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用?

你若是直接强硬带回来怎么不行?

烟红瑶也没有继续过问,清扫周围的妖族后离开了这里。

本来心情舒畅的来迎接徒儿,结果徒儿没有跟她们回来。

“咯咯咯,她似乎很生气。”秦魅咯咯咯笑着。

“走吧,没有见到自己的徒儿肯定生气。”

梦回华摸着身后都狐尾和狐耳,不舍得的散去这些尾巴,恢复成了人类的模样。

两女也离开了妖族。

……

狐族

狐族大殿上,一众长老站在下方质问着狐仙。

“族长,你为什么不把那名人类交出来?”

“他是调和我们与人族之间的关系,人妖两族关系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阶段,若是我们不解决,魔族可就要侵入九州大陆了。”

众弟子顿时无话可说,确实,没有什么比解决人妖两族的关系最为重要,结界随时可能破碎,要准备好魔族到来的日子。

“没事赶紧离开吧。”

五位长老陆续离开大殿,苏郎君从大殿的柱子后面走了出来,笑道:“解决倒是利索。”

“废话少说,想好怎么解决人妖两族的关系吗?”

“这个也好解决。”

苏郎君思索了一下道:“找个机会签个协议和解就行,虽然不能快速的解决,但是久而久之就能解决掉了。”

两族之前关系很好,老一辈的妖族和人族还是很友善的,只是年轻一辈互相仇恨罢了。

“这个要找谁签订协议?”

“当然是人族,正魔两道的老大了。”苏郎君耸耸肩道。

正好这他都认识,魔门,姬神月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正道的代表就是梦回华了,她目前是正道天花板人物,许多的前辈也早已飞升至上界。

“没问题,只不过签订之后,人妖两族久了真的能恢复如初吗?”墨念问道。

这是她最为担心的。

“放心,有我在没问题的。”

“是吗?”

“嗯。”

苏郎君摊摊手,准备想要离开时,墨念直接把他拉了过来。

“你想去哪?”

“溜达。”

“不行,陪我一会行吗?”

虽然在她的思考中,不能心软一定要心狠,但就是忍不住。

“可以。”

“嗯。”

墨念嗯了一声,双手环住他的后背,脑袋贴在他的胸口上,她已经幻想这样的场景好久了,今天终于得以实现。

她面容羞涩,贝齿轻咬着红唇享受着这短暂的时光。

苏郎君没有打扰,任由墨念抱住自己。

……

皇宫

“啊,可恶的狗腿子,害得本功法跑了一趟。”

南宫婉玉躺在床榻上,看着被香汗打湿的床单一脸气愤。

她特意跑了一趟付正城,没想到那时候早就跑了,该死,这个仇,本宫记下了。

“娘娘。”

宫外,胡公公跪在地上喊道。

“什么事?”

胡公公抬起脑袋说道:“这次打探到苏殿下的消息了。”

“他现在在哪里?”

“妖族。”

妖族,南宫婉玉吩咐道:“最近这段时间等着他吧,一旦发下立马给我抓过来。”

“是。”

胡公公立马退了下去。

房间内,南宫婉玉脱下身上的衣袍,雪白香嫩的双肩染上了许多的汗水。

“狗腿子,你在妖族是吧,你若是回来本宫可不会放你走了。”

南宫婉玉嬉笑着,一想到后面用脚踩着他心情就好,肯定是为了解决人妖两族的关系,到后面还是需要她的帮助。

因为她的人脉最多,九州大陆几乎所有的商会都有她的影子。

“狗腿子,等着被本宫踩死吧!”

……

一处湖泊旁,停靠着一只船,岸上有两位女子,一位小巧玲珑。

另一位,柔柔弱弱,穿着青色的青衫裙的女子,从玉足到肩上绑着一些红绳。

“小姐,我们已经离开凤和城好久了,现在是快要到西方的区域了。”

小七在她身后说道。

“西方,那我们去那里吧!”

念月望着前方,温度已经逐渐升温了。

身子也开始有了好转,自从开始修炼身子不像之前那么柔弱,只不过聪外表看来她就是一名柔弱搬不动一些木头的女子。

“可是前辈……”

“我相信,我相信恩人会来西方,因为他告诉我多去那里看看风景。”

念月其实也很想告诉他,锁住她的不是红绳,而是恩人你。

“嗯,那小姐我们也赶快乘船前往吧!”

“嗯。”

……

千灯城

“前辈,郎君为什么没有跟你回来。”

烟红瑶有些着急。

梦回华坐在椅子上,淡淡道:“不用急,他告诉我我们在这里等待便可,而且他与狐族的族长有些关系。”

“是吗?”

“我能骗你吗?”

烟红瑶抿了抿嘴,看了一眼妖魅的秦魅。

秦魅咯咯笑着:“剑仙大人不急担心,恩人很厉害的。”

“闭嘴,若不是救你,郎君怎么可能待在妖族。”烟红瑶很不是滋味。

秦魅不在说话,也没有过多在意,两位剑仙身材还好,看着倒是如传闻一样清冷。

恩人是现在剑仙的徒儿,又与初代剑仙认识,背景不小呐,不知道与魔尊大人是什么关系。

……

狐族

“协议已经拟定好了。”

墨念把拟定好的协议交给苏郎君。

苏郎君仔细看了一眼,这些条例都足够好,墨念倒是在这方面很有天赋,怪不得能当上族长。

“差不多。”

苏郎君收了下来,等回去商量好找个地方签订协议就行了。

“郎君,不回去行吗?”

“不回去不可能。”

“等签订好协议,与我完成我们前世未能完成的婚礼吧!”墨念向前拥住他,柔弱的问着。

念儿,你这是强人所难。

“还不是时候。”

苏郎君也抱住她的身子,墨念不高不矮刚好到他的脖子处,脑袋很轻易的就能贴在他的胸口上。

“那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成亲?”墨念抬起脑袋认真的问道。

“不清楚。”

“那你答应我,日后必须与我成亲。”

她含情脉脉的双眸让苏郎君有些难受。

不是他不想,而是别人绝对不同意。

最后他还是答应了下来,心软,不忍心骗她。

“嗯。”

墨念始终都像是一个贤惠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