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兴欣几拳下来,王阳直接就变成了熊猫眼。

她拍了拍手,看着满腹委屈的王阳,振振有词的说道。

“我妈说的果然没错,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我们女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你要是再敢对我图谋不轨,小心我打爆你的狗头!”

王阳:“(╯-_-)╯”

……

半个小时后,

王阳正坐在客厅拿着冰袋敷着已经肿得像猪头一样的脑袋,望着窗外怔怔出神。

至于叶兴欣,也早已经再次进入了梦乡。

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古怪了!

如果不是自己和曹晟,安雨轩认识的话,怕是三大帮派早就打起来了!

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这一切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呢?

上次叶兴欣在说竞争【七武海】的势力中,提到了一个周强传媒文化有限公司,他们的老大一个叫潇洒哥,一个叫胖大帅。

而在【相亲相爱一家人】群里面聊天的时候,沈青山说他和诸葛胖墩在一块发色情小广告。

这潇洒哥和胖大帅……不会是他们这俩二货吧?

不对呀!

周强传媒文化有限公司的老大不应该叫周强吗?

王阳刚想拿出手机问一下雪糕哥和胖墩,想了想却把手机放了下来,还是没有发出消息。

算了算了!

反正过几天参加【七武海】竞选大会了,到时候就知道到底是不是他们俩了。

不过,目前根据执法局的情报来看,当初袭击川城市执法局的黑帮组织就叫【七武海】。

也就是说【七武海】这个组合很早之前就存在了。

那为什么复兴会还要多此一举,再一次召开【七武海】的竞选大会?

还是说,他们希望隐藏什么?

王阳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时,他打开了手机,想要刷刷快音未来短视频app。

“异能者都市为您报道,就在不久前,执法局展开【毒刺】行动,对于黑帮异能者组织七武海进行打击。

但是当川城市执法局准备在【七武海】竞选大会对其进行打击时,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复兴会的阴谋。

他们才是【七武海】的幕后黑手,希望通过以竞选【七武海】的名义,让执法局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黑涩会团伙。

等到执法局赶到时,七大帮派的头目也全部失踪,在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在这次行动中,由于信息收集出现偏差,导致【七武海】的真正罪魁祸首复兴会成功逃离了川城市。”

看着这条消息,王阳也是被吓出了冷汗。

看来,复兴会就是这场行动的幕后黑手。

那这次三家的挑衅信,怕是也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

王阳二话不说,穿上风衣带着雨伞就走出了总统套房……

深夜中。

王阳走在冷清的街道上,很快就来到了一家店面前,他的招牌上写着数个大字。

“华哥火锅店。”

王阳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条,在反复确认无误之后,也是走了进去。

而在某个阴暗的角落处,有一个人在看见王阳进入华哥火锅店之后,也是拿出了手机……

正当他准备把看到的事情打字汇报的时候,突然在他身前出现了一道黑影,本该进入火锅店的王洋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还不待刘三保反应过来,王阳就一把将他的手机捏的粉碎,一把掐住他的喉咙,语气冰冷的对他说道。

“你是谁派过来的?”

刘三保虽然非常害怕,但还是压着心中恐惧,颤颤巍巍的对王阳问道。

“我告诉你,你能不杀我吗?”

王阳冷冷一笑,食指微微一用力。

“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说罢,他就要扭断刘三保的脖子,而刘三保也是急忙说道。

“别杀我,别杀我,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我是复兴会的人,是我们家少会长让我来跟踪你的。”

复兴会?

少会长?

看来,这次复兴会举办的【七武海】,肯定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猫腻!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之后,王阳也是松开了掐在刘三保脖子上的手指。

就在刘三保准备落荒而逃的时候,王阳直接一拳将他击倒在了墙壁上。

“嘭!”

坚固的墙壁上瞬间就出现了如同蛛网般细密的裂纹,然后轰然倒地,将刘三保掩埋在了一片破瓦残垣之中。

看着没了气息的刘三保,王阳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

也不知道这些反派是怎么想的,居然蠢到以为自己会放过他们。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如果现在自己放了这个家伙,他要是回去给复兴会的人报信,到时候死的怕就是自己了。

解决掉了这个眼线之后,王阳也是再次走入了华哥火锅店。

而他不知道的是,原本倒在地上,已经没了气息的刘三保,手指居然开始微微的颤动了起来……

————————————

汉东市,湿地公园。

在广场的中央,那群少妇阿姨们正站在音响对面跳着时髦的广场舞,穿着十分性感。

“茫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

“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

就在不远处广场的不远处,一个身穿太极服的道人正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欣赏着那些中年阿姨和少妇们的舞姿。

而一个缺了两颗大门牙的小道士则是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给他捶腿。

自从骗了李启飞那两千块钱之后,马道人这段时间过的可是相当滋润,出手也是相当阔绰,在吃热干面的时候都有了加卤蛋的底气!

而且就在不久前,自己还收了一个流落街头的小孩子,将他收为了徒弟。

无量天尊,日行一善,自己这是又干了一件大好事呀!

好个屁!

小道士王也很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信了这个老道士的鬼话!

现在自己完全成了他的小跟班,过的日子还不如以前一个人在街上乞讨呢!

就在一个月前,自己正在街上乞讨,这个老道士就找到了自己。

说什么,小盆友……老夫观你的面相贵不可言,骨骼清奇,未来前途必不可限量!

当时自己也是被猪油蒙了心,居然真的就这么被忽悠过来了。

想到这,王也肠子都悔青了。

就在这时,正蹲在一旁玩王者农药的小学生突然把手机摔在地上,骂骂咧咧的说道。

“这垃圾游戏,我踏马服了!”

听到这话,马道人直接冲到了小学生面前,一脸期待的问道。

“什么!谁Cosplay女仆!”

小学生:“……”

大爷,你是聋的传人吧!

自觉无趣的马道人也只能尴尬离开,牵着徒弟的小手朝着前面走去。

还没走两步路,就看见了一个买糖葫芦的摊子,在透明玻璃橱柜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糖葫芦,上面还挂着一层色泽晶莹的糖冰。

看着诱人的糖葫芦,王也已经挪不动步子,开始不争气的咽起了口水。

马道人看着王也,关切的问道。

“想吃?”

“不想。”王也猛得点了点头,有些言不由衷的说道。

马道人二话不说,就掏出一张五元的纸币,买下了一根糖葫芦。

看到这一幕,王也也是感动不已。

这不靠谱的师父也不是那么不靠谱,还是知道心疼徒弟的。

正当他准备接过糖葫芦的时候,马道人居然一口一个,三下五除二就将上面的山楂全部吃完了,然后把签子递了过去。

“你现在正是换牙的年纪,为师实在不忍心让你因为贪嘴吃坏了牙!你舔舔签子上面的糖渣就好了!”

“……”

王也舔着冰糖葫芦的签子,指着不远处的一处风景说道。

“师父,你看前面那几个柱子!”

听到这话,原本还垂头丧气的马道人再次来了精神,直接一把将小徒弟王也扒拉在了地上,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啥?哪个女的不穿裤子!”

小道士也是非常无语。

师父,你耳朵是不是被耳屎堵住了,这都能听岔劈?

……

正值晌午,天气炎热。

马到仁和小徒弟正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吃这九块九包邮的盒饭。

就在这时,马道人突然接了一个电话。

“喂!谁呀?”

“……”

“嗯,好的。”

“……”

“知道了。”

说完,马道人就将老掉牙的老年机塞入口袋中,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一旁埋头扒饭的王也也是有些不解的问道。

“师父,您这好好的饭也不吃,这是要去干嘛呀?”

“拯救世界!”

“……”

师父,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正当王也以为师父吹牛逼的时候,只见马道士的背后的木剑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们的脚下,瞬间变大的数倍。

在马道人庞大的异能包裹下,他们两人也是乘坐木剑飞入了云霄。

扶摇直上……

九万里!

不过,当马道人的异能携裹到小王也的身体时,他居然没有半点排斥反应,就像是对于这股异能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一般。

而更让人奇怪的事,面对如此奇观,公园里面的其他人则是像没有看见一般,就这么熟视无睹的走了过去。

这正是马道人隐匿身形的道家手段——避形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