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锦瑟点头,剩下的就好办了。

“您要是去上学,衣服就不能穿成这样了。”姜衍带锦瑟到了一家服装店门口,“这家店还不错,我妈以前经常带我过来。”

自从家里出事儿以后,他就没再过来了,生怕连累其他人。

锦瑟:“你有钱?”

姜家不是没了?他哪里来的钱?

“一会儿我喊小骰子过来结账。”

平时想不起,有事儿就招呼过来。

“我有钱,给您买衣服的钱,我有,不用麻烦几位前辈。”姜衍笑着为她推开门,“请进。”

锦瑟也不推脱,直接进了门:“你去挑吧,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学生都穿什么。”

姜衍想了想:“那您有什么偏好的颜色吗?”

“红的吧,方便。”她其实没有喜欢的颜色,只是她死的那天,穿的就是红色的衣服。

放到现在来说,估计会喊她一声厉鬼吧?

锦瑟想着居然笑了一下,往沙发上一坐,懒懒散散。

“那我去给您挑,您在这稍等一下,这是刚刚路上买的奶茶,您尝尝,不喜欢可以丢进垃圾桶里。”

锦瑟捧着奶茶嘬了一口,滑滑的,然后,有点甜。

等等!

有点甜?!

她怀疑自己味觉出问题,又试探性地喝了一口,发现真的是甜的。

她在脑海中敲007:“为什么我能感觉到味道了?”

007支支吾吾:“可能是任务的原因吧,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锦瑟微微眯眼,有些严肃。

007声音都挺起来了:“没有!系统的本质就是为宿主服务,宿主不用担心,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锦瑟也不知道这里面意味着什么,但是突然就恢复了一点味觉,感觉还不错。

她小口小口喝着奶茶,等着姜衍拿衣服回来。

衣服没等到,反而等到两个人窃窃私语。

“我刚刚好像看到姜衍了,姜家不是都没了吗?他来这儿做什么?他买的起这些衣服吗?”

“估计是打肿脸充胖子呢,还以为自己是姜家的小少爷呢,走,我们去会会他。”

两个女人一前一后地走过去,锦瑟见状也起身捧着奶茶跟了上去。

欺负小狼崽子?让她看看是哪个大胆的。

姜衍正在聚精会神地挑选衣服,而且仔仔细细用手比量尺寸,还会停下来想一想搭配什么的,连一些小配饰也注意到了。

认真又乖巧,锦瑟满意点头:真不错啊。

“这不是小衍吗?你怎么会在这儿啊?”穿着深蓝色裙子的女人开口问道,随后诧异,“该不会是来这儿打工的吧?”

“这孩子看着都瘦了好多,你给阿姨介绍介绍衣服,阿姨多照顾照顾你的生意啊。”

两个人嘴上说着帮忙,可实际上眼底都是藏不住的嘲弄。

姜衍看了她们一眼,微笑道:“抱歉两位阿姨,我跟二位一样,是顾客,如果二位真的需要我介绍的话,我的建议是去二楼b区的中年女装区。”

这些人才不愿意听别人说她老,当下被扯了面子,脸色一沉:“姜衍,你什么意思啊?没了爹妈,就没了教养是不是?”

“好歹我们也是你妈曾经的朋友,名义上也是你阿姨,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姜衍将最后一条裙子挑了出来,淡淡道:“我为我妈妈已经离开你们而感到庆幸。”

“姜衍!”蓝衣服的女人咬牙切齿。

另一个则拦住姜衍,不善的目光打量着他手中那一叠衣服:“姜家都没了,你哪来的钱在这买衣服?看这样子好像都是女装吧,你该不会是被哪个富婆给包养了吧?”

“我要是你爸妈知道你走上这条路,我当初就得把你一起掐死。”

话说的那叫一个难听。

“姜衍,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一点臭啊?”锦瑟突然开口,吸引到三人的视线后,眼珠子一转,夸张的捂着嘴往后退,洗白的手指,指向刚刚说话的那位女士,“您不会属狗的吧?”

“你什么意思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说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像狗吃屎一样臭,我的意思是您说的话比吃了狗屎还要臭呢~”

一杀。

事实证明,绿茶妹妹是永远滴神,尤其是绿茶妹妹安在锦瑟身上,简直是无敌了。

眼看着姐妹被气得两眼翻白,蓝衣服女士立马去扶,锦瑟走到姜衍身前,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的衣服看起来也不是很好看诶,是你姐妹帮忙挑的吗?”锦瑟对着蓝衣服女士问。

蓝衣服女士愣住,因为这衣服还真是她身边的人挑选的。

锦瑟喝了一口甜甜的奶茶:“很显老呢,她自己穿着成熟又知性优雅的衣服,给你挑了这么一身显黑还壮的,你怎么还去扶她啊?”

“你真是个好人,我就做不到这样子。”

二杀。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女人听到锦瑟当着她的面挑拨离间,怒上心头:“牙尖嘴利的小贱人!”

“你以为你身后的小兔崽子多有钱?给你买衣服?呵呵,别想了,我看你穿的也是人不人鬼不鬼,只知道穿些奇装异服来博人眼球,不要脸!”

不得不说,这语速还是很快的,就是她没注意到,蓝衣服女士刚刚搀扶她的手已经缩了回去。

“我不需要姜衍给我买呀,而且我穿这一身是因为只有这种古董才能配得上我呀,你不会是嫉妒了吧?千万不要啊,你买不起的。”

女人嗤笑:“就这一身破烂货,还古董?小姑娘,年纪轻轻的,死要面子是吧?”

“我实话实说啊~”真刺激,还有人喊她小姑娘,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精彩的吗?

“行啊,来,阿雅,把老板叫过来,让他来认认这衣服!”

蓝衣服女人转身去喊人了。

锦瑟不嫌事儿大地拱火:“要是我穿的是古董呢?你可不可以帮我买单呀?我心疼我们家姜衍的钱呢~”

被护在身后的姜衍心跳不可控地加速。

她说:我们家姜衍。

姜衍被骂,心情很好,甚至很享受。

老祖宗的软饭,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