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时锦借着她的力气直接扑向她,夏梓被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躲开。

但她显然低估了陆时锦的不要脸程度,他拉着她的胳膊,直接将人摁在了墙上,低头就吻了上去。

“唔——”

夏梓猛地睁大了眼睛,刚想要推开他,就被她拉着手摁在了墙上。

他吻的很急切,像是野兽一样乱啃,脖子,锁骨,甚至手都开始不老实。

“陆时锦……唔…我要生气了……”

夏梓好不容易能喘口气了,但显然这人并不听话,他充耳不闻,上瘾似的拉着她亲。

直到夏梓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他这才意犹未尽的松开她,男人黝黑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她,里面像是有一汪深潭,让人看着无端心生惧意。

夏梓喘着气,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他的唇上染上了她的口红,本来便迤逦精致的容貌更显得妖孽,跟个男狐狸精似的。

她心思微动,抬起手慢慢抚摸上他的唇瓣,轻轻擦去上面的口红。

“你真好看……”

她道。

陆时锦笑了,他用头抵着她的脑袋,笑得胸口都震荡起来,弄的夏梓浑身酥麻。

“起来,你压到我了……”

夏梓有点窘迫。

陆时锦却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打算,他轻轻啄了啄她的唇瓣,漂亮的眸子满含爱意,“那你喜欢我吗?”

夏梓推着他的手抖了抖。

“你喜欢的吧,喜欢我给你做的饭,喜欢我照顾你,喜欢我让你不再活的那么冷清,在我床上你总能睡得安心,夏梓,你喜欢我对吗?”

陆时锦拉着她的手,可以称得上是步步紧逼,他紧紧盯着她的眼睛,生怕错过她眼中任何一丝情绪。

夏梓突然有点害怕他这样的目光,喜欢吗……

她一时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陆时锦的问题了,她失忆过,所以在这段崭新的记忆开始的时候就没有一个人像陆时锦这样给过她浓烈的感情。

沈嘉或许只是不甘心被她拒绝,他口头说着喜欢,但夏梓平时并没有感受到他的喜爱,但陆时锦不一样。

她确确实实让夏梓感受到了热烈的真挚的爱意。

这一刻夏梓不可否认的心动了。

陆时锦一直看着她,看见她眼中的动摇,他无声的笑了起来。

突然,他松开了的手,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关系,你现在不用给我回答,我会用我的实际行动让你明白,我有多爱你……”

夏梓竟然有点感激陆时锦放弃询问这个问题,但是她也不是逃避问题的人。

“我会很快给你答复的……”

陆时锦眉眼笑得弯弯的,捏了捏她的脸颊,“好,我等着……”

夏梓放下心,刚想说些什么,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夏梓你现在在哪里,沈嘉出事了,现在在医院呢,你快来”

夏梓的心狠狠地揪住了,她拧眉,立刻开始收拾东西,“好,我现在就过去”

说着她看向陆时锦,“我朋友出事了,我需要去一趟医院……”

“我跟你一起去吧,外面天都黑了 你开车不安全”

陆时锦道。

夏梓看向外面黑乎乎的天气,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

一路上,夏梓都担心的不得了,好端端的能出什么事情,明明前几天还好好的。

“应该没什么事,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陆时锦在一边安慰道,但其实心里面已经烦透了,那个沈嘉出事的可真不是时候,偏偏他还要装作大度的样子,真是……

夏梓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一路上都拧着眉头。

两人很快来到了医院,祁望和沈嘉的父母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手术室的灯还亮着,显然人还没有出来。

“怎么回事?”

夏梓一来便拉着祁望询问。

祁望叹了口气,看了陆时锦一眼,“陆时锦?你们大晚上还在一起?”

陆时锦含额,但懒得跟这个缺根筋的解释他和夏梓的关系。

“祁望!”

夏梓怒了,这个时候,他还有闲心关心这个?

“出了车祸了,看样子不像是意外,应该是有人故意的,我还在查,他这几天本来就不太正常,接到通知的时候我也很懵”

祁望叹息。

夏梓松开了祁望,转头看向沈嘉的父母,“伯父伯母,你们不要太担心了。”

沈母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很多,平时保养的很好的脸上也出现了疲态。

“小夏,谢谢你啊,只是,这孩子虽然平时脾气不好,但也没有得罪什么人,到底是谁要害他……”

说着,沈母又哭了出来。

夏梓赶紧安慰。

陆时锦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眼中划过无趣,他向来没有把沈嘉放在眼里,要不是夏梓他也不会来这里闻医院的味道,只是看着夏梓为那个沈嘉担心的样子,他还是有些吃味。

凭什么,那个男的凭什么让他家夏夏这么担心。

夏梓从来没有对他露出过这个表情。

越想陆时锦越生气。

夏梓似乎感觉到了陆时锦的情绪,她抬起头看了一眼陆时锦,拍了拍沈母的手走到了他的身边。

“抱歉忽略你了,要不然你先回去吧?我们需要等沈嘉出来。”

这话一出,陆时锦顿时更不满了,“你又不是医生,在这里有什么用?他死不了,我们回去吧”

他不想看到夏梓对别的男人露出担心的表情。

但夏梓却摇头,“我现在不能回去……”

陆时锦皱起眉头,刚想说什么,突然手术室的灯熄灭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夏梓见状立刻走了过去,“医生,沈嘉怎么样了?”

看着她担心的样子,陆时锦握了握拳头,尽力克制着自己的脾气,不让自己发火。

医生摘下口罩,叹了口气,“情况不容乐观,我们现在需要和病人匹配的血……”

“我可以,我们都是AB型血,抽我的吧”

夏梓立刻回答。

“不行!”

陆时锦和祁望同时开口。

夏梓疑惑的看向两人,祁望也看了陆时锦一眼,这才开口,“你忘记了你有凝血障碍了吗?抽血不要了你的命?”

祁望道。

陆时锦虽然没说为什么不让夏梓抽血,但看他的表情显然是知道夏梓的凝血障碍的。

“没有关系,救人要紧,我随身携带了凝血酶,况且这是在医院……”

“那也不行!”

陆时锦直接打断夏梓的话,语气已经沉了下来,“你也说了,这里是医院,他父母为什么不抽血?你是他什么人,凭什么要抽你的!”

陆时锦开始口不择言。

“陆时锦!”

夏梓脸色变了,她抬头看着他,跟他的眼眸对视,“你没有看到沈伯父沈伯母多大年纪了吗,我都说了我没事,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可以回去了”

夏梓声音冷了下来。

看着她这样的态度,陆时锦的火气彻底压不住了,“跟我没有关系?你有凝血障碍你自己知道,那么多人的血可以抽,你就非要抽你的?你圣母病吗!”

陆时锦怒道,他眼圈都红了,显然是被夏梓气的。

“我……我跟你解释不清楚,陆时锦我们今天没有办法沟通,我不跟你说了”

夏梓也被激怒了,她有这样做的苦衷,她难道会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陆时锦为什么不能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