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眼眸内婉转撩拨,轻戴钗环,虽身而舞动,水袖一挥,应琴声而起。

一支舞,她一袭红衣如火,极像一枝盛开的红梅,娇艳妩媚,媚态横生,在寒冬腊月冰雪中绽放,高傲又纯洁;女子摇曳生姿,映着月幕,又如悬挂在墨色天空中的月亮,将清辉洒向人间,碎了一地光辉。月色烛辉下,林疏月用水袖遮住自己娇羞的脸,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北朔寒已然痴了许久,神情恍惚起来,觉得林疏月宛若九天之上的洛神仙子般迷人……

疏儿,你的一颦一笑皆牵动我心,你眼神中的媚态皆因我而起。

因为你从未对旁人有如此娇媚动人的神态。

如今我才知晓,你爱的从来只有我一个人。

而我对你的爱意,生生世世不变。

林疏月轻舒云臂,玉袖生风,步步莲花,她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秀丽而又妩媚的脸庞上沾染了几分火光带来的温度。

北朔寒惊艳凝视着媚态横生,风情万种的林疏月,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正在弹琴的玉手渐渐有些发抖。

一曲渐渐终了,北朔寒将流音琴搁置在一旁,抬起双手,示意林疏月过来,林疏月浅笑出声,顺势坐到他的怀内,纤细的双臂轻轻勾住他的脖子,笑盈盈打趣道:“曲有误周郎顾,夫君弹错了一个音节哦~”花前月下,才子佳人卿卿我我。

北朔寒紧紧抱住怀内的佳人,十分满足,痴迷吮吸着她甜美的清香,“弹错了,是要惩罚吗?”

林疏月坏笑起来,嫣红着脸,轻轻咬了一下他温凉的嘴唇,如玉般细腻,“惩罚好啦。”然后砸吧一下嘴唇,“味道真不错。”

北朔寒的心跳加速,恨不得将她立刻纳入体内。

“比起你的师妹,我跳的如何?”林疏月认真的问道。

北朔寒一愣,虽之前在琼华峰每年春晓之节由云莲衣献舞,他并未仔细看过云莲衣之舞,于是认真回想了一下,“自然是你跳的好,疏儿,我的眼中只有你一个人。但你为何总是提不相干之人,可是吃醋了?”

林疏月依偎在他的怀内,坦诚道:“朔寒,说实话,我太喜欢你了,这份爱十分炽热浓烈,容不得一丝杂质,所以我很怕,怕你喜欢上别人。”

她甚至产生想要拼尽一切抓住他的心的想法,虽然她觉得很愚蠢,但当局者迷……

“你多虑了,疏儿,我的心里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有你,一生足矣。”北朔寒认真的发誓道,眸内坚定,“若我有负于你,必被打入阿鼻地狱,遭五雷轰顶之罪!”

金芒闪过,阵法已动,修仙之人的契约阵已然开启,若忤逆阵法,自然万劫不复!

“你做什么?!趁没关快毁了这个阵法!!!”林疏月惊愕失色,早已感动的热泪盈眶。

阵法已灭,余晖点点……

林疏月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想要他毁了这个阵法!

但北朔寒却坚定不移的关闭阵法。

阵法一关,便再无改变的可能。