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御花园中,数道娇俏婀娜的身影伴随着银铃似的笑声穿梭于锦绣花海,环肥燕瘦赏心悦目。

直到一抹桃花似的云彩撞入这争奇斗艳的画卷,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无数的目光当即被这突然出现的女子所吸引。

一时间六宫粉黛尽失了颜色,清风拂过江轻月柔软的发丝,带着她身上惑人的清香,仿佛吹进了在场众位皇子与世家公子的心中,眼底再也容不下其他的高门小姐。

江轻月享受着这份万众瞩目的殊荣,眼底再次绽放出从容自信的光芒。

“江小姐,太妃正在亭中等着你呢。”

一名嬷嬷笑着上前,江轻月袖中的手不自觉的握了一下,故作镇定的跟了上去,直到看见太妃身旁的江亦枫,她忐忑的心情才彻底放了下来。

“轻月给太妃娘娘请安,祝太妃福寿安康。”

江轻月优雅端庄的行了一礼,太妃眼前一亮,毫不掩饰她的惊艳,“好孩子,快,来这儿。”

要知道这几日不乏有妃嫔前来讨好太妃,但她总是一副冷冰冰的疏离模样,眼下却这般亲切和蔼,让一旁的江亦枫心中欢喜,可见太妃很是中意他的掌上明珠。

这少女乖巧无比的迎上前来,端的是大家闺秀的温婉贤良,太妃是越看越喜欢,同为女子,也觉得江轻月这张脸赏心悦目。

“真是国色天香,江丞相生了个好女儿!只可惜天不遂人冤,璃王本该有这样的福气……也不知最后花落谁家,让哪位皇子捡了便宜?”

提起璃王,江轻月的眼底划过一抹流光,连太妃也觉得江云缨那个丑八怪配不上王妃之位,这话里话外的嫌弃真是让她心中愉悦极了。

这少女当即欣喜的抬眼看向江亦枫,对方则给了她一个了然的眼神。

虽然江轻月美名在外,可碍于身份是个庶女,哪怕众皇子有意,至多也只能给她一个侧妃之位。

江家为这个貌美的女儿投入了如此之多,江亦枫怎能甘心让她屈居侧妃?

而太妃在后宫的地位举足轻重,只要尽心尽力帮她向太后美言几句,难道还愁不能风风光光的当个皇子正妃,做那人上人?!

“轻月,快,让太妃娘娘看看你的腰牌。”

江轻月立刻取下了相府的腰牌递了上去,这一俯身,便闻到了她身上的花香味。

太妃的眉头微不可察的一蹙,她记得那名救了自己的女子身上是股淡淡的草药香,很是让人心安,可这块腰牌却与自己迷糊之中看见的十分相似。

她不着痕迹的收起了这份疑虑,笑看向江轻月,“三小姐的医术师从何人?”

“臣女自幼博览群书,嫡母和姨娘皆身子骨孱弱,臣女便读了许多医书,只习得皮毛。太妃福泽深厚,那日不过是臣女运气好,实在不敢邀功。”

江亦枫斟酌了一晚上才想出的说辞,既能体现江轻月的孝顺聪慧不计回报,又能打破京中关于她不敬嫡母的谣言。

更关键的是,进可攻退可守,只要推脱是运气,就不会被人揪着医术不放,但她救了太妃确是事实。

“江小姐真是太谦虚了,和外头那些登不上大雅之堂,逮到机会就要讨赏的人不一样。”

太妃赞许的点了点头,这时,太后由众人簇拥着缓缓而来,墨风霆与墨云霄恭敬的跟在后方,在看见江轻月的时候,两位皇子面色各异。

“看你这么高兴,是找到人了?”太后一眼就看出了太妃的心思,此时那绝色美人已经盈盈行了一礼,抬眼间却发现太后正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着她,让人不由得心头一惊。

要知道宫里可没有什么事情能瞒过太后的眼睛,该不会,真正的救命恩人已经悄悄跟太后告了状?

江轻月心中大起大落,紧张得掌心都渗出了汗。

然而,太后也只是笑而不语,不动声色的低头品着茶。

一旁的墨风霆则毫不掩饰他势在必得的占有欲,脸上写满了贪婪与痴迷,心想着若太妃喜欢江轻月,他大可以趁势让母后赐婚,虽是庶女又如何?

丞相这么疼她,还怕得不到江家的支持?

若如母后所说,必须立了大皇妃才能考虑侧妃人选,以江轻月的美色早就被人捷足先登了!

“来人,把本太妃那套玄女飞天金纱裙拿来!”

太妃的态度俨然回应了太后的猜测,众人羡慕无比的望向江轻月,要知道那套玄女飞天裙可是先皇赐给太妃的生辰之礼,无价之宝!

当那件华美无比的仙裙被小心翼翼的捧上前来,江轻月简直挪不开自己的眼睛,她立刻将刚刚那份忐忑抛之脑后,好不容易才安奈住心中的骄傲和狂喜,故作卑谦。

“承蒙太妃娘娘抬爱,臣女实在受之有愧。”

“何人敢说你不配?本太妃必定狠狠的责罚她!”

有了太妃这句话,众人俨然明白,从今往后江轻月便是招惹不得的人物!

真是世事无常,不久前还沦为京都的笑柄,今日便已得到了太妃赏识,谁还敢碰她一根头发?

“恭喜江小姐,贺喜江小姐!”呈上华服的嬷嬷谄媚的奉承着,江轻月小心翼翼的受了赏,一脸娇羞的望向墨云霄的方向。

至始至终,这位三皇子的脸上一直挂着温柔的笑意,叫人看不清他心中所想。

江轻月嘴角扬起的弧度更深了,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明眸中浮上了一抹恶毒,“其实臣女也特地为太妃娘娘备了一份薄礼,还望娘娘不要嫌弃。”

要知道宫中什么好东西没有?

这份礼物必定别出心裁,否则江轻月怎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果然,连太妃也不由得有些期待,却不想这时,一名婢女慌慌张张的由外而来,瞬间就跪倒在江轻月的脚边。

“小姐,不好了,璃王妃的婢女把您为太妃备的礼物打碎了!”

太妃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众人脑中闪过同一个念头,璃王妃怕是要倒大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