓稳,一个倒栽葱像鸵鸟一样整个头都陷进了雪里。

后面的路太难走了,甚至也可以说是根本就没有路,四个人沿着冰锥的缝隙挤过去,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这堆着雪的间隙里头,举步维艰。

不一会儿线蝶停在了前面不远处的冰锥上,久久没有再起飞动过了。

“它是累了还是找不到路了?”李安疑惑地看着蚩灵,他虽然知道线蝶的作用,但是蛊虫这东西具体怎么用太还真不怎么了解。

“我不知道……”

蚩灵摇摇头喘着气说道,虽然线蝶蛊是她的没错,但是她却只能明白一点点线蝶动作的意思,至于交流,根本就没有,这玩意儿又不会说话,怎么个交流法?

随即李安想到了什么,从背包里掏出了指南针,他并不是要找方向,而是另有用途。

“这里有磁场”随即李安轻声的说了一句,周围都很安静,除了积雪掉落下来的声音,什么都没有了。

指南针失去作用了,这说明,周围有一个磁场干扰了它的工作。

“这么说,我们就快到了?!”

蚩灵欣喜的说道,有磁场,这个可不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

“或许吧,到时候就知道了”

李安点点头,这周围有个磁场,或许是自然现象,也或许是人为原因,都有可能,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不过李安心中一直在计算着整个过程的路线和距离,再走一会儿,差不多就到这穷卓冰川最中心的位置了。

“接着走,一会儿找到一个宽敞一点儿的地方再休息吃点东西”

李安看了看天色说道,这天慢慢的要暗了下来,看天上的云,今晚应该有月亮,但即便如此,天黑了也不好看到路,最好是天黑之前就到达入口处。

四个人没有休息就接着出发了,那线蝶竟然再次动身了,它扑扇着巨大而又美丽鲜艳的翅膀朝前面飞去。

一边用冰镐整理着前面的路,扎西一边带头走在最前面,这里的冰锥比边缘的都要大上一圈,上面光滑得很,根本站不住脚。

穷卓冰川的面积很大,在XZ众多冰川中面积也算是排名靠前的了,如果按照一个长方形来衡量的话,这冰川长超过六公里,宽度也超过了三公里。

而他们四个人,是从这个长方形的一个角往对角的方向过去的,如今差不多快要走到最中间的位置了。

“我怎么感觉,我们是在往上爬呢?”

蚩灵疑惑的说道,因为她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扎西,他所处在的水平高度竟然在她的头顶。

“嗯,这冰川确实是一直在往上升的”

李安点点头,从一进去冰川开始到现在,他们整体是在往上面爬的一个过程。

“也就是说,我们其实是在爬一个很大的用冰做成的山峰?!”

蚩灵诧异的说道,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的表情。

“不一定,冰川原本就是个大坡。”李安摇摇头。

冰川,正常的冰川,因为降水和风向的原因,整体都是一边高一些,一边要矮一些呈坡度的结构,不过整体来看,坡度并不是很大,不然这丫头也不会爬了这么久才反应过来。

因为表面被侵蚀的严重的原因,所以这山丘崎岖不平,全是一个一个独立的冰锥子,而且毫无规则可言。

“嗯?”

李安正在说着话,突然自顾自的发出了一个疑惑的声音,然后就顿在了原地。

“啷个了?发现了什么嘛?”蚩灵疑惑的问了一句,不知道李安突然停下来做什么,不过也跟着停了下来。

“往后退一点……”

李安想了想,随即转过头对着蚩灵说道,然后又原路退了几步回去。

接着往前走了几步。

又往后退了几步。

扎西和扎喜两人在前面不远处的距离看着李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李安到底在干什么。

“小锅锅,你到底在干撒子呀......”蚩灵疑惑地说道,同样有些不理解李安现在在干什么。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个地方,有一点点奇怪?”

李安转过头来说道,他刚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就只觉得好像是穿过了一个什么东西。

所以他又退回来接着往前面走,多走了几次,最后终于确定了下来。

刚刚他真的穿过了一个东西,也不能这么说,换句话讲,就是这空气中,有个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将两边给隔绝开了,他从这一边到另外一边的时候,有一种穿过了一个屏障的感觉。

“没有……”蚩灵摇摇头说道,她啥感觉也没有,另外扎西和扎喜也是疑惑地摇了摇头,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李安一个人感觉到了这里有一个屏障。

“真的没有感觉到么?”

李安疑惑的自言自语,脱下手上的手套,轻轻的抬起来,这里,他感觉到,真的有一个屏障,他的手都感觉到了,手指尖触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

“小锅锅,你看那只线蝶,它好像飞不进去了……”

1秒记住114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