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千坐在椅子上,看着周围的一切,人来人往,有说有笑的,彩色的灯光下,这一切都看起来很正常,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难道是我的错觉,其实根本没什么事情要发生?只是因为我这几天太过去疲劳,产生的一种误导?”

林千低头想着,突然可可拉了一下他的衣服,林千抬头望去,就看到可可指了指不远处的摩天轮,此时摩天轮已经转了一圈,游客已经开始下来了。

林千看着不远处的摩天轮,知道是轮到他们了,看着可可期待的眼神,林千揉了揉眉心,没有在想这些有的没的,带着可可走向了摩天轮:

“反正就这一个项目了,玩完就可以走了,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要出事早出事了,也不会拖到现在。”

林千心里这样想着,丝毫没有觉得这样想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带着可可过去,在走向摩天轮的时候,经过一个坐在椅子上看杂志的中年人。

中年人看起来很平常,在林千经过的时候,还朝林千点了点头,报以微笑,看起来很和善,林千也礼貌的冲他笑了笑,然后就从中年人的面前走过。

在林千带着可可登上摩天轮后,中年人抬头看了看摩天轮,准确来说是在看林千,看着林千随着摩天轮缓缓的上升,中年人脸上浮现出笑容,摇了摇头轻轻的说了一句:

“还是太年轻了。”

说完就继续看杂志了,而如果有人能看到中年人手中杂志的内容,一定很吓个半死,因为中年人手中的杂志根本就不算是杂志。

中年人翻看一页书,里面的内容是由一张一张鬼脸组成的,鬼脸在书页扭曲着,看起来诡异又渗人。

看着这些扭曲的鬼脸,中年人嘴角咧开,露出一个诡异而渗人的微笑。

林千坐在摩天轮内,看着窗外慢慢的抬高的景色,心里那股子不祥的预感,又出现了,这让林千有些皱眉:

“今天到的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感觉有事情发生?”

林千从位置坐起来,站在窗边,看着乐园的景色,随着摩天轮缓缓的转动,林千能看到的越来越多,而看到的越多,林千那股子熟悉感就越强烈。

看着底下的建筑,林千观察着一切,旋转木马,跳楼机,过山车,云霄飞车这些林千带着可可一一玩过的项目慢慢的出现在林千眼里,以及那个被黑暗笼罩在内的鬼屋。

此时乐园里人还是很多,看着底下那些欢声笑语的人们,林千有些疑惑,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好像看到有人在看他。

其实依照林千的性格,在出现不祥的预感后,他就会直接离开的,可今天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根本就没想过直接带着可可离开,好像压根就忘了一样。

林千站在仓里,抬头看了看乐园外的情况,发现乐园外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户亮着灯,而且随着时间缓缓的过去,那些亮着灯光的人家也开始熄灯,见这一情景,林千眉头皱的更深,心里有些疑惑:

“怎么那么早就熄灯了?难道因为饿死鬼事件,都开始早睡了?看来应该是这样了,毕竟饿死鬼事件过后,早点睡也是正常的。”

林千心里这样想着,自己给自己圆了回来,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不符合常理。

看着底下的乐园,林千揉了揉眉心,看了看爬在窗边的可可,看着那新奇的模样,脸上不由的有些笑容,揉了揉可可的脑袋:

“想那么多干嘛,今天就是出来放松心情,想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

想到这里,林千心里放松下来,可就在这个时候,林千的卫星定位手机响了,听到手机响起,林千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杨间,不由的有些疑惑:

“这个时候,杨间打电话来干嘛?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说吗?”

看了看手机,林千犹豫了一会,还是接通了:

“喂,杨间,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一头的杨间,在听到林千的声音后,有些沉默,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才说道:

“林千,你现在方便吗?”

听到杨间这话,林千下意识的看了看窗外,看着游乐园依旧跟之前没什么两样后,林千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虽然林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可林千觉得这样自己能安心一些:

“嗯,方便,有事?”

欣赏着乐园内的夜景,林千随口回道。

“有些事情想找你询问一下,事情比较重要,我们还是当面谈比较好。”

听到杨间说这话,林千眼眸眯起,看着漆黑的天空,有些猜不到杨间是因为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居然要当面谈:

“难道是因为鬼眼之主?”

林千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这个想法,不由的有些沉默,想了一会,林千对杨间说道:

“可以。”

听到林千说可以,电话一头的杨间好像松了一口气:

“嗯,你现在在哪里?我开车来找你,还是在向阳小区?”

听到杨间的询问,林千看了看窗外,想了想对杨间说到:

“我现在在新世纪乐园这边,正在坐摩天轮,你开车的话应该用不了多久。”

“新世纪乐园?在哪?”

听到林千说自己在新世纪乐园,杨间有些疑惑,他没听说过大昌市有叫新世纪的乐园。

站在仓内的林千,在听到杨间询问新世纪乐园在哪,顿时觉得有些疑惑:

“杨间,你不知道新世纪乐园在哪?市中心最大的乐园你不知道?还有这里有一个很出名的鬼屋,你也不知道?”

电话一头的杨间,在听到林千在番话后突然就沉默了,而林千在说完这番话后,脸色突然有些阴沉,饿死鬼直接出现在了身边,随着饿死鬼的出现,林千眼眸中浮现出一抹阴冷。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间那严肃的声音从电话内传来:

“林千,市中心,不,应该是说整个大昌市就没有一个叫新世纪乐园的游乐园,也没有一个很出名的鬼屋,而大昌市最大的游乐园是叫东风游乐园,而不是叫新世纪乐园,而且市中心没有游乐园……”

“所以,林千你现在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