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极品出马仙 > 第八十章 讨封

解决完黄毛和大傻子他妈的事情。

那是一个下午,天空比较昏暗。

天色,要比以往更暗一些。

放学之后,我带着胡茵曼和白玉洁在外边吃完了晚饭。

事情还是发生在原来的那个巷子。

说起来有些好笑,这个巷子好像有自己的想法。

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和这个巷子有关。

本来没有要走这个巷子。

但总感觉这个巷子有些不对。

甚至有些阴风。

我自能力提升以后,也能够察觉到一些以前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阴风。

说白了也就是妖气。

从外边看,这小巷子里一股难以名状的妖气。

说是妖气,但和其他的妖气不同。

没有那么强烈。

微弱,但确实存在。

走进小巷子。

原本天空就比较昏暗,这个小巷子里现在又冷又暗。

“你看我像人还是像神?”

一个瘦弱的小女孩蹲在地上,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

讨封!

我不禁嘴角微微一笑。

我还以为是什么妖精,这妖气这么古怪。

原来是一个刚刚开始讨封的小妖啊。

人,作为地仙。

相当于妖的上级,而人类的话,有一种封赏的作用。

或许是老天给人类开的玩笑。

明明人类是精怪、鬼怪、神仙之中最弱的。

但人类的身份却是特殊的。

“你看我像人还是像神?”

见我没有答话,眼前的小不点有些急了。

声音有些急促。

但听起来,是个女声,尚有些稚嫩。

讨封,类似于他们仙家的成人礼。

也就是只有讨封以后才算得上一个真正的仙家。

可眼前的小不点竟然这么小就能够讨封。

说明还是有些机缘的。

“我看你是人。”

此话一出,只听见一阵银铃般的笑从小女孩的嘴里发出来。

随即眼前模糊而又纤细的身影开始幻化成形。

随后变成一个小女孩的模样。

妖分好坏,人分孬种与否。

我不是法海,不是见妖就收,只要没有害人,那就与我无关。

既然向我讨完了封,按道理来说就与我没了关系。

至于那种传言,讨封之后会一直缠着你也是有的。

但大多数黄家仙才会这样。

其他类的仙大部分再见到都会报恩。

至于为什么黄家如此难缠我也不清楚。

因此面对其他仙家,只要稳住心神,说他像人。

不要害了它的道行,就不会有事,甚至还会积攒一定的仙缘。

如果遇到难缠的黄家,那就自求多福好了。

我带着胡茵曼和白玉洁准备离开。

没想到身后的小女孩却追了上来。

“啊!”

小女孩张着嘴巴,一下蹦到我的面前,嘴里两颗小虎牙倒是有些可爱。

“小妹妹,赶紧回家吧。”

白玉洁和胡茵曼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温柔的说道。

“你们不怕我吗?”

小女孩的双眼瞪得直溜溜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我们当然怕,可害怕了,那我们可要跑了哦。”

白玉洁和胡茵曼捂着嘴笑的有些花枝乱颤。

“赶紧走了。”

我上前拍了一把两人的脑袋。

“你看这小姑娘多可爱,要不我们带回去吧。”

白玉洁和胡茵曼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不禁有些头昏脑胀,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女孩可不是真的孩子。

那可是妖!

实实在在的妖!

而且这么早就能化形的妖,说不定是哪个大家族的大小姐。

万一再惹上柳家这样的麻烦,可真是头疼的要命。

一把拽住白玉洁和胡茵曼飞快的向家里走。

身后的小女孩想要跟上,但根本没有可能。

毕竟我现在的实力可不容小觑。

虽然不能硬刚柳兴福那样的人,但是面对入魔后的柳俊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回到家里,各自洗刷睡下。

可刚躺下没多久,就听见门外淅淅疏疏的有着声音。

绝不是老鼠的声音。

毕竟我和老灰关系这么好,哪个不开眼的鼠家人敢在我家里放肆。

但这声音也绝不是人类。

思来想去,应该是蛇。

解决完柳家的事情,我和蛇家并没有什么交集。

家里怎么会突然来蛇呢。

我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仔细听着这蛇要干什么。

这蛇的动静并不大,应该是条小蛇,联想到刚刚的小女孩。

应该就是她。

阴魂不散的竟然跟到了我家里。

听声辩位对于我现在的感知力来说小菜一碟。

听声音并没有去找胡茵曼和白玉洁。

而是直奔我的房间。

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只感觉一个小孩蹑手蹑脚的来到我的床边。

“嘿嘿。”

小女孩轻轻的在我的脸上划了一下。

有些刺挠,我很配合的搓了搓,又转过身去装作睡觉。

“嗯?”

能够想象得到小女孩鼓起腮帮子的样子。

“啊!”

女孩开始大声的发出声音吓唬我。

而我也起了兴致,就是闭着双眼装作睡觉。

“呀!”

能够想象得到小女孩伸出双手长大嘴巴做出的鬼脸。

“呀!”

“呀!”

一连几声,小女孩以为会把我惊醒,但怎么可能叫的起一个装睡的人呢。

“一点也不好玩,你醒一醒,你醒醒!”

小女孩急了,开始摇晃着我的脑袋。

“呀!”

睁开眼睛,我开始做出鬼脸,反将了女孩一军。

只见女孩一愣,随即脸色开始变得阴沉,随后噗通坐在床上。

哇哇地嚎啕大哭!

声音惊醒了白玉洁和胡茵曼,纷纷穿着睡衣来到我的房间。

定睛一看,两女子的身材可是极佳,尤其是现在尚未睡醒,睡眼朦胧的样子,看的让人心动,有些心潮澎湃。

虽然我们一直生活在同一个房子里,但大部分时间白玉洁和胡茵曼都穿的十分正式。

像是这样穿着睡衣的样子我可没见过几次!

两人瞥了我一个白眼,也来不及去换,开始哄眼前的小女孩。

小女孩也就**岁的模样,看起来楚楚可怜,哭的梨花带雨。

“小朋友,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眼见有人哄,小女孩哇的一声,哭的更为大声。

小孩就是这样,要是不管他,自己也就好了,但凡有人哄,那委屈瞬间就会加倍。

这觉,反正是睡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