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小哭包她软软糯糯 > 第十七章 养乐多

雨下得确实不大,滴滴答答的,不像是在下雨,倒像是在下雾,眼前的世界被封锁在了密如珠网的雨丝中。

江晏辰没有打伞,只是穿了一件黑色连帽卫衣,双手插着口袋,漫无目的地走在小区的花园里。

没一会儿,他的黄色短发就被雨水浸湿,水珠从发梢落下,沿着他的脸庞滑落,浸到了领口里。

江晏辰也不知道林软软去了哪里,只是因为一个人在家里,守着过于安静的房子愈发地烦躁了,便决定出来让自己冷静一下。

他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感受着越下越大的雨滴落在自己的脸上,砸到自己的眼睛上。

江晏辰闭了闭眼,感觉自己终于冷静了一些。

嗯,不该烦躁的。

他低下了头,伸手从自己的左手口袋里摸出了烟想要点上,可这雨丝却拼命地把他的火苗给熄灭了。

他也不恼,只是垂眸看着自己手里的烟,眼珠黑漆漆的,没有任何情绪。

就在这时,一顶伞打在了他的头顶上,替他挡住了头顶的寒意。

他的耳边又想起了那个软软糯糯的声音。

“江晏辰?”

“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人了呢。”

“你站在这里干嘛?”

林软软大老远地就看到了一个身着一身黑的男生站在雨里发呆,看身形很像江晏辰。

她摇了摇头,立马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江晏辰又不傻,而且他最烦自己的衣服被弄脏了,怎么可能站在雨里淋雨。

这不是伤感家族的非主流才会做的事情吗?

可当她走近一看。

好家伙!这个傻子还真是江晏辰!

江晏辰的浑身被雨水淋得湿透,本就白皙的脸此时被冻得更加苍白,却愈发衬得他眼尾双眼皮折痕处的阴影更深了,他的唇色鲜红,仿佛暗夜里的吸血鬼一般。

林软软看着他那双没有任何情绪的黑漆漆的眼眸,察觉到了他的不高兴。

可她就刚离开了一会儿,实在是想不明白在她离开的这期间江晏辰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游戏输了然后被队友骂了?

不可能啊!

还会有他骂不过的人吗!

难道是……

饿了?

林软软觉得这个解释还算比较合理,是江晏辰可能会干出来的事情。

……

林软软一只手给他打着伞,另一只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着纸巾,却发现刚刚被自己用光了。

于是她就伸手去江晏辰的右手口袋里摸纸巾,果然有。

她因为两只手都占着,只好用牙咬开了纸巾的封口,然后想用右手抽出一张来。

却因为右手的力气一分散,伞“咚”地一声打到了林软软的头上。

“哎呦。”

林软软赶紧用两只手把伞扶正,重新挡住了江晏辰头上的雨。

一直在面无表情地盯着林软软的江晏辰听到林软软呼痛的声音后,眼睛眨了一下,黯淡无光的眼眸里终于有了丝光亮。

他抿了抿嘴,大手接过了林软软手里的雨伞,稳稳地定在了林软软的面前,伞遮挡住了林软软,而江晏辰却完全地暴露在了雨雾中。

林软软见状,试图把伞往江晏辰的那边推一推,却无奈怎么也推不动。

她看着江晏辰依旧面无表情的脸,突然伸手拉着他的脖子想让他低一下头,江晏辰感受到了她的意图,顺从地低下了头。

林软软踮起脚给他戴上了卫衣上的帽子,然后又踮起脚尖,给他擦了擦额头上和脸上的水珠。

最后猛地向他的方向跨了一大步。

江晏辰看着突然离自己很近的林软软,白皙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血色,一双眼眸也有些慌乱。

“你……”

林软软伸出手去,轻轻揩了下滴在他眼角的雨滴。

她的声音软软的,带着点惹人怜爱的鼻音。

“不是要给我打伞吗,咱俩站得近一点,这样伞就可以遮住两个人啦。”

江晏辰眨了眨眼,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热,察觉到自己即将失控,他慌忙地把头偏了过去。

左手又下意识地摸向了左手的口袋里的烟,却没想到先摸到了一只软乎乎的小手。

他惊讶地回过了头,眼尾处还浮现着他还没有安抚好的红色。

林软软低着头从他的左手口袋里帮他拿出了烟盒,抽出了一支烟放进了江晏辰的嘴里,又从他的口袋里摸出了打火机,踮起脚尖,笨拙地替他点着烟。

江晏辰此时宛如一只被人操控的木偶一样,任林软软摆布。

他机械般地张开了口,然后垂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正在小心翼翼地摁着打火机给他点着烟的小哭包。

“怎么点不着啊……”

林软软皱起了眉,发现自己怎么点,这个烟就是点不起火来。

她又使劲往上踮了踮脚,一双杏仁眼里满是着急和疑惑,无奈点了几次都还是没有点上。

林软软有点没有力气了,踮着的脚微微颤抖,却仍在坚持着,但发现还是点不着。

她眼眸一眨,眼眶就红了。

江晏辰又见到了小哭包的兔子眼,这才回过了神,猛地吸了一口,他嘴里的烟这才被点上了。

见江晏辰嘴里的烟终于被点着了,林软软松了一口气,立即软下了身子。

江晏辰被突然灌进口鼻里的烟味呛得有些想咳嗽,但他看了看红着眼眶的林软软,偏头吸了几口凉气忍住了。

但他的眼眶里却被憋出了泪珠。

江晏辰在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余光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林软软,发现她没有察觉,便松了一口气。

然后赶紧伸手抹掉了。

操!老子差点就要在小哭包的面前失态了!

江晏辰只吸了两口,就掐灭了手中的烟。

“走吧。”

林软软点点头,可刚走了两步,就又担心地回头望了望。

细小的雨滴洒下来,各种花草的叶子上都凝结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

江晏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什么都没有看到。

当他收回目光的时候,却发现林软软出门的时候穿着的雨衣不见了。

“……”

哪来的娘炮这么瘦?

小哭包的雨衣都能穿上!

江晏辰咬了咬牙,腮帮子鼓了一下。

“你刚才匆匆忙忙地出门干什么去了?”

本来在四处张望着的林软软听到这句话之后,就立即慌忙地转过了目光,站直了身子。

“没……没干什么……”

她眼观鼻鼻观口,嘴巴紧闭。

江晏辰看着她这一脸心虚的模样,舔了舔自己的后槽牙。

难道真的让洪涛说中了?

林软软在外面有狗了?

林软软见江晏辰一直在用一种探究的目光打量着自己,明显更加紧张了,拉着江晏辰的衣袖就要往家里走。

“雨越下越大了……我们回去吧!”

江晏辰眯着眼睛看着她,不动。

“呃……你饿了吧!回去我给你做糖醋小排吃?”

江晏辰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平时他求她给自己做糖醋小排她都不给自己做,今天却主动要给自己做。

事出反常必有妖!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旁的草丛里突然窜出了一个黄色的不明物体,降落在了林软软的脚边。

江晏辰定睛一看,是一只小金毛,身上还缠着林软软的雨衣。

“……”

林软软懊恼地看了一眼自己脚边的小金毛,然后认命地蹲到了地上抚摸着狗狗的脑袋,她的小脑筋转得飞快,思考着该如何向江晏辰解释。

江晏辰低下头,看了看林软软黑乎乎的头顶,又看了看小金毛黄澄澄的脑袋,竟然觉得眼前的这一幕令他心里十分舒服。

……

“就是这样……”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同意我把它收留在你家里的,所以我才每天晚上在饭后给它送吃的。”

原来,林软软某次买完菜回家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一块排骨。

她刚要捡起来扔掉的时候,一只小金毛犹犹豫豫地从草丛里跑了出来,然后一步一停地向林软软靠近。

林软软见到小狗这副可怜的模样,她的心立马就软了。

她向四周的人打听了一下,原来这是之前一户人家的大狗产的崽崽,却在搬家的时候遗漏了它。

林软软带它去宠物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还给它洗了澡,喂了狗粮。

她看着小金毛亲昵地舔她的手指头的时候,恨不得立马就把它抱回家去。

可她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

江晏辰这么爱干净的一个人,怎么会忍受得了家里有狗毛,况且这还是只捡的狗。

林软软叹了口气,只能每天做好饭给它带下来喂它,顺便陪它玩一会儿再回家。

林软软这时仿佛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抬起了头,眼神坚定地看着江晏辰。

“我见到它的第一天就带它去医院检查过了,没有任何疾病,很健康!”

“而且我每次摸完它回去之前都会在便利店里认真地洗手消毒,回家之后也是把衣服单独洗的,没有和你的混在一起。”

“还有……”

林软软偏了下脑袋,认真地想着自己还能“狡辩”什么。

江晏辰本来心里并没有什么波动,而且知道林软软出去都是为了见这只小狗之后,他反而松了口气。

但当他听到林软软后面着急的解释之后,心里倒是有些不是滋味了。

原来他在小哭包的心里是这样的一个人……

江晏辰抿了抿唇,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解释。

他出生在商业帝国的圈子里,而在这个圈子里的孩子也都是从出生开始就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的,各个乖巧懂事听话。

而他,却是个例外。

他从小就厌恶自己一出生就被人定下自己未来的命运这件事,所以一直在“叛逆”,想让他的父亲知道,他的未来只在他自己的手里。

而江忠却安排了许多他的同类人接近他,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同化”他。

他当然不屑于与这个圈子里的这些“没有灵魂”的人交善,他宁愿自己孤身一人,也不愿被他们所“同化”。

后来,他甚至感觉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父亲派来“同化”自己的人,所以不会让任何人靠近自己。

他也一直很坚定地认为,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多好。

直到林软软的出现——

他这才体会到了之前的自己是多么的“孤独”。

……

林软软见他久久没有说话,以为他生气了。

于是她就乖巧地站在原地,挺直了身子低下了脑袋,像一个犯了错误等待老师训话的学生一样。

而她脚边的小金毛仿佛也察觉到了她的情绪,也乖巧地坐好了身子,垂下了小脑袋。

“……”

江晏辰看着自己眼前这委委屈屈的一大一小,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眼里也有了笑意。

“它叫什么名字?”

“啊?”

林软软没有听到江晏辰生气的声音,反倒是听到了他带着笑意的问句,她有些诧异地抬起了头看着他。

江晏辰挑了挑眉,见小哭包这一脸懵懵的模样,眼里的笑意明显更深了。

“你不是想养它吗?没给它取名字?”

“养……”

林软软呆呆地重复了一遍江晏辰的话,反应过来之后,一双眼睛顿时亮了。

她的一双杏仁眼干净澄澈,圆润的鼻头耸了一下,笑容十分灿烂,脸颊上的梨涡完全显现了出来。

她一脸期待地看着江晏辰,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

“我真的可以养它吗?”

江晏辰看着林软软的这副可爱的模样,也不自觉地被感染了,脸上的笑容也完全地显现了出来。

但他还是决定不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先逗一逗小哭包再说。

“嗯。”

在林软软正要欢呼的时候,他又开了口。

“如果你之前给它取了名字的话,我就同意你养它。”

说完这句话,江晏辰看到林软软立马就皱起了眉头,小脸严肃地看着小金毛思考着,嘴里支支吾吾地开了口。

“我养……乐多?”

“噗。”

江晏辰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哭包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他弯起了眼睛,眉眼中全是笑意,看着林软软一脸懊恼的表情,忍不住伸出手屈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唔。”

林软软捂着脑袋偏着头看着江晏辰,她的眼神很明显地在很疑惑地询问江晏辰干嘛弹她脑瓜崩。

然而江晏辰丝毫没有解释的迹象,更过分的是,他还笑得更开心了。

“!!!”

林软软刚要跟他讲讲道理,就听见了他满含笑意的声音。

“走吧。”

“带着乐多,我们回家。”

林软软愣了一下,小脑筋快速地转了一下发现,他这是同意了!

于是立马举着双手欢呼了一声,然后弯下腰去抱起了乐多。

“耶!乐多!我可以养你啦!”

她怀里的小狗仿佛是知道了她这句话的意思,也很开心地“汪”了一声,然后拿小脑袋蹭了蹭林软软的下巴。

“呀!它好乖啊!”

林软软被乐多蹭的心都化了,一脸惊喜地看向了江晏辰。

然而,江晏辰见到这一幕之后,他眼里的笑意反倒淡了许多。

他紧紧地盯着林软软怀里的小金毛,而小金毛也仿佛是感受到了江晏辰十分不友好的目光,拼命地往林软软的怀里钻了钻。

“啧。”

江晏辰舔了舔自己的后槽牙,然后一把把这只“不知好歹”的小金毛从林软软的怀里拎了过来。

看着到了自己的手里立马就不敢乱动了的小金毛,他的心里这才舒服了一些。

江晏辰看着林软软疑惑的眼神,张口就来。

“沉,我帮你拿着它。”

“……”

林软软看了看被江晏辰拎着不敢动弹的乐多,沉默了一下但没有阻止,反而是主动地伸出双手去接过了江晏辰手里的伞。

“那我帮你们打伞。”

林软软抱歉地看了一眼乐多。

没办法了,只有江晏辰高兴,你才能跟我回去,为了你后半生狗生的幸福,只能先暂时委屈一下了。

江晏辰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小金毛,然后一脸认真地看着林软软。

“它有雨衣了,不需要打伞。”

“你只给我打就行。”

林软软连忙乖巧地点点头。

“好的好的。”

江晏辰这才满意地笑了,转身“带着”乐多往家走。

可刚走了两步,他又停了下来。

江晏辰转过了身,一脸坚定地看着林软软的脸,然后大步走了过来,伸出了手。

摸了摸她的下巴。

“……”

“???”

林软软表示自己很不理解他刚才的行为是什么意思。

然而,江晏辰却明显心情舒畅了许多,哼着歌迈着大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林软软见状,也来不及思考他刚才那个奇怪的行为了,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给他打伞。

雨渐渐停了,晚霞烧红了天空,拉长了三道身影。

余晖中,一道彩虹挂在了天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