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胡言一派修真路 > 第八十三章 沙漠起风雪

就在程雨晴在无名河旁修炼的同时,分散在秘境中各个角落的修士也都开始了行动。

周明雪入了秘境后,落到了一处炎热的沙漠,举目四望皆是黄灿灿的一片,这让她回想起了自己幼时随家中长辈来到流火沙漠时,从灵舟飞梭中出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到了这个新的家。

如程雨晴一样,周明雪落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身上的各项物件,一一确认无误后,也改换了身上法衣的颜色,换做与四周黄沙相近的颜色。

她的修为在这次试炼的修士中已经算得上是顶尖了,只是不知道秘境中的灵兽实力如何,初来乍到还是要小心谨慎些。

徒步走在黄沙之上,心中思忖着,自己这次来主要的任务还是突破自身的修为境界,顺带着也找寻一些灵材,若是顺便能帮衬一下同门,那边再好不过了。

但是眼下并没有感觉到此地对自己的修行有多少增益,说明此时此地还不是最适合自己的灵脉所在,事实上自己在雪山脚下修行时也并不是特别舒服。

陈以文师兄曾说过,自己在白日下的修行比在夜间快上一分,说明自己的雪本命并不是单纯的冰雪,可能带有一丝的火属性。

而随着自己的修为渐渐上来了,与识海中本命的沟通越来越紧密,灵力在识海中孕育的道基也渐渐有了眉目,只是多少还缺了点机缘。

一直在宗门里顺风顺水的修行多少让她有点心虚,曾在雪山坊中听那些散修提及过,心性不佳,根基不稳的天才越到后面越是能以突破。

虽然周明雪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才,她只不过是侥幸在葫剑门中无忧无虑地修行罢了。再加上在雪山坊的各宗门弟子都时常吹嘘自家的天才如何如何厉害,二十岁就明心,五十岁就见性。

定了定心神,取出【白雪剑】,踏剑飞行。

走了一段时间,虽然不曾遇到危险,但是自己总感觉黄沙之下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自己在空中虽然更容易被四周的修士或者灵兽妖兽发现,但是至少自己的视野也更开阔,再加上已经踏在飞剑上,灵活性也更佳。

行不多时,远远看到一阵沙尘飞舞,将灵力集中到双目之上,使出望物之术,看到是一个人在发足狂奔,看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本着不救也不害的原则,周明雪第一时间选择了远远地跟在后面,观望一下。

那狂奔之人不时地左弯右拐,绕着圈子地跑,似乎是在躲避什么,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存在威胁着他。

难道说那沙尘不只是他一人狂奔所致?

周明雪又观望了一阵,心底的善意作祟,还是决定救下这名男修,不管这男修是善是恶,有形的修士总好过无形的威胁。

纵剑上前,使出扩音术,高声询问那男修具体情况。男子见有人驰援,也管不了那许多,朗声回应。

“有一只立身境的无形灵兽在追我。”

话音未落,那阵风沙便转而向着周明雪袭来,看来是准备先解决帮忙的。

周明雪本就做好了驰援的打算,心里也有所提防,见那阵黄风袭来,也不显慌张,把准备好的护身符箓拍出。

木属性的护身符中升腾起一阵淡绿色的灵光,身处护身光罩中的青年女子好整以暇,原地站定,等待着那无形灵兽袭来。

那无形兽也不是善与之辈,当有一些灵智,见周明雪在原地等待它,竟是放弃了原本声势浩大的进攻,反而停了下来。

风沙渐息,两人一兽都在原地不动,那男修见状,也取出了丹药服下,恢复气力。

终于还是灵兽的耐心差了些,等到天色将晚,夜幕降临之时,率先发难。

一道风刃袭向周明雪,周明雪身旁的防护罩早已失了灵力,起不到防护作用了。自持修为足够的她只是挥剑向前,也是打出一道剑气,与那风刃在空中相撞,激起一阵灵风鼓荡。

不知那无形兽是只会这一招还是怎的,只一个劲地发出一道又一道的风刃,周明雪既是有意磨炼自己的争斗本领,也是行试探之用,不断地发出剑气去化解风刃,并不急着反攻。

那男修本打算拉这陌生女修做替死鬼,好让自己溜之大吉,然而看到此时的场景却不再做跑路的打算,而是留下来,静观其变。

周明雪自觉无趣,右手御使法剑不断,同时左手练习起法术来,是一门凝气成雪的法术。

大多数的五行法术都是凝聚游离的五行灵气或是将修士体内的灵力外显而成,周明雪所用的【飞雪术】也是如此,不过冰灵气在自然环境中并不多见,她此时便是用体内留存的灵力驱使法术。

一片片半透明的白色雪花在身前凝结,边缘上时不时闪过的精光显出它的锋锐。

周明雪并没有专门的法术去探查无形兽的位置,但是空气中时不时响起的风刃破空声指引着无形兽的位置。

她自知自己经验不足,也没有起活捉无形兽的打算,只是想解决此处的麻烦,好早日去寻找同门。

这门修习不久的飞雪术便是最合适的法术了,覆盖面积大,同时杀伤力不算太强,而且雪花也能显出那无形兽的存在来。

上百片雪花凝结完毕,每一片都有指甲盖大小,并算不上特别大。周明雪心念一动,亮白法剑一挥,指引着美丽而危险的雪花涌向无形兽所在的方向。

那无形兽的应对之法也很简单,一阵狂风出现,吹得每一片雪花都在打转,失去了原有的力道,似乎随时都要掉落下来。

旁观的男修心头一紧,看来这女人聚了一刻的法术也不怎么样啊,自己是不是又该准备跑路了。

周明雪秀眉微蹙,将法剑抛出,双指掐诀,一边御剑,一边控雪,借着剑芒破开风势,让雪花躲在法剑后面。

那狂风也不是自然之风,不会呆呆地一成不变,也开始改变风向,甚至不时出现旋风之象。

一时之间又僵持起来,旁观的男修似乎盘算着什么,渐渐向无形兽所在方位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