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师,是我不对,本来……本来我只是想,只想给村里人弄点钱,好给他们买药看病的。”

赵三哽咽的抽泣,诉说留下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庄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原来,漉水症第一步是在成年后会出现双手湿漉漉的景象,这景象虽说不会致命,可久了水毒入体,那可就不是一双手的事情了。

“小哥哥,快起来。”

安暖暖温声细语的扶起他,在他耳边小声叮嘱了几句,赵三的眉角似乎也舒展了些。

“真的,这样真的可以?”

团子点点头,目光十分笃定,如今宁墨晔的口谕都已经下了,那解决问题的人自然也应早做准备。

………………

“不行!你们怎么可以让我装八王爷!”

回到玉清观,赵三就把安暖暖的嘱咐告诉了赵昱,不知道这个小团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赵昱死活不同意,这也造成孙吉清对这件事产生了浓厚的好奇。

“大师兄,装作别人,我们以前不是老做的,这次你又有什么理由说不配合?”

孙吉清附和了几句,从前玉清观香火不景气,为了拉拢镇里的各个村下的村民,赵昱总会带上孙吉清还有赵三丰三个,以打托的身份去每个村演戏,而这么一演,多少一天的饭钱是不用考虑的。

唉!可随着紫阳在安陵名气越来越大,对于玉清观几人来说,这也算是个不小的打压。

“打托是打托,八王爷是八王爷,两者不一样。”赵昱反常的表现让孙吉清对其中蕴意感到十分好奇。

以前就算他刚开始会不同意,可只要说是安暖暖开的口,那他多少也会配合的。

“有什么不一样的,说句不好听的,我们长两只手两只脚,他八王爷不也是这样的吗?”

赵昱瞪了一眼他,却又把头扭过去了,很显然他对于八王爷不是一般的排斥。

“阿昱哥哥,你是因为不喜欢暖暖给你安排的这个身份,还是因为你自己单纯不是喜欢暖暖呢?”

这样的命题让赵昱怎么回答都不是。

他蹲下身浅浅的抚摸起她的小脑袋,安暖暖可爱灵动的样子,是他生平遇见那么多小女孩中,最让人心疼的,他缓缓开了口,“小掌门,不是我不愿意,实在是八王爷一手遮天,大徽都知道八王爷权势滔天,又岂是我一个小道人能够假装的了的。”

安暖暖摇摇头,从福袋中取出一件长衫,这件长衫是从皇驿中出来时候宁墨烨给她的,她递给了赵昱。

三师兄说了,只要赵昱看见这个就肯定会同意,可至于为什么同意,小团子却也没有追问。

“行吧,既然你们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这个人我装!”

拿起安暖暖给的衣衫,赵昱便转身去了内堂。

花了半个时辰仔细小心的打扮了一番,等到赵昱再次出现,一派不怒自威的紧迫感,让院内的众人连大气都不出一声。

“唉!我就说我不适合吧,小掌门,我还是快点把这身脱下去吧。”

赵昱身上的这身衣服,其实是宁墨晔临走前,故意让李家按照八王爷平常穿的给做的,虽说不是同一件,不过用料及效果也是差不多的。

“哎呦!大师兄,你就听小掌门的,没事的。”

就这样,在孙吉清、安暖暖以及赵三的连番劝导之下,赵昱最终还是穿上那身衣服,以八王爷身份和一众人坐上马车,晃晃悠悠的就往留下赶去了。

当然,途中孙吉清也曾多次从各个方面,试探性的询问赵昱当初不愿意假装八王爷的原因,却都被赵昱以这样那样的理由给搪塞了过去。

………………

“下官不知八王爷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刚到留下不久,当地府衙县令唐**,就慌慌张张的领了一众衙役捕快在村口跪迎。

果然,这还是宁墨晔提供的装八王爷三件套有用,除了那身衣服,帝王剑、八王印都是必不可少的。

“唐大人来到好及时啊,怎么本王才到府衙境内没多久,你这边就这么巧收到了消息?”

赵昱不以为然的笑着。

孙吉清手里的剑其实就是一般护卫手里的剑,只不过宁墨烨根据八王常带身边的剑鞘,进行了改装。

八王印是皇室赏赐给他的,宁墨晔便也更不用说,画上一张图就让人给做好了。

唐**瞄了眼马上的人儿,这虽说八王出行他们也没见过,可眼前这个少年确实要比传说中的要简陋了点。

两个汉子,一个老者,一个男孩,最让人想不透的是他身后,竟然还有个和他同年级的少年,及吃着吃着糖葫芦的奶娃娃。

唐**立刻起来兴趣,“八王爷,传说您身高七尺,貌若潘安,怎么今日一见好像有点……有点……”

“有点缩水了?”孙吉清赶忙补充质询道。

唐**连连点头,可对于这样的话,他多少还是有点提心会不会给自己带来点不好的影响,所以由他身边的小厮说出来,自然也是最好的。

赵昱瞪了一眼孙吉清,轻咳了两声,便也把气派又给端了起来,“唐县令,你都说那些都是传说,本王自小身子孱弱,有病喝药,这一来二去身子自然比别人家小点,这恐怕应该你也是清楚的吧。”

宁鸢是宁墨烨同父异母的弟弟,只不过他心思比一般皇子要成熟许多。

当年先皇宣布传位与宁墨晔的时候,宁鸢也是第一个身披战甲去皇宫里请愿的,从会走路开始,他几乎就在边疆,小小年纪却已经披荆斩棘,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唐**被说的有些尴尬,挠了挠脑袋,就马上让师爷把准备好的礼物给端了上来,“下官听闻王爷对墨宝彩画,有些深刻的了解,正巧几日前一个道人送了下官一副会散发香味的好画,还请王爷品鉴一二。”

唐**将画轴打开,缓缓呈现到了赵昱跟前,那是一副和先前莫柳黑带来的血骨画同一系列的另外一张,只不过这次用的不是未出生的婴儿,还是花样年华的姑娘。

因为一展开,安暖暖就闻到一阵脂粉味混淆着肌理香渗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